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六章 欺人太甚

  汴梁城中,能工巧匠,臥虎藏龍。

  楊霖一聲令下,萬歲營把開封府附近所有的煙花制造大工匠全都請到了昭德坊。

  工匠們沒見過這么大的官,聚集在昭德坊內坐立不安,緊張兮兮地等來了楊霖。

  楊霖卷了卷袖子,壓手笑道:“大家都是有名的煙花制作商,不知道你們聽說過火箭沒有?”

  火箭這個詞,就是北宋出現的,北宋軍官岳義方、馮繼升造出了以火藥為動力的飛行兵器。

  這種火箭由箭身和藥筒組成,其中藥筒用竹、厚紙制成,內充火藥,前端封死,后端引出導火繩,點燃后,火藥燃燒產生的氣體向后噴出,以氣體的反作用力把火箭推向前,飛行中殺傷敵兵。

  后世科技飛速發展,火箭的殺傷力大大增強,但是究其原理還是和北宋的火箭一樣,然后噴氣產生動力。

  一個瘦削的老者,上前道:“莫不是禁軍用的火箭?”

  “沒錯。”

  眾人一聽,說到自己的老本行,都有些躍躍欲試,火箭簡直太簡單了,所有的煙花現在都要騰空,不然根本賣不出去。

  楊霖笑道:“我要那種不爆炸的,只要帶著東西升空就好,升的越高越好。”

  眾人聽完,都拍著胸脯道:“少宰放心,區區火箭不成問題。”

  楊霖心道,等到獻捷那天,老子把汴梁所有花圃的花瓣采來,給趙佶來個漫天花雨,這個藝術家皇帝準會喜不自勝。

  正想著呢,外面楊三進來,大聲道:“大郎,外面有客臨門。”

  “誰?”

  “高俅高太尉。”

  楊霖擰眉自言自語道:“高俅,他來找我作甚?”

  來到花廳,高俅正端坐在廳內,端著茶杯,看見楊霖出來,起身道:“楊少宰,不速之客前來叨擾,還望海涵。”

  “哈哈,太尉說的哪里話,貴客臨門楊某高興還來不及呢。”

  伸手不打笑臉人,大家背地里你死我活,當著面子還是要客客氣氣。

  高俅笑著說道:“少宰,前番蒙少宰進言,調犬子去鄭州整訓獻捷將士,今日特來謝過。”

  說完一拍手,有幾個小廝抬著幾口箱子進來,左右不過是些金銀珠寶。

  他們身后跟著六個十三四歲的妙齡少女,翠綠羅衫,梳雙丫髻,一般使喚丫鬟的打扮,不過全都長得極為標志。

  楊霖笑道:“太尉客氣了,本官這也不過是舉賢任能,為大宋盡忠,為陛下分憂而已。”

  輕輕一擺手,身后的了蕓娘指使院里的下人,把箱子抬了進去,并帶著六個丫鬟去后院。

  高俅的手下小廝,也都退了出去,這才壓低了聲音,道:“內侍省的梁公公,托我給少宰帶句話,若是有用的著的地方,少宰盡可開口。”

  楊霖一口茶水差點嗆著,咽了之后面沉如水,思索了半天,道:“內侍省的花費,一向是從戶部支取,如今萬歲營有了一比銀子,是給陛下充作內庫用的。內侍省畢竟是伺候皇帝的地方,梁公公如果不棄,萬歲營愿意拿出一成。”

  高俅差點跳了起來,你也太不識抬舉了吧,隱相梁師成開口了,你就給一成?

  要知道,只要梁師成不再和萬歲營作對,萬歲營的收入將會翻倍不止。

  更何況,梁師成透漏出合作的意思,如此一來,憑借兩方勢力聯合,輕松就會擁有把大宋榨干的能量。

  梁師成手里控制的實權職局衙署,據史料統計有一百多個,饒是大宋冗官嚴重,一百個實權衙門,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楊霖卻不想和這老太監一道,榨干大宋的民脂民膏,積攢那么多錢有甚的鳥用?

  難道幫助金人攢起來,讓他們搶的時候方便么?

  高俅灰頭土臉地離開昭德坊,家都沒回就直奔內侍省,梁師成剛從皇帝那里回來,正在洗臉。

  高俅順順氣息,恭謹的行禮下去:“恩府先生。”

  “如何?”梁師成任由宮女凈面,輕聲問道。

  “那楊霖狂妄至極,不知天高地厚,他....”

  梁師成的聲音逐漸變冷,道:“他說什么?”

