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插翅難逃

  馬車到了艮岳,楊霖讓兩個人在萬歲營的衙署等著,自己一個人進去面圣。

  攻略大理不是一件小事,趙佶雖然不想勞心國事,也難免上心了。

  在小內侍的帶路下,楊霖來到一處庭院內,這地方以前在艮岳并沒有,顯然是新開辟的院子。

  院中一個小木屋,進到里面室內陳設清雅富麗,也沒什么多余裝飾,多是各種樂器和一面棋枰,一副雙陸。

  墻上掛著幾幅字畫,楊霖一眼便看出,挺拔秀麗,飄逸犀利的是官家的手筆。

  還有幾幅穩健有力、意氣赫奕,絕對是蔡京的親筆。

  楊霖的府上有很多這兩個人的手書墨寶,他曾經下了苦力臨摹,卻只是形似而無神韻。

  在往里走,端坐著一個二十許的女子,穿著月白衣衫,松松的挽了一個髻兒,青絲有幾縷垂下,撒在肩頭。

  這女子露出的肌膚晶瑩似玉,如果說吹彈得破這個詞安在別的女人身上有些夸張,可若是用來形容她,猶嫌不足。

  在她秀致的臉蛋上,勾著淺而澹然的微笑,時而閉上雙眸,聆聽著皇帝的笑語。

  楊霖一進來,本來美人舒緩的心情頓時煙消云散,尤其是楊霖的眼光,讓她不禁一陣冷顫,就連心也揪了起來。

  趙佶笑道:“楊愛卿,你來了。”

  楊霖行禮之后,擰眉道:“陛下豈可招李居士來著艮岳壽山!”

  趙佶微微一怔,他對待近臣一向寬厚,但是楊霖和其他人不同,一向恭敬有加,所以趙佶更加奇怪。

  李師師更是嚇了一跳,眼前這個惡人,實在是壞到了骨子里,常常讓她半夜嚇醒。

  楊霖一副搖頭嘆息的模樣,道:“陛下,難道以為這艮岳壽山,修建了只是給陛下賞玩藏嬌的么?”

  艮岳壽山,趙佶突然醒悟過來,當初修建之前,楊愛卿說了,這是堪輿之后絕佳的風水寶地,可以保證自己多子多女,福壽安康。

  事實上,也正如楊愛卿所言,自己這些年生了十幾個兒女了...這才三年。

  移動播種機,絲毫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天賦異稟,還以為真是楊霖的功勞。

  凡事就怕往深處想,趙佶現在篤信楊霖是堪輿大師,道教真人。他轉念一想,難道是師師的身份,會沾染這艮岳壽山的靈韻?

  越想越是心驚,趙佶額頭甚至冒了汗,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神霄宮大帝的身份,風水堪輿一道簡直就是他的心魔。李師師畢竟是風塵女子出身,和自己神君的身份格格不入,自己不可以貪圖美色,而壞了這道行啊。

  趙佶抬頭看向楊霖,眼光微微指向李師師,楊霖蹙眉頷首,輕輕點頭。

  趙佶嘆息一聲,若是真的要舍棄一個,他當然舍不得自己的福壽和運道。

  這對君臣無聲無息地,就宣判了李師師剛進來艮岳,就被趕出去的命運。

  趙佶自詡風流,其實對待女人,還沒有楊霖有手段。不過他的身份在那里,向來都是美人兒竭盡心思來逢迎他,他不需要考慮美人的感受。

  想到自己親手趕出李師師去,有些殘忍和不舍,趙佶索性讓楊霖來跟她說。

  官家默默離開,李師師眼睛一紅,俏臉抽泣,很快哭得稀里嘩啦,胡亂地擦著不斷掉下來的淚水,但此刻看起來卻有些悲漠的凄涼。

  楊霖將她送到艮岳外面,低聲道:“別哭了!”

  李師師抽泣道:“楊少宰,我們上次不是兩不相干,楊少宰為何還是容不下一個弱女子。”

  遠遠看去,楊霖執禮甚躬,實際上卻是好臉說著惡話,道:“我失心的兒,鳳凰無實處不落,你也算是九條尾巴的狐貍精。壞了我百萬貫的生意,你還想脫身,跑到這艮岳中我便奈何不了你?我實話跟你說,天下就沒有百萬貫的行首,你這身價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下半輩子乖乖伺候我,少生出這有的沒的野心來,你怕是還在睡里夢里。”

  李師師沒想到這壞胚如此絕,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一時半會皇帝也不會再召見她了,便如無根的浮萍一般。

  看似風光,實則可憐。

  眼前的壞胚,或許是...這個想法一出現,李師師便使勁摒除,并在心里暗暗罵了楊霖千百遍。

  楊霖卻沒有心情管她,乜視著她道:“賊淫1婦,可惜了這一副好身子,回去之后洗香漱凈,今夜有興致了就去找你受用一番,滾吧。”

  說完轉過頭去,伸手招來一輛馬車。

  李師師心里罵的正起勁,抬頭偷偷瞪了他一眼,便似占了很大的便宜,等到他回過頭來,馬上又恢復一副受氣包形象。

  送走了李師師,楊霖這才舒服一點,回到殿中趙佶還在心心念念,見他回來趕緊問道:“楊愛卿,朕一時浮浪,把風塵女子帶來艮岳,此事還可以補救么?”

  “臣馬上召集延慶觀幾位師兄,當可消除此事。”

  趙佶大喜,早就把大理的事忘到爪哇國去了,楊霖趕緊道:“陛下,大理之事,臣已謀劃萬全。陛下即將坐擁西南西北開疆拓土之功,雖比太祖太宗,也不遜色絲毫。”

  想到他成功預言方臘謀反并且快速平叛,主持西北滅掉了宿敵西夏,趙佶信心百倍,道:“愛卿若成此功,朕當厚厚有賞。”

  楊霖輕笑一聲,道:“臣能為陛下效勞,便是最大的賞賜。此次收復西南故土,臣屬意朝中兩個克己謹慎、頗有丘壑的官員前往。一個是殿前都虞候宋江,可以掛帥;禮部員外郎王朝立,可為監軍。”

  對這兩個小官,趙佶根本就沒有半點印象,但是既然是楊霖推薦的,便一口答應下來。

  馬上,趙佶就催促著楊霖,快點去延慶觀請來道長,驅散艮岳壽山的風塵氣。

  楊霖振衣而起,抱拳道:“陛下放心,臣去去就回。”

  剛出艮岳,楊霖的馬車就被人攔停,楊霖掀開簾子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契丹林牙耶律大石。

  楊霖地腦袋隱隱作痛,這廝可真是一個狗皮膏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