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

  月高殺人夜。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之后,楊霖腳步虛浮,把袍子往腰間一系,施施然從房中走了出來。

  陸謙舉著火把,朝他咧嘴一笑:“少宰,不好啦,李彥反了!”

  “竟有此事,哎呀,你們抓到證據了沒,可不要冤枉了李大官。”

  陸謙大聲道:“那老閹鳥竟然在家中藏了許多違禁之物不說,還私藏了不少兵刃盔甲,簡直是反意昭昭。若非今夜起火,倒讓此賊養成氣勢,再次禍害江南于水火了。”

  “太不像話了!”楊霖爆喝一聲,把腿抬在臺階上,揮手道:“把人全都給我抓了,他們要是有反抗,格殺勿論!他們有反抗么?”

  陸謙看了看后面,李彥被按得死死的,跪在地上,面如死灰。

  “回稟少宰,逆賊李彥拼死反抗,已經殺了不少弟兄。”

  嘴里塞著布條的李彥嗚嗚亂叫,被呂望一刀砍去了腦袋,擦著倭刀說道:“他娘的,倭人個子不高,打造的刀著實好用。”

  楊霖使了個眼色,道:“除惡務盡,李彥爪牙,不要留下一個。”

  進到房內,六個舞姬全都跪在地上,她們聽到了了不得的事,生怕楊霖殺人滅口。

  楊霖笑著擦拭下身的血跡,笑道:“都起來吧,跟我去汴梁,鋪床疊被總會吧?”

  眾女一聽,如蒙大赦,紛紛起身曲意伺候。

  一夜之間,江寧府血流成河,江南二賊朱勔李彥終于全部伏誅。

  翌日清晨,楊霖從房中出來,院內堆積著小山一般的財寶。

  楊霖看著無數的箱子,大手一揮道:“全部運抵汴梁,一文錢不差地交給陛下,上繳陛下的禁中內府庫所用。”

  陸謙面帶異色,再次確認性問道:“少宰,全部么?”

  “你耳朵里塞鳥毛了?老子剛說完全部,少一個大錢都不是全部,懂了么?”

  陸謙趕緊點頭,道:“屬下明白了。”

  李彥不是小角色,要想堵住別人的口,不如把皇帝買住。

  再讓趙佶看看,他選的官兒,在江南斂取了多少的民脂民膏。

  毫不夸張地說,這廝壓榨的民間財物,比楊霖每年敬奉給趙佶的還多。

  楊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沒有必要貪墨這一點,將來賺錢的日子還在后面。

  消息傳開之后,朝野震動,相信李彥謀反的,幾乎是一個都沒有。

  區區的一個宦官,他造反能成功么?他造反做什么?

  秦淮風月陰霾密布,霧鎖長江。

  江面上隱隱約約停泊著十來艘帆船,水霧濃處只見著黑簇簇的輪廓。

  遠眺梅子洲,藏匿在煙波深處,仿佛與云天連接一片,影影綽綽,似真似幻。

  幾百人呼喝著搬運了良久,才把李彥的家產搬到這些貨船上。

  等到最后一塊奇石被搬運上來,楊霖舉目遠眺,道:“走吧,這次來江南業已圓滿,了我兩個心愿,是時候回京了。”

  許久不見的智囊殷慕鴻從船上下來,笑道:“嘿嘿,只怕現在的朝堂,已經吵翻了天了吧。”

  楊霖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讓你在密州謀劃,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徐家莊造了這批新船,最是能多裝貨物,屬下便來試一試。”殷慕鴻嘴上這么說,楊霖卻心知肚明,這老東西在密州遠離中樞,他是想謀個京官,大宋一朝到如今,只有汴梁才是風云際會的大舞臺。

  楊霖沉思片刻,密州那邊有徐家莊這個地頭蛇,水師也是自己人,甚至連海盜都是自己人,從官到商、從兵到賊,都是自己人,應該也不會出現什么問題。

  殷慕鴻這老東西精的要命,留在身邊也是個好事,一旦自己犯了什么昏,也好有個人可以提醒一下。

  如今這朝堂,新老換代,趙佶有意扶持自己和蔡京,把舊黨清除干凈。

  而且改革新政,也有利于他皇位的正統論,承父兄遺志,做大新政。

  而自己,又是趙佶制衡蔡京的工具,自己和蔡京也是既有共同敵人,也有需要搶奪的利益。

  這種錯綜復雜的局勢下,一著不慎就有可能被人抓住把柄,尤其是自己剛剛殺了李彥,相當于和梁師成徹底撕破臉皮。

  “既然來了,就先別回去了,我在朝廷給你謀一個職務。”楊霖淡淡地說道。

  殷慕鴻會心一笑,他來時已經分析了局勢,知道自己多半能留在汴梁。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密州偏遠,又是鐵板一塊,左右不過是給楊霖看門守家而已,哪有什么功業。

  倒了江寧渡口,蘇州那邊的三艘船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楊天寧躍上楊霖的福船,一路找到義父,看到大馬金刀坐在太師椅上的楊霖,抱拳道:“義父,有個反賊頭目像孩兒投誠,義父能不能開恩,饒他一命。”

  “投誠?”楊霖蹙眉道:“什么反賊,會想幾個孩子投誠,你說實話是不是被你們捉到的。他叫什么名字,在方臘軍中所司何職,說清楚些。”

  楊天寧臉色一紅,笑嘻嘻上前捏著楊霖的肩膀,笑道:“義父真是明察秋毫,孩兒半點也瞞不得您,這個人叫方七佛,當初救過我的命。”

  “方七佛?!”楊霖一口茶水噴出,淋了自己一褲子,罵道:“那叫頭目?那是反賊中的大將,跟老子在太湖對戰十天,手下指揮了十五萬賊兵。”

  楊天寧笑道:“義父,孩兒打聽過了,咱們大宋軍中,多得是這種招安投降的,往往是既往不咎。義父能不能。。。”

  殷慕鴻在一旁道:“天寧說的倒也不錯,本朝重文輕武,軍中兵源來歷不堪入目。方七佛乃是方臘賊軍中,難得獨當一面的將才,就怕他是明教徒,中毒已深吶。”

  楊天寧趕緊說道:“義父放心,方七佛加入明教才幾年時間,他是餓的暈死在路邊,被方臘撿回去的。當初在清溪洞,孩兒親眼看見他被很多明教徒排擠。”

  大宋缺將吶,童貫這種,都能數得著了...

  方七佛的表現可圈可點,作為對手的楊霖對此最為清楚。

  楊霖想了想,道:“那就讓他加入小狼營吧,你們帶著他,一起到廣南西路,等待宋江消息,準備入大理作戰吧。等我回朝之后,再給他脫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