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唯一弱點

  連營十里,圓月高懸。

  征伐吐蕃的大軍首戰告捷,一舉擊潰了四部吐蕃聯軍,領兵大將姚古下令全軍歡慶,允許痛飲。

  一個空酒壇,骨碌骨碌滾到一旁,呼延通滿意地打了個酒嗝,看著神思不屬的韓世忠疑問道:“潑韓五,你尋思什么呢?”

  “俺在想,少宰所作所為,有時候光明磊落如同青天,有時候卻有些讓人...”

  呼延通哈哈一笑,道:“潑韓五,人人都說你外粗內細,照俺看來,原來是草包一個。楊少宰若是循規蹈矩,現在還是一個外放的小官,憑什么手刃朱勔、放糧橫山。反正俺不管別的,前幾天俺在興慶府看見了大哥,他說沒有楊少宰,俺爹就餓死在橫山了。管他娘是什么手段,救活俺爹的恩情可不是虛的。”

  韓世忠聳然一驚,忽然發現自己自詡精明,實則還不如這個憨貨看得通透。

  他哈哈一笑,道:“吐蕃人已經是驚弓之鳥,這些強悍的戰士,只是因為失去了自己的王,便如此不堪一擊。俗話說蛇無頭不行,現在看來果然是金玉良言。咱們西軍上下,自老種相公到你這劣貨,大小二十萬人,全都是無根浮萍,今后恐怕得靠少宰看覷。”

  呼延通罵罵咧咧,道:“扯什么閑話亂七八糟,照俺說還是再去討壺酒來實在,你現在是都指揮使,說話比俺有分量,快去找老杜在討一壇。”

  靜州城中,秦情情擰好濕布巾,溫柔的幫楊霖擦著手上臉上那些皂角泡泡,然后伏下身子,輕輕地為他洗腳。

  這些伺候的差事,她做的心甘情愿,雖然在百花樓她不用干這些,但是卻不如現在安心舒適。

  菟絲花雖美,總需傍著一棵大樹,能進這么年輕的使相府上做個侍妾,是秦情情想都不敢想的造化。

  楊霖閉著眼沉思,西北還有許多事要做,但是自己離京時間太久了。

  長時間遠離權力中樞,并不是一件穩妥的事,蔡京兄弟因為祖墳被刨,離開了區區一個月,自己就讓汴京變了天。

  自己離開已經兩個月有余,再加上回程時候沿途勢必會耽擱的半個月,三個月的時間對于現在根基不穩的自己來說,屬實有些冒險。

  感覺到腳上一涼,楊霖習慣性一伸,卻沒有熟悉的柔軟感覺,低頭一看只見秦情情目光詫異地躲避了開。

  楊霖頓時想到,這還是她第一次服侍,便笑著道:“挺直了不要動,這是咱們楊家的規矩。”

  秦情情紅著臉挺胸昂首,倒像是雄赳赳地接受檢閱一般,等楊霖擦干了腳才紅著臉起身倒水。

  興慶府中,明日便要班師趕往汴京,種師道的大帳內燈火通明。

  幾個西軍世家的家主,聚坐在一個火爐旁,爐中木炭燒的正旺,大帳內暖意洋洋。

  小種經略相公種師中,生性有些冷淡驕傲,雖然都是種家嫡系,人望就比老種差了許多。

  他面沉如水,低著頭說道:“夏賊滅了,西北大患已經不復存在,俗話說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朝中看不慣我們的大頭巾,大有人在,早在神宗時候,司馬相公便提出要收回西北世家兵權,讓我們到汴梁養老。如今去汴梁獻捷,難保不會有人舊事重提。”

  折可求嘿嘿一笑,并不回答,他們折家在唐初開始,就是府谷之主。想要他們老老實實交出兵權,根本不可能,他們可以效忠大宋,為大宋打仗,但是須得保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種師道左右環顧,笑道:“你們也不必太過緊張,西夏沒了還有吐蕃,吐蕃滅了還有蒙古,就算都掃清了,不是還有契丹這個勁敵。咱們西軍浴血百年,不是為了讓人卸磨殺驢。我遍觀朝中相公,唯有楊少宰與眾不同,沒有那些文人的酸腐自大。楊少宰狀元出身,官至使相,乃是文臣中的魁首,廟堂中一尊真神,俺們西軍要想存活,非要得他庇佑不可。”

  折可求點了點頭,道:“此話不假,俺曾親眼看見,楊少宰和一群軍漢圍著一口大鍋,鏟了雪進去煮肉吃,大宋開國這么些年,有幾個文官不輕視俺們武人。當年狄青如何?被韓琦的一個姬妾,妓女出身的下流東西,指著鼻子罵賊配軍,韓琦也只是和幕僚們放聲大笑,頗以為得趣。

  如今出了一個楊少宰,合該是俺們武人之福,說不定改變大宋朝堂的陋習,做到文武并濟,也落在此人身上。”

  種師中掩嘴道:“只是此人,風聞不好,士林中名聲極差。”

  種師道冷哼一聲,道:“他要是個士林推崇的,還輪到我們在此議論,不就和那些大頭巾一個德行。只是咱們現在托他庇佑,卻實在拿不出什么像樣的東西,能動得了他的心。

  他是天子近臣,狀元及第,年少多金,弱冠之年官至使相,官家面前第一紅人,會理睬我等么?

  只要能說動他,在官家面前進言一句,我等高枕無憂矣!”

  大宋重文輕武,已經到了骨子里,嚴重到這些頂天立地的宿將,都會極度不自信。

  這時候有一個文臣對他們稍微好點,便會讓這些軍漢傾心,可惜縱觀大宋,似乎一個也沒。

  這和當時的風氣有關,文官們入仕之前受到的教育,就注定了不會出現折節相交,禮下武將的士子。這就是楊霖,作為一個穿越者,最大的優勢。

  這時候,站在他們身后的小將種洌,欲言又止。

  終于,他還是上前一步,輕聲道:“伯父,據小侄觀察,此人吃得苦,不缺錢,位高權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唯有一點或可利用。”

  “哦?什么?”眾人一起問道。

  “他在陜西官道,趟風冒雪,縱馬趕路,凍得涕淚橫流人棍一樣,下不得馬讓手下抱下來。如此困乏,尚不忘差手下心腹,到城中尋找美女,足見其好色。”

  種師道輕輕地敲打著桌面,道:“我等西軍前程,許是要系在此事上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