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義母十二

  昭德坊前,停著幾匹快馬,三個身穿水師盔甲的漢子立在門口。

  不一會,楊三出來,引著三人來到內院。

  阮小七左右觀瞧,只有一個道士的背影,在他旁邊,許多小道童坐在蒲團上環繞。

  阮小七撓了撓頭,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轉頭一看是宋江,喜道:“哥哥,少宰呢?”

  宋江努了努嘴,道:“那個就是。”

  “我的天爺,咱們少宰真的出家當了道士了?”阮小七滿臉訝色。

  宋江笑了笑,道:“少宰他費但是做了道士,還是延慶觀掌門師弟,天下道教副教主呢。”

  阮小七不禁咋舌,暗思少宰真是深不可測,到哪去都能混的風生水起。

  修習了一全套的八段錦,楊霖神清氣爽,起身轉頭,就看到一群人圍在院外,露著腦袋偷看。

  “阮小七,你怎么來了?”

  阮小七趕忙跑過來,笑道:“少宰,咱們澄海水師每年這個時候入京述職,是以前傳下來的規矩。嘿嘿,這次小人前來,什么也給少宰帶,只帶了幾根野山參。”

  說完身后的水師將領,遞過三四個小盒,楊霖打開一看,一根扁平多須的人參,足足有五六斤的樣子,還有一根黃褐色的東西,看上去不像人參。

  “這是什么?”

  阮小七一看少在身邊還站著一個豐腴美貌的婦人,便湊上前笑道:“極北之地才有的一種物種,名字叫海狗,這便是海狗鞭。”

  楊霖啪的一下合上蓋子,擺了擺手示意身邊的蕓娘收起來,往院內樹下的藤椅上一坐,問道:“這都是什么地方得來的?”

  “回少宰,這是高麗人和北邊的女真蠻子交易來的,想要船運到密州交易,被屬下給...”

  楊霖眉毛一皺,打斷道:“混賬,老子早就說了,現在密州港、明州港、華亭港都是我們自己的市舶司在管事,你這賊廝鳥還敢劫掠,把老子話當了耳旁一陣風?”

  阮小七嚇了一跳,趕緊道:“少宰息怒,不是小人強要劫掠他們,實在是有些高麗蠻子不守規矩,他們為了逃稅等閑不去我們的港口,而是在島礁上和一些沿海商戶交易。”

  楊霖一聽,頓時反感起來,大宋打開國門與四夷通商,和歷代比較起來都是天大的恩惠了。

  要知道到了后來的大明,就是不和倭國做生意,差點把他們逼瘋了。

  現在開了國門,又要偷雞摸狗地占這些小便宜,乖乖繳稅又安全有不少賺,為了這點稅錢就來惡心人是吧。

  楊霖沉聲道:“這次獻捷大典,我已經上奏陛下,邀請諸番邦外國的國王、王室來此觀禮。到時候再跟高麗人交涉,不約束國內商戶的話就給他們點眼色看看。”

  從阮小七的話里,楊霖不難看出,女真人已經開始謀求發展了。

  他們早先跟日本高麗偷偷做生意,縱使被壓迫的把人參的價格調到白菜價,現在有這種好貨出手,肯定是價格沒那么低了。

  “我們的好鄰居,永世修好的大契丹國,麻煩來了...”

  宋江愕然道:“什么麻煩?”

  “比天還大的麻煩,估計大遼還是撐不住。”

  宋江問不到答案,心里癢癢,抓耳撓腮地道:“莫非是大宋要動手北伐了?”

  放眼當世,如今能夠和大遼一爭長短的,只有一個宋朝而已,至少紙面實力是這樣的。

  楊霖不理會他,拍著阮小七的肩膀道:“你回去之后,勤加訓練水師,還有就是多多安插提拔密州港的兄弟進水師。就跟本官提拔你一樣,懂了吧?”

  阮小七嘿嘿笑道:“小人明白,都聽少宰的。”

  “嗯,走吧,你是水師統兵大將,在我這待久了不好。”

  阮小七行了一禮,轉身要走,楊霖輕咳一聲道:“海狗...那個,多帶點來。”

  “明白,小人明白。”

  宋江望著阮小七遠去的背影,笑道:“這渾小子能撐起澄海水師么?”

