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以身飼狼

  眼前的女子,輕紗遮面,難擋容貌清麗,氣度高雅。

  楊霖騰地一下站起身來,收起了無所謂的神色,上前笑道:“可是大理公主殿下?”

  “楊少宰,大理番邦小國,當不起上國少宰行禮。”

  聲音婉轉好聽,紅唇輕啟,爍著潤澤,極具異族少女的風味。

  楊霖笑吟吟地說道:“公主太客氣了,快快請進。”

  進到雅間之內,四周的簾子垂下,楊霖難得親自給人斟了杯茶,道:“不知公主相召,所為何事啊?”

  如今的大理公主段妙貞,其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段正淳,不過段正淳并不是小說中的風流王爺,而是一個頗為懼內的窩囊皇帝。

  段妙貞回過頭去,對隨從說道:“我與楊少宰,有些話要說,你們退下吧。”

  大理的隨從有一些退下了,還有幾個年輕的,卻神色猶豫,踟躇不退。

  楊霖一看,瞬間明白了,大理恐怕不是很太平啊。這公主說話,都不算話,只有一種可能,多半是有權臣控制王室。

  他嘿嘿一笑,道:“陸謙,帶公主的隨從,去點些酒菜。”

  陸謙抱拳領命,來到門前,伸手道:“諸位,請吧。”

  幾個隨從互相對視,臉上都擰眉蹙額,不敢出去。

  楊霖臉色一寒,端起茶杯朝其中一個扔了過去,喝道:“滾!”

  陸謙呂望見楊霖怒了,一手一個極有默契,把人提溜了出去。

  楊霖神色稍霽,他剛才傷人時候,暗自觀察,公主和其他隨從不但沒有惱怒,甚至都有些解氣的神色。

  心中更加篤定,這大理有問題,等到他們出去楊霖才問道:“公主,現在有話可以說了。”

  段妙貞雙眼一紅,垂淚道:“我在大理,常聽人說起少宰,是大宋第一豪杰。西夏猖獗那么久,兇狠殘暴,少宰只用兩個月就滅了夏國。如今我們大理,奸臣當道,迫害王室,還請少宰為我們做主。”

  楊霖心里一笑,果然是這么回事,權臣當道王室暗弱,不正是大好的機會。大理國大致是后世的云南省,貴州省,四川省西南部,緬甸北部地區,以及老撾與越南的少數地區。

  這些地方自古以來,就是中原王朝的固有領土,合該由中原王朝設置州府管轄。

  他可不會在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公主面前,暴露出真實的想法,而是義憤填膺地說道:“竟然還有此事?段氏乃是太祖御封的云南八國都王,我們大宋豈能坐視不理。”

  說到這里,楊霖伸手拍著公主白皙的玉手,安慰道:“快把內幕說給本官,只要本官在,定要助大理王室鏟除奸佞。”

  段妙貞觸電一般,倏地一下收回手來,大理王室崇信佛法,段妙貞至今很少和男性接觸,心里惱怒異常,但是一看楊霖,想到他的權勢,只能隱忍不發,含羞忍辱地道:“若是楊少宰能為我們大理鏟除佞臣,父王定有重禮答謝。”

  楊霖面色如常,沒有絲毫波動,好像剛才調戲人的不是他一般,暗地里拈了拈指尖,道:“此事易極,西夏李氏強不強,大軍到時也是犁庭掃穴、摧枯拉朽?不過公主還是要詳細地說一說,到底怎么回事。”

  段妙貞收攏心神,暗暗提醒自己,不能使公主性子,得罪了大宋的權臣。

  “我們段氏,本是漢裔,先祖段思平向東方的黑爨三十七蠻部借兵,會于石城,以董迦羅為軍師,討伐楊干貞,所向皆克,遂建立了大理國。

  國內高氏,乃是大理大族白族的首領,他們白族在開國時候出力頗巨,便被先祖委以重任。

  誰知道白族高氏狼子野心,他們世世代代為大理宰相,還不知足。到了這一代,更是逼著皇伯父禪位給他高升泰,自己做了大理皇帝。

  大理國內的忠義之士,不滿高氏的作為,聯合起來施壓,他才傳位給我父皇...

  可恨高家還位之后,心懷不滿,把持朝政,迫害我等王室。

  這次獻捷大典,大宋說要各國王室前來,他們沒有辦法,又不敢放皇兄他們出來,只能讓我前來。

  今日偶遇楊少宰,實乃我們大理之幸,若是能請得天兵鎮壓高氏,大理愿意年年上繳歲幣于大宋。”

  楊霖沉默不語,這個公主說的,未必全是實話,不過肯定是八九不離十。

  沒想到區區大理,彈丸之國,還有這么多事。看來收回云貴,指日可待啊。

  抬頭對上段妙貞一雙水盈盈的妙目,滿懷期望渴望,楊霖當即拍著胸脯道:“此事若是別人,肯定無法答應公主殿下,放眼大宋只有本官能做到。”

  段妙貞起身,盈盈一拜,泣訴道:“少宰若能拯救小國,便是我們大理百萬百姓的恩人。”

  楊霖趕緊伸手一扶,別人都是虛扶,這小子直接下手到肋下,結結實實地把人抱了起來。

  身子好軟...

  段妙貞為了自己的國家,強忍著怨意,還在那千恩萬謝。

  楊霖笑道:“來到了大宋,高氏的爪牙就那幾個,接下來為了他們不報信,打草驚蛇,公主就把名單給我,隨我們的人馬前去指認即可。”

  說完一拍手,進來一個陸謙,抱拳道:“少宰,有何吩咐?”

  楊霖道:“跟隨公主,前去誅殺大理叛逆爪牙。”

  段妙貞沒想到他動輒就要殺人,心里的畏懼和希望同時加深,跟著陸謙來到外面,

  段妙貞看了一眼大理隨從隊伍,蔥白似的滑膩玉手一揚,手指指向一個絡腮胡子男子。

  男子還不知什么情況,陸謙呵呵一笑,隨手一指,自有人將他押到一旁。

  公主不停地指認,陸謙抱怨了一聲:“既然如此,直接挑你們自己人不就是了。”

  公主俏頰一紅,道:“辛苦將軍了。”

  陸謙笑道:“舉手之勞。”

  如此一來,挑挑揀揀,只剩下四個老閹人,是忠于段氏的家奴。

  “還有嗎?”陸謙問道。

  段妙貞神色一苦搖了搖頭,只有這幾個老奴是忠于段氏的,足見段氏在大理的窘迫。

  “那就開始吧。”

  話音剛落,陸謙便拔刀殺了一人,嚇得段妙貞花容失色,趕緊閉上眼。

  三十多人的大理使團,還沒到汴梁,就被殺了個干干凈凈。萬歲營當初都是些亡命之徒,野外殺人的事沒少干,拽著尸體就往林中去掩埋,十分熟稔。

  段妙貞驚嚇之余,更加看清了楊霖的權勢,不用和皇帝商議,便敢提前動手,看來他真的可以左右大宋皇帝的決定。

  這個人毛手毛腳,十分好色,若是為了父皇和段家...

  段妙貞長長的睫毛,掛著幾顆淚滴,暗暗下定了決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