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抵達西北

  陜西的官道上,漫天的飛雪,鵝絨般的雪花片片落下。

  馬車內,一個小火爐,烘烤出陣陣暖流。

  楊霖只穿一襲白色小衣,赤著日漸結實的胸膛、光著一雙腳,踩著車內鋪設的柔軟波斯地毯,正在看一張新傳來的戰報。

  西夏的戰報不斷傳來,這個王國已經因為皇帝的投降而四分五裂,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去逐一擊破,恩威并施,收攏一部分,打壓另一部分,讓這個尚武好戰的黨項族為大宋所用。

  占據西夏的同時,也意味著大宋要在西北直面蒙古和契丹,再沒有半點緩沖。

  越往北越窮,越窮的越狠,越狠就越要打。往后的日子,并不太平。

  楊霖掀開車簾,問道:“似這般慢慢騰騰,幾時能到橫山。”

  一身裘皮甲,騎在馬上的呂望一夾馬腹,靠近車窗,笑道:“北地天寒,趟風冒雪,道路難行,若是雪勢不減,恐怕要走一個月的腳程。”

  “一個月?”楊霖一摔車簾,穿好玄狐皮裘,走出豪奢的馬車,道:“棄了所有行裝,只帶公文印璽,快馬加鞭。沿途見到官署便進去歇腳吃飯,給本官牽一匹馬來。”

  呂望笑了一聲,解下一個酒壺扔了過來,楊霖伸手接住。

  趟風冒雪縱馬趕路,若沒有個酒溫溫身子,饒是現在的楊霖也有些吃不消。

  一行人縱馬向前,萬歲營的漢子早先販鹽,習慣了在各種艱苦的環境中趕路,這點雪還不算什么,唯獨楊霖被寒氣灌得有些頭暈。

  延安府,伏龍山。

  到了黃昏時分,暮色四合,一匹匹棗紅色的健馬出現在城外,馬蹄踏破厚厚的積雪。

  馬背上的漢子們背著一張鐵脊雕弓,頭上戴著象征親兵的貂帽,臂上戴著一只山岳的標記。

  楊霖握著韁繩的手掌又冷又疼,拇指套著一只碧玉扳指,抬眼一看到城墻便揚起手,后面隊伍立刻停下。

  從城內出來幾個騎士,又高又大,一個漢子挺起胸,沉聲道:“前面是哪個營的兄弟,報上名來!”

  陸謙搓著手,道:“萬歲營,后面是少宰楊霖,快去通知州府官吏迎接。”

  軍漢嚇了一跳,趕緊回馬入城,大開城門迎接眾人進城。

  這里是延安府,西軍的窩子,沒有人會懷疑有人到這騙吃騙喝。

  沿途早就收到朝廷的訊息,當朝少宰近期來西北督戰,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延安府種家留守的種洌乃是種師道的侄子,帶著大小官員慌忙出來迎接,此時的楊少宰凍得跟孫子一樣,渾身發抖。

  “楊少宰,哪個是楊少宰,下官綏德軍防御使種洌拜見少宰。”

  “種...種...將軍,進...進...”

  呂望笑著道:“種將軍,少宰的意思是進城再說。”