  “我靠他撐?密州港留下了那么多人馬,再加上徐家莊,他還能給我出紕漏,我先把他撅折了。”

  楊霖正說著,前面走來幾個侍女,洗了把臉擦干凈之后,楊霖接著說道:“這個澄海水師指揮,可是我花了十幾萬貫從蔡京手里買來的。”

  宋江老臉一紅,好在他夠黑,看不出來。這些高官賣官鬻爵,簡直成了如今朝廷的常態,宋江內心里是個有些保守的人,并不能做到和楊霖這般平淡。

  春夏交替時候,樹蔭下十分舒服,楊霖又和宋江聊了一陣,興致勃勃地道:“今日便留在這,和我一塊用過午膳再走吧。”

  宋江笑著答應下來,這時候,院子里走進一個身穿輕甲的少年,進來之后左右張望,瞧見楊霖跑到樹下興沖沖地道:“義父!”

  來的赫然是楊天賜,這小子不愛習武,但是為了和幾個弟兄一樣,天天穿著盔甲在小狼營轉悠。

  楊霖現在看見這幾個貨就來氣,上次搞來一頭華南虎,差點把自己和滿屋子侍妾嚇死。前幾天又整出個炸藥,半夜里試演把昭德坊校場的墻炸出一個窟窿。

  “你小子鬼頭鬼腦的,又干了什么鳥事,來惹你爹生氣。”

  楊天賜叫了個屈,道:“義父,我把你要的火箭造出來了,要試一下嘛?”

  楊霖知道這個干兒對于奇技淫巧,很有天賦,自小便給他找了許多匠師和古籍,聞言倒是一喜,起身道:“這還差不多,算老子沒白養你,快拿出來看看。”

  楊天賜一拍手,又有兩個差不多大的孩子,不過個頭比他高出許多,笑嘻嘻地抬著一個竹筒狀的東西進來。

  楊天寧和楊天安,一人身后還背著一個布袋,諂笑著過來道:“孩兒拜見義父,義父不生氣了吧?”

  “就是這個東西?”楊霖圍著轉了一圈,倒是有模有樣,引線什么的都齊全。

  楊天賜三下五除二,又給竹筒裝的發射器綁上了雙翼,道:“為了防止這玩意掉下來傷人,我們只把這個風箏發射上去,然后到了天上,這袋子是活扣,飛的時候還能頂著,一墜落時候就能自動解開!”

  楊霖大感興趣,道:“趕快試試。要是成功了,前番的帳就跟你們一筆勾銷。”

  楊天寧大喜,催促道:“三哥,你快點。”

  引線點燃,楊霖竄到宋江身后,扳著他的肩膀露頭看。

  只聽一聲尖銳的響聲,竹筒半途炸開,風箏果然飛到了天上,不一會昭德坊內降下花雨。

  雖然很少,但是積少成多,到時候多擺放一點,就夠趙佶裝逼用了。

  楊霖這才從宋江身后出來,背著手甩了甩衣袖,道:“不錯,你們兩個小猢猻,也跟天賜學學,別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我生氣。”

  附近院子里的幾個女眷,全都被吸引了出來,種歸夷仗著年幼,蹦蹦跳跳來到這個院子。

  見到有很多生人,怯生生地躲到楊霖身后,興致勃勃地瞪著大眼睛,看地上的發射器。

  楊霖笑道:“將門虎女,還怕生么?”

  種歸夷指著幾個干兒子,好奇地問道:“他們這么小,也穿著盔甲,都是軍漢么?”

  略帶西北口音的話語,從一個蘿莉嘴里說出來,尤其是這么可愛的蘿莉,讓人聽著十分舒服。

  少年慕艾,楊天寧見到這么漂亮的小姐姐,搶上前問道:“義父,這是?”

  楊霖笑呵呵地扶著桃桃,道:“這是你們,嗯,義母。”

  三個猴崽子趕緊上前行禮,把桃桃羞的臉紅的好像是真的熟透了的水蜜桃。

  種家雖然是武將世家,但是其曾祖父一輩往上,都是不世出的大儒。

  種師道有心要把自己最寵愛的這個小女兒培養成一個小淑女,因此規矩甚多,什么行不擺裙,笑不露齒,行止坐臥,都要講究儀態風度。

  到了這個時候,桃桃又恢復了大家閨秀的做派,頗為得體地認識了干兒子,寒暄幾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