  “他愿意給一成。”

  砰地一聲,宮女手里的瓷盆被梁師成拍落地,嚇得她垂手在一旁瑟瑟發抖。

  高俅心軟,使了個眼色,讓宮女退下,上前道:“下官和他說了半天,那小子只是推辭說什么花銷甚多,一成還是從自己那里拿出來的。”

  梁師成擦干了臉,瞇著眼睛一言不發,高俅頓感有些涼颼颼的。

  大宋的宦官剛開始并沒有什么權勢,主要是唐代中期以降一直到唐朝滅亡,內臣宦官的跋扈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

  那時候的太監,簡直就是肆意妄為,無法無天,隨便鳩殺皇帝后妃,立新君就跟喝水一樣簡單。明朝的太監與之相比,除了名氣大,單論權勢和罪行就是一群小兒科。

  正因為如此,到了大宋開國,隨著文臣士大夫的地位提高,內臣宦官們就過得越發如履薄冰。只要是一個文臣就敢指著內臣宦官的鼻子痛罵,文臣土大夫在得用之后,對內臣宦官的提防更是空前的。

  大宋中期以來,內臣宦官的地位漸次提高,李憲童貫可以外出領大軍,梁師成可領隱相之名,有無數的權臣投靠他門下,得以高升。

  內臣宦官們已經漸次可以和文臣士大夫們幾乎是平起平坐。原來禁中事,文臣士大夫們都可以摻一腳進來,現在隨著梁師成強勢,幾乎就是他的一言堂。

  官家趙佶似乎也更信任內臣一些,很是反感文臣們時他自家禁中生活指手畫腳。而且還有極隱晦的傳言,官家接位,內侍省的宦官是出了大力的。

  所以趙佶即位之后,對內臣們信重一時無兩,讓文臣士大夫們很是郁悶,在私底下經常懷念當初文臣士大夫可以對皇帝的私房事指手畫腳的日子。

  徽宗一朝,大宋皇城禁中之事,除了官家趙佶之外,基本上都要受到梁師成的領導,不少嬪妃皇子帝女也要看隱相臉色。

  這樣的人物,主動示好講和,楊霖竟然只給他一成好處。

  梁師成怒火攻心,氣的手腳發麻,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人給他了。

  梁師成是真的不想再和楊霖斗了,其他的事情還好,這小子在禁中搞了個緝事廠,生生把楊戩的地位拔高了十倍、百倍。

  現在官家寵信楊戩、楊霖,他們就成了官家的耳目喉舌,每日里進言就是皇帝知曉外面世界的渠道。再加上一個皇城司,更是和這二楊鐵板一塊。

  那劉清水能當上皇城司提舉,是梁師成暗中促成的,當時他以為劉清水沖動而且毫無心機城府,便于控制。再加上他姐姐是寒門貴妃,半點根基也無,還不是要看自己眼色行事。

  誰知道這小子結識了楊霖,他雖然沒有心機,但是他的兩個兄弟全是人精,插上尾巴就是兩個猴。這三個貨湊到一塊,把皇帝的吃喝玩樂、宮禁侍衛、出行儀仗、大禮慶典直接給包了。

  官家放著好好的禁中不待,直接住到了艮岳里,那里可是萬歲營的老窩。

  長此以往,隱相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

  楊霖和他也沒有實在的沖突,不過是利益之爭,只要他愿意拿出姿態,自己手下的能量配合楊霖的花樣百出的主意,大宋朝堂還不是呼風喚雨。

  可恨的是,不管是蹴鞠聯賽,還是艮岳壽山,帶來了無窮無盡的財富,這小子全都自己吞了,時不時送給蔡京一點,皇帝那里更是有著花不完的錢,偏偏對自己沒有絲毫表示,還時常來撩閑。

  這次楊霖竟然提點高柄,讓梁氏一派會錯了意,還以為這小子要主動講和。梁師成深思熟慮之下,決定放棄以往的嫌隙,大家和氣生財。

  誰知道,主動送上去,讓人家羞辱了一番。隱相出手,只能拿到一成,那還不如李彥、朱勔以前孝敬的多。傳揚出去,就成了梁隱相從楊少宰手下討飯吃了。

  梁師成生了半天悶氣,眼睛一睜,冷冷地道:“你回去吧,出去說一聲,讓人去把王黼叫來。”

  高俅恨不得馬上離開,告罪一聲,緩緩退了出去。

  他的權勢來自梁師成的提攜,不過現在卻和梁師成關系不大了,役使六十萬禁軍,才是他們這些將門的富貴來源。

  現在神仙打架,難免殃及池魚,高俅下定決定躲起來坐山觀虎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