  “對..對。”楊霖抹了一把臉上的雪沫子,凍得耳朵后面生疼。

  陸謙哈哈一笑,下馬伸手把楊霖從馬背上抱了下來,撣掉了他身上的積雪。

  延安府的諸將和官吏,都有些刮目相看,傳聞楊少宰富商出身,生活豪奢,動輒就是奴仆如云。

  沒想到為了西北軍情,竟然也吃得了這種苦,西北苦寒之地,可不是汴梁那種大頭巾文官能受得了的。

  到了種府,種洌先是安排下人帶著他們去凈面更衣,然后吩咐府上準備酒菜。

  種家想的周到,早有人燒好熱水,燉好姜湯,給這些趟風冒雪趕來的人馬取暖。

  楊霖舒舒服服地跑了個熱水澡,喝了一碗姜湯,這才緩過勁來。然后換了一身得體的衣服,是種府差人送來的,竟然正好合身,這才來到大堂。

  眾人紛紛起身,再看時楊少宰臉龐紅撲撲的,俊朗飄逸,自有一股上位者氣度,這才是一朝使相的風范,就是著實年輕了一些。

  “諸位,西北大捷,我朝天兵攻克興慶府,這是立國以來少有的大捷。除了圣主在位庇佑之外,全賴諸位血戰之功,此次本官前來就是調動秦隴所有兵馬,趁勢而上一舉殲滅西夏,將這塊故土收歸我大宋所有。

  你們都是軍中宿將,此番更是要不辭辛勞,行百里者半九十,西夏為禍百年,機會來了我們就要鏟除它,切莫等到死灰復燃,那時可就追悔莫及了。”

  眾人點頭稱是,楊霖四下張望一眼,并沒有什么頑劣分子,心中暗暗點頭。

  他卻不知,現在楊少宰一肩抗下“戰敗”罪名的事,早就傳開了。

  軍中無不欽服,大宋開國這么多年,幾個文臣愿意替武將擔罪責。更別說是這種級別的高官了,要知道朝中那些相公,哪一個不是人精,趨利避害比誰都溜。

  傳言楊少宰是最油滑的一個,沒想到關鍵時刻能挺身而出,才最讓人敬佩。

  種洌見他訓完了話,笑道:“少宰,后堂已經備好了酒菜,是否開宴?”

  “開,餐風露宿了這么久,終于可以好好吃一頓了,本官在延安府休息三天,這三天你們把西北所有能動的兵馬調到橫山,我們去接收西夏。”

  華燈初上,烏云掩月。

  楊霖本打算宿在種家,呂望附耳說了幾句,酒酣耳熱的楊霖便起身告辭。

  原來種師道征戰一生,兒子全都戰死了,只留下一個孫子還在西夏隨軍征戰。

  如今種府全是女眷,他是朝廷大員,宿在這里須得堤防風言風語。

  種洌是小種相公種師中的兒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抱拳道:“如此,末將為少宰安排住處。”

  楊霖笑著擺了擺手,道:“速去調動兵馬,本官只給你三天,三天之后即可出發,軍令若是違背了,可別怪本官不顧今日同桌飲酒的情誼。”

  種洌干笑兩聲,轉身離開,暗想如此冒著夜色也要派人去傳令了。

  走在去延安府官署的路上,楊霖嘆道:“都說西軍苦,不來一趟誰能想到,老種經略相公乃是世家宿將,一門竟然也能廝殺到絕后,更別提一般的軍漢了。若不是此番滅了西夏,恐怕這種局面還要持續下去。”

  呂望深以為然,點頭道:“西北戰事之烈,古來少見。”

  楊霖背著雙手,一臉的憂國憂民道:“這一回要徹底收服西北諸族,為我所用,任重而道遠啊。”

  “萬事開頭難,只要有了頭緒,做起來便順手許多,少宰準備從何下手?”

  楊霖點了點頭,道:“首先嘛,你先去城中尋幾個清倌人,沒有梳瓏的,陪我睡覺。”

  回頭一看,呂望愣在原地,顯然是沒回過味來。前一秒還憂國憂民,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讓這個鹽販子出身的江湖大豪都有些蒙圈。

  楊霖怒其不爭,罵道:“不會休息的人,如何能更好的統籌調度,調度不好,如何對得起朝廷、對得起陛下、對得起蒼生百姓,這鳥地方天寒地凍,找幾個人暖床有錯么?”

  呂望訕訕地道:“沒有,沒有,少宰哪里有錯,是屬下思慮不周,不知少宰有什么要求。”

  楊霖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輕聲道:“本官又不是色胚,哪有什么要求,無非就是身價最高的,大的,年紀最好是豆蔻,個子瘦削苗條,隨隨便便找三四個就夠了。去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