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來扛

  童貫此時,就像是入了魔的賭徒,指揮著眾人把西夏皇宮團團圍住。

  宋軍捉了幾個城中的西夏百姓,讓他們進去報信,只要李乾順出來投降,大宋愿意和他談判。

  李乾順不是趙佶,怒殺了幾個傳信的本國百姓,將皇宮的所有大門全都堵死。

  他的精兵都在外面,勤王的夏軍很快就就會把興慶府圍住,他只要守住了皇宮還有機會。

  種師道神色復雜,到了這個地步,局勢已經明朗起來,控制住興慶府,等待大宋兵馬源源不斷開進來,西夏亡國在即。

  西北多少豪杰,歷經百年苦心經營、浴血廝殺、忘我犧牲,到最后讓一個閹宦撿了天大的功勞。

  而且這個太監,差點把所有西軍將士,坑死在這冰天雪地的西夏。

  西軍諸部,畢竟是突然回馬,撲至興慶府的時候,已經體力消耗巨大。

  大家在城中血戰了一天,這消耗同樣輕不了。到了現在,當真是疲累若死。身上能輕裝的東西都輕裝了,就連甲士。也只剩下了頭盔和胸甲,護臂護腿甲葉,全部拋棄。

  二十萬大軍配合幾十萬的民壯,開始控制搜索興慶府,城中到處都是零星的戰斗。

  大軍團團圍住西夏皇宮,倒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準備修整好了就開始攻打最后的堡壘。

  現在就怕城中還有大股夏兵,軍紀極差的西軍在興慶府大肆搜查,也造下不少的殺孽。

  諸路宣帥出奇地一致,全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兵將搶掠。這里的每一個富戶,手里的錢,都沾染著秦隴漢人的血。

  百年爭戰,百年宿仇,西北漢兒鮮有活過三十五的,寡婦結村而居,已經一百年了。

  這里可是西夏國都,每一個看上去毫無威脅的百姓,都有可能給你一刀。

  堵死所有城門休息了三天,二十萬大軍守城,外面的勤王夏兵也不敢貿然攻城,關鍵他們還不知道皇帝的處境。

  漸漸地宋軍開始約束手下,百姓也漸漸撲滅自家附近的火,這座城在爆發之前安靜的嚇人。

  西軍的戰報終于傳來,延遲之下,驛卒入汴梁,傳來一道噩耗。

  吐蕃人臨陣反戈,大宋兵馬潰敗十里,伐夏之戰從同到尾是西夏的陰謀。

  如今大宋賴以為西北屏障的西軍,已經全部陷在無邊的包圍伏擊中,不知道能逃回幾個來。

  這一天,東西兩府無數的官員黯然神傷,汴梁城再次籠罩在一片陰云下,空氣中都是惶恐味道。

  西軍若是都歿了,誰來守衛這無邊的富麗堂皇,誰來抵擋狠戾嗜血的異族屠夫。

  皇城入門東去街北廊乃樞密院,次中書省,次都堂,宰相朝退治事于此。

  堂內,樞密院和中書省官員,朝中品階夠得上紫金官服的,幾乎全都在此。

  蔡京臉色陰沉,沉默不語,曾布面帶悲憤,眉宇間也懷著憂色。

  梁師成開口道:“西北戰局糜爛,諸位都是國家重臣,此事該如何報于陛下,你們倒是說話啊。”

  誰肯說話?誰敢說話?這彌天大禍沾著就是個貶官的命,躲還來不及呢。

  楊霖神色蕭索,未成想費盡心機,換來這么一個下場。

  自己上躥下跳,難道只是讓大宋提前滅亡,浩劫提前到來么?

  哀莫大于心死,再看堂中,都是大宋廟堂至高的大員,他們此刻還在想辦法欺哄皇帝,保全富貴...

  砰地一聲,楊霖拍案而起,眾人的眼光刷的一下朝他望來。

  長舒了一口氣,吐出胸中渾濁,楊霖沉聲道:“被整個大宋寄予厚望的伐夏之戰,眼看是敗北了,雍熙北伐的舊事將要重演。先輩曾經告誡我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可恨我等后人冥頑不靈,強要和吐蕃賊人結盟。

  此等大事,豈能欺哄陛下,眼下的當務之急,是調動河北禁軍,阻止夏