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世道本不為英雄

  陸謙拄著刀站在樹下,另一個明教徒爆喝一聲,朝他頭頂躍下砍來。

  擰著身子一側,陸謙沒有絲毫地拖泥帶水,閃過之后一腳踏住挑斷了此人的腳筋。

  看著被自己輕易制服的兩人,陸謙輕輕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在緬懷還是在嘆息。

  這看在兩人眼中,倍覺羞辱,獰聲道:“狗官,要殺便殺!”

  陸謙舒了一口氣,盤腿往半截樹根上一坐,道:“當初俺初出茅廬,也跟你們一樣懵懂無知,但憑著一腔血氣行事,隨著鹽王在兩淮討生活。

  那一天,在秋野港,是俺第一次見到江南方臘。”

  說到這里,陸謙的眼角竟然出現一絲贊嘆之色,眉毛一挑道:“他就往那里一站,面闊口方身軀魁偉,聲若洪鐘義氣干云,好生讓人心折。也難怪江南無數豪杰,投在他的麾下,那實在是一個惹人敬重的遮奢漢子。”

  兩個人都受了傷,失去了逃跑或者反抗的能力,雖然不知道這個朝廷的武將為什么不殺自己,反而講起了明王的往事。

  不過聽他的言辭,對明王沒有惡意,反而充滿了贊溢,兩人冷哼一聲也就沒有繼續叫罵。

  陸謙頓了頓,似乎是沉浸在往事中,臉上的表情變幻,十分豐富。

  在萬歲營,一向是冷著臉的陸虞侯,此時竟然真情流露。

  “你們見過殺了方臘的韓世忠么?”

  兩個人一起搖頭。

  陸謙笑道:“那韓世忠,綽號叫潑韓五,胡子拉碴不修邊幅,滿嘴污言穢語,不知道挨了多少軍棍。俺曾奉命查過他的底細,這廝在鄉是個潑皮,欺壓的當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到了軍伍還是個賭棍,往往是殺敵斬首賺點錢就輸個精光。在西北最臟最賤的窯子里,不知道和人打過多少風流架。賴掉嫖資,不還賭債,十足的腌臜潑才。

  這樣的潑軍漢,奮起勇力,帶著五十人便斬了你們的明王。可憐一眾愚夫愚婦,還篤信什么明王轉世。縱使他英雄半生,也不過是個凡夫俗子,被砍也流血,削了腦袋也得死翹翹。”

  兩個教徒見他辱及明王,頓時勃然大怒,掙扎就要起身拼命。

  “狗賊,莫以為爺爺們不知道你的想法,爺爺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休想從我們嘴里套出半句話來。”

  陸謙搖了搖頭,道:“俺的本意,是看你們可憐,這么個年紀本該是孝敬爹娘的時候,不想著混出點名堂孝敬爹娘,卻在這為沒有生你,沒有養你的所謂明王賣命,何曾想著從你們兩個嘍啰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訊息來,你們這個級別又能知道多少有用的情報了看來你們中毒已深,是救不過來了。”

  只消兩刀,陸謙殺完人擦了擦刀刃,扛著刀走出這片叢林。

  地上的影子拉的很長,連著有些落寞的背影,陸謙嚼著一根樹枝,把苦澀的汁液嚼到平淡無味,往地上一啐:“呸,世道本不為英雄,一世英雄、一世孤窮,自負多情罷了。”

  遠處的楊霖等人,順著蹤跡搜尋,到了大江畔,十幾只狗都不往前了。

  楊霖臉色陰沉,楊天寧上前道:“義父,只怕是渡河而逃了。”

  楊霖嗯了一聲,嘆道:“可惜,好不容易找到這個地方。”

  “這有何難,義父只管包在我們小狼營身上,管教他們無處遁形。”

  楊霖嘆了口氣,道:“速速渡江,沿河岸搜尋,我就不信這方妙憐能飛到天上去!”

  大江對岸,一處臨時歇腳的破廟內,方妙憐恨得咬牙切齒。

  他已經確信,楊霖知道了孩子的身世,而且想要把樂兒搶回去。

  這對她來說,是最不能接受的,如今兒子是她所有的羈絆,不允許任何人搶走。

  方七佛看著眼前的圣女,神色復雜地遞了塊烤兔肉,他不是傻子,相反還很聰明。

  從官兵不顧一切地搜尋、狗皮膏藥般地追蹤來看,這個孩子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至于說是明王轉世那是騙傻子的瞎話。

  方妙憐接過兔肉,咬了一口,兔肉多油,滴到孩子身上,燙的他哇哇大哭。

  方妙憐趕緊低頭,笨拙地哄起兒子來,她雖然已經二十七歲,還是第一次生養孩兒,以往的那些心計經驗用在這個小祖宗身上都不管用。

  方七佛見她屬實狼狽,上前道:“我來吧。”

  “你行么?”方妙憐將信將疑地問道。

  接過孩子,方七佛笑了笑:“試試唄。”

  他抱著方樂,來回搖晃,一邊朝他做著鬼臉。

  算起來,這孩子已經三四個月了,臉上已經有了各種表情。

  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非常喜歡方七佛,咧著嘴笑了起來。

  方妙憐笑罵道:“小沒良心的,就知道整治我,跟他爹”

  說到一半,戛然而止,方七佛神色一動,隨機裝作沒有聽到。

  方妙憐整理了下鬢角,捋了捋貼在耳旁的秀發,裝作不經意地瞥了他一眼,發現他神色如常。

  這個時候,自己失口說出樂兒他爹,方七佛應該是驚訝的,但是他卻這幅死樣。明顯是這小子猜到了什么,還在這裝模做樣,方妙憐嗔怒般瞪了他一眼。

  這一記白眼,放在一般女人身上,會惹人生厭。

  但是由這等不世出的尤物來做,又是另一番風味,饒是方七佛沒有其他想法,仍不免耳紅心跳。

  方妙憐看著他局促的樣子,突然笑出聲來,拿了根木棍扔到他身上,道:“你聽著,盡管我不想承認,樂兒他是楊霖那個狗官的種,如果我真的堅持不住了,就在他們抓到我之前自殺。你帶著樂兒,去找他爹吧,或許可以送你一場富貴。”

  “圣女,我”

  “別叫我圣女了,義父死的時候,明教就亡了。現在剩下的這些,哪個上得了臺面,誰又能壓服諸雄。要不是官兵追的緊,恐怕不用朝廷出手,先是內斗就死完啦。”

  方妙憐劈手奪過兒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隨即轉為滿眼的柔情,道:“沒良心的東西,你將來到底會怎樣,娘好想看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