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互相需要

  暮春之際,嫩枝吐綠。春風夾雜著余寒,

  興慶府的宋軍留下幾個防御使,看守各處新的城池,然后精心挑選出的將士,準備好去汴梁獻捷。

  在河湟附近宋軍全力攻城,吐蕃人也招架不住,只能請降。

  姚古收編了吐蕃殘部,安置好臨時官員,留下了萬余將士,帶著四個部落的首領,趕去和興慶府的守軍匯合。

  雙方在靜州會師,西夏皇室沒有死的,全都在軍中被羈押。

  楊霖伸了個懶腰,從衙署內出來,頓時嚇了一跳。

  門口站著七八個大將,全都笑吟吟地看著他。

  “諸位...什么時候來的?怎么這么整齊,咦?姚將軍你不是在河湟打吐蕃么?”

  種師道帶領眾人,一齊抱拳道:“少宰,吐蕃乃是跳梁小丑,現已收復。我等整師帶編,已經做好了去汴京獻捷之準備,只待少宰一聲令下,即可出發。”

  楊霖本來就打算離開了,但是不知怎地,心中稍微有些不舒服。

  在他的打算里,西軍這些宿將并非蠢貨,他們應該明白自己的處境。

  大宋除了秦隴,沒有任何一支軍隊,主將擁有西軍這種權利。

  想要維持權勢,他們不知道自己要尋一個靠山么?自己累得跟二孫子一樣,還讓手下在延安府大肆搜尋美人,不就是給他們一個信號和機會么。

  要知道秦情情被尋了來獻上,楊霖第一晚連看都沒看,倒頭就睡了。

  現在這些武將開開心心去汴梁,若是和自己搭不上線,估計獻捷完就可以杯酒釋兵權了。這些宿將就可以遠離自己的地盤,在汴梁買美婢、住豪宅、混吃等死了。

  說實話,楊霖不想看到這種局面,一旦西軍也被朝廷直接控制,勢必會和其他宋軍一樣,兵不知將,將不知兵,戰斗力逐漸淪為平庸。

  你們這般不開眼,我很難做啊,難道沒有人交投名狀,自己上桿子護著你們?

  楊霖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就出發吧。本官久離汴京,圣上已經下旨,昨夜傳到,讓本官速速回京。”

  眾將一聽,楊少宰圣眷之隆,果然是無與倫比,官家片刻都離不了這個近臣。

  他們哪里知道,趙佶一聽要獻捷,這么大的場面,讓別人來做他生怕弄不出那種宏大的氣勢。

  這方面楊霖是專家,幾次大場面都讓人嘆為觀止,這才下令催促他趕緊出發,提前回京。

  諸將不明就里,更加認定了楊霖乃是御前第一紅人,再加上最后一屆正統科舉的狀元出身,前途不可限量。

  要想保住西軍世家的權勢,必須傍上這棵大樹,所有人的眼光看向楊霖,都變得有些熱切。

  眾人各懷心思,騎馬東歸,奔著延安府而去。

  延安府老種相公書房,燭火搖曳,映得墻上兩個身影不斷晃動。

  種師道半生戎馬,長子胸有溝壑,頗具乃父之風,可惜在天都山戰死;二子驍勇善戰,不讓父兄,結果身中一箭,不治身亡,應該是破傷風。

  到現在,只剩下一個幼女,好在弟弟種師中家中,生了許多兒子,算是給家族遺下了血脈。

  種師中看著越來越老的兄長,腦子里恍惚回到了二十年前:

  臥房內彌漫著濃濃的藥味,兄弟二人面含悲切地望著床上的老人。

  布幔內的老人命不久矣,手掌干癟無力,卻還是盡力前伸。

  跪在床畔的種師道緊握住父親的手,“父親大人放心,孩兒定好好經營種家軍,不讓種家在我和弟弟手里沒落。”

  老人欣慰一笑,雙手勉勵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便無力地垂下,再無聲息。

  對著嚎啕大哭的種師中,種師道輕撫其背,溫聲道:“從今以后,你我兄弟,要一起廣大種家門楣。”

  思緒閃回,種師中看著須發皆白的兄長,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誓言,種家在西軍中力壓折家、楊家、姚家,自己的兄長也是當之無愧的西軍第一將。

  如今更是掃滅了西夏,完成了百年的夙愿,可是接下來呢...

  若是沒有扶持,朝中那些文官免不了湊上來,把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大宋軍制以外的西軍徹底瓦解。

  “楊少宰是朝中重臣,他是萬萬不可能迎娶西軍世家的女兒為妻的,若想求得他庇佑,在廟堂上出力維持西軍現狀,我看要委屈桃桃了。”

  他們說的桃桃,便是種師道的幼女,芳名喚作種歸荑。

  種師道輕笑道:“為了一族興衰,族中多少男兒灑血疆場,都在所不惜。泉下有靈,父親之望,讓我赴湯蹈火尚且不辭,何惜一女乎?再說了,只要有我等在外,為少宰的強援,就算進了楊府,誰敢拿她做妾。”

  “古人說水至清則無魚,人無志興,最是可怕,絕不中交。我管楊霖所為,手毒心黑,私節有損,大義無虧,最重要的是,他年輕啊。”

  種師中點了點頭,深以為然,年紀如此輕是個大優勢,交好了他意味著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朝中都有個靠山。

  蔡京、曾布、梁師成之流,都已經是中年了,如今在朝中已經是旗鼓相當了。縱使還稍遜一籌,相信將來也能慢慢趕上。

  更重要的是,其他的勢力已經飽和了,他們未必會在意西軍這塊燙手的山芋。

  楊少宰的麾下,還缺少大把的附庸,據說就一個禮部員外郎,還是少宰親自提拔的。

  風打窗檐,深夜難眠。

  西軍渴望楊少宰的庇佑,楊少宰也渴望西軍的報效。

  自己白做了表情,到現在也沒人來做個表示,楊霖不禁有些羞惱。

  將門世家,西北屏障,怎地如此愚直。

  哎呦一聲,身下那處感覺到牙齒的剮蹭,楊霖往下一看,秦情情仰著花容月貌的俏臉,柔柔怯怯,一副犯了錯害怕的神情,嚇得眼睛都紅紅的,委屈地說道:“奴..沒做過,生疏的緊。”

  楊霖在肚子里嘆口氣,像情情這樣美貌的少女,換到自己的時代起碼有幾十個人打破頭在追。

  可在這里,出身寒門的美貌女子,最好的歸宿不過是進到大戶人家當個妾婢。若是嫁到寒門,她們的美貌帶來的往往不是幸運,而是災難。總之跟著自己是頂好的歸宿,楊霖自我開解道。

  如此一想,罪惡感盡消,楊霖拍著她的臉頰,笑道:“趁著老爺在外面,多練練,等回了汴梁,未必有你的份呢。”

  秦情情破涕為笑,紅著臉鉆到主人懷里,粉拳亂捶羞赧不已。

  楊霖的心思,卻早就飄到了窗子外面,西北是重要的一環,尤其是滅掉西夏之后,與西域、蒙古的通道打開,這里的位置更加重要。

  唉,他們要是再不來,老子也不揣著了,主動上門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