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千秋之計

  景山一側,便是黃河。

  站在山腳下,耳聽著奔騰的河水,即使才暮春已經隱隱有雷鳴之音。

  冰雪漸消,接下來不久就會是汛期,也不知道今年的黃河還會不會決堤。

  治河絕非一日之功,好在這黃河便如現在的大宋一般,到了崩潰的邊緣卻還有救治的希望。

  種家高門大戶,規矩森嚴,一旦出來種歸夷再沒了束縛,眼睛亮晶晶的滿是喜悅,她趴在剛剛發綠的草皮上,用力壓了壓,一邊笑道:“軟軟的好舒服。”說著情不自禁地打了個滾。

  楊霖皺著眉將她拉了起來,板著臉道:“山里全是蟲子,一會鉆到你的身子里,你就成了爛桃了。”

  小丫頭被嚇了一跳,趕緊渾身摸索起來,想捉出自己身上的蟲子。

  這么大的小姑娘,已經知道男女之防了,也有了少女本能的羞澀,這里人又多,便不好意思拉著秦情情去一邊。

  楊霖輕笑一聲,剛想轉頭,卻看見河邊一群衙役簇擁著一個農夫,在河道旁指指點點。

  山下的人也發現了他們,指著這邊議論幾句,那個“農夫”突然一愣神,帶著人往山上走來。

  走到近前,大聲道:“山上可是楊少宰?”

  楊霖伸手示意侍衛放他們過來,近前一看,笑道:“宗澤,你在此地作甚?”

  “少宰,下官恭喜少宰掃滅西夏,立下不世之功。下官上次隨少宰治河,蒙少宰提拔,現已升為解州通判。”

  楊霖指著一塊石頭,道:“來,坐下細說。”

  兩個人往地上一坐,侃侃而談,宗澤有一肚子的謀劃,卻苦于沒有門道讓上位者得知,趁此機會趕緊說道::“治河國家大計,非同小可,絕非一州一縣之力能為之。下官到了解州,可以修這一段,若是有去年的大雨,只怕這一段修得毫無作用。非得有去年少宰那種規模的治河,不能根治河患。”

  楊霖點了點頭,耳聽著咆哮的河水,沉聲道:“兩岸苦河久矣,雖然也給了無數良田灌溉,但是每年死于河患的百姓,比戰亂多了十倍不止。”

  見少宰眉頭緊鎖,宗澤道:“依下官看來,治河需要有專門的衙署,不拘州縣而是沿河一帶全部統籌負責,常年修繕加固,分流挖渠,打撈泥沙,植樹固土。”

  大宋衙門冗官問題嚴重,很多官員就是純屬混吃等死,每日舒舒服服什么活都不干,享受風流富麗的士大夫生活。

  楊霖一聽大有道理,反正這么多衙門沒活干,不如找點事安排一下。

  抬頭一看,眼前的宗澤身材魁梧,面皮黝黑,目光堅毅,不知道勝過那些白白胖胖的士大夫多少。

  楊霖笑道:“宗澤,若是成立治河衙署,讓你挑大梁,你擔得起來么?”

  宗澤并不推諉,笑了笑,抱拳道:“下官愿意一試。”

  “治河這等國策,沒有機會給你試,你就說你行不行?”

  “行。”宗澤并沒有猶疑,他是農家出身,少時隨父兄耕種讀書,自認比滿朝的士大夫更有可能治好黃河。

  楊霖點頭道:“好,竟然你有這個自信,那就在解州等著。本官回朝之后,便向陛下進言,只要本官開口,詔書不日即來。”

  這就是天子近臣的好處,很多能官本事大,滿腹本事都爛在肚子里,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才學。只能是很微弱的希望,碰到與自己志趣相投的君王,才能一展抱負。

  天子近臣則不同,他們想要做事,簡單無比。施展胸中抱負,展示治國才學,也有著無窮的方便。

  以此看來,順手修個艮岳,搞幾個浮夸的典禮,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一件政策取得成效,賺回的好處就足夠了,于國于民都是好事。

  楊霖站起身來,帶著宗澤來到高崗巨石上,俯瞰底下黃河古道的湍流。

  “你要是治河有功,我保你入汴京列公卿,又有何難?”

  宗澤放聲一笑:“少宰若是能繼續所作所為,奮平夏之功而至幽燕,繼朱勔伏誅以撫江南,清澈寰宇,庇佑民間,下官愿在河邊立生祠日夜守之,也不嫌冤。”

  這老兒會說話,楊霖笑的十分燦爛,問道:“此番平定夏賊,解了西北百年邊患,我欲領西軍將士,到汴梁獻捷。一來揚大宋軍威,提軍民士氣,震懾周圍番邦;二來也是...你猜猜我的第二個用意是什么?”

  楊霖突然考較,宗澤并不慌張,從容道:“莫不是激起陛下雄心,讓陛下有收復幽燕的壯志。”

  “好!沒想到你竟然能看透我的用意。”楊霖贊嘆一聲,隨即又皺眉道:“可惜,西軍雖然強悍能戰,但是軍紀不好,若是御前獻捷,就怕他們松松垮垮沒有那種戰場上的氣勢。要知道,官家可是最在乎這個。”

  宗澤一看上官和自己說這些話,心里也親近了幾分,便撇開顧忌道:“可差人在鄭州整訓一番,然后再進京獻捷,反正此事也需要高搭彩臺,準備時間充裕。”

  楊霖暗暗點頭,心道只能如此了,整訓他們讓誰來呢?

  突然,楊霖想到那些禁軍的花架子,看上去威武雄壯,把趙佶哄得眉開眼笑,這不正是高俅高太尉的看家絕活。

  若是沒有這一手,他也不可能坐穩這殿帥之位,楊霖當然指使不動高俅,那是梁師成一脈的,因著蘇軾的這層關系,高粱之間的關系還算十分牢靠。

  有了!高俅不行,不是還有高柄么...

  這廝跟著自己在江南,十分識趣,給他個好處嘗嘗,高俅又不傻能不暗地里教授?

  最關鍵的是,這一招使出來,足以讓高俅和梁師成之間出現嫌隙,哪怕只是一點點。

  梁師成這個隱相,手底下的資源太多了,楊霖的眼里容不下這么厲害的人物,把持著大部分的衙署和朝政。

  想到這里,楊霖嘴角一勾,高柄這廝對自己言聽計從,征討方臘時候幫了自己不少忙,這回就讓他露個臉出個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