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三章 獻捷太廟

  暴雨沖刷,滌蕩天地。

  大雨過后,汴梁城郊,一片艷陽高照的景象。

  初夏的日頭暖暖的,照在身上暖意流變身上每一地方,讓人舒服地直欲睡著。

  道路上,偶爾還有幾個不知世事的頑童耍鬧,也被大人提溜起來抱著,往城內擠去。

  今日是準備已久的獻捷大典,汴梁城早就盼望著一天許久了。

  楊霖作為一個掌控全局的人,到處走走逛逛,安排著每一個細節。

  高柄緊跟在他的身后,看上去十分緊張,畢竟這是自己整訓出來的。

  楊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衙內,無須緊張,等這場大典完了,我給你請功。”

  高柄訕笑道:“在少宰跟前,我算什么衙內,可別打趣屬下了。高柄隨少宰撫平方臘,一日是少宰手下的兵,少宰一生都是高柄的統帥。”

  你媽的,這小子拍起馬屁來,比自己還勝了三籌。

  楊霖笑著問道:“一會有騎兵,戰馬的后面都罩上簍子了?”

  “少宰放心,保準不會有一滴馬糞落在汴京的街道上。”

  萬眾期待下,獻捷將士緩緩而入,果然軍容整齊,肅穆莊嚴,威武雄壯。

  在最前面,是押送的西夏皇室,李乾順披頭散發十分憔悴。

  他本來雄心勃勃,一心要在西北有限的土地上,打出大大的威名,將西夏壯大。

  沒想到,窩窩囊囊被人活捉,押到敵國都城,看著周圍的百姓,已經繁華的汴京,李乾順終于明白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腦袋往中原打。

  汴京和西北邊陲的大城比起來,恍若仙境,不似人間。可惜,他已經永遠喪失了這個機會。

  幾萬人的隊伍,走過汴梁的御街,也只有這個城市能夠容得下這么盛大的慶典。

  大軍行至堆玉樓前的廣場,趙佶竟然騎著白馬出來,一瞬間就點燃了整個汴梁。

  歡呼聲震耳欲聾,百姓們瘋狂吶喊,趙佶只一個人一匹馬,就奪了兩萬將士的風頭。

  轟鳴聲響起,在堆玉樓前的廣場上,瞬間仙霧繚繞,不一會漫天花雨灑下。

  人群驚住了,這就是真龍之姿么?

  楊霖站的腿酸,聽到身邊的高柄呢喃自語,暗道這是鳥毛的天姿。

  在堆玉樓后的院子里,上好的沉香,不要錢一般的在水道焚燒。

  近百個內侍,拿著蒲扇往堆玉樓前的排水道,連通著前面的廣場,繚繞的仙霧就是從這里出去的。

  到了廣場,這些香氣彌漫而不嗆人的煙霧,自然被小百姓視為仙霧。

  要知道,這些沉香抓一把,所折價格,就夠普通人家幾天1的嚼頭了。

  趙佶望著漫天的花雨,也差點驚住了,天空隱隱有雷鳴龍吟,讓他自己也迷醉其中。

  檢閱完三軍,接受了西夏皇室的跪拜謝罪,大典逐漸落下帷幕。

  楊霖笑著道:“好了,收工,回府,吃飯!”

  說完沒有反應,一轉頭才發現高柄還愣在原地,嘴里道:“我大宋天命所歸,舉世無敵。”

  楊霖呵呵一笑,背著手帶著侍衛,走下堆玉樓,準備回府。

  接下來的祭祀和晚宴,他都不想參加,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大宋的強大中,以及皇帝陛下的魅力里,如同一群醉漢。

  楊霖也有些感慨,大宋還是變了,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一路走來,自己所負良多,道、情、義、禮....都有所虧欠。

  不過現在看來,都是值得的,滅掉西夏只是第一步。

  昭德坊內,宋江王朝立早就等候多時了,獻捷大典結束,他們將帶著這兩萬西軍加上江南征繳方臘的人馬,前去拿下大理。

  段妙貞滿心以為獻上地圖和自己,將會保住大理段氏的皇位,卻不知道要了她身子的楊霖,正準備抹掉這個王國...

  楊霖很輕松地就把圖臨摹下來,南方傳來的情報顯示,這幅圖是貨真價實的。

  楊霖剛下馬車,來到書房,宋江和王朝立趕忙起身。

  身后碎步跟著的秦情情,把他的朝服除去,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垂手站在身后。

  楊霖道:“把我畫的圖拿出來,前番讓你收好那副。”

  秦情情俏頰一紅,當日屬實曖昧了些,大郎他身前坐著一個絕美的女人,玉背上一絲不掛,竟然有一副畫。

  將畫卷拿出來之后,楊霖往桌上一展,道:“此乃大理山川地勢藏兵圖!”

  宋江和王朝立對視一眼,趕忙快步上前,果然是一副藏兵圖。

  有了此圖,哪里是什么族的人,有多少兵力,有何近道,全都一目了然。

  西南那些土司,統治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動輒千年不變。

  此圖便是大理王室立國根基,也是楊霖這一場功勞的最大保障。

  宋江神色激動,道:“這圖?”

  “如假包換,我已經派人查過了,你們盡管放心,按圖行兵,步步為營,逐個擊破,直搗羊苴咩城。”

  王朝立大喜,問道:“少宰,這幅圖哪里來的?”

  楊霖臉色一紅,欺騙落難公主,把人睡了還要滅其國,這事屬實有些不夠君子。

  惱怒之下,楊霖罵道:“干你鳥事,拿著圖好好打仗,建功立業,勝似在此聒噪。”

  王朝立不知道少宰為何會突然發怒,訕訕道:“下官知曉了。”

  他與宋江兩個,如奉至寶,回去各自準備。

  禁中,王黼與童貫對面而坐。

  童貫最近則有些憔悴,面對這等小輩,也得低頭服軟,只是說道:“王特進,某在西北奔波,冒箭矢,趟風雪,平定了西夏。如今卻都是傳頌楊霖小兒的名聲,到了某得勝捷軍,官家連一句嘉獎都沒有,這事恩府他怎么說?”

  宋神宗時,改定官制,以階易官,頒定《元豐寄祿格》,以特進換尚書左右仆射,為從一品寄祿官。

  王黼這個特進官職,實際上比少宰還大,只不過楊霖是開封府儀同三司,有使相之名,地位上比特進王黼高上一些。

  王黼這個人,實在算得上是一個美男子,三縷墨髯,飄飄有出塵之意。

  他看著童貫,笑道:“西軍這幾個月的軍餉財物,全盤算在了楊霖的頭上,從上到下對他感恩戴德。你這點功勞,不管說到哪里,西軍的武將都只會抬高楊霖,以求自保,不會有半個將領為你說話。

  不過恩府已經聯絡好了,等到獻捷太廟之后,我等便集體上書撤銷西軍。

  到時候恩府舉薦你到秦隴西夏一帶,你的勝捷軍就是西北唯一屏障,何須和他們爭搶現在的小利。”

  童貫一顆心才真正放進肚子里面,感激涕零地說道:“恩府先生大恩,某沒齒難忘但童某人此次能掙扎出來,粉身碎骨,也要回報于恩府先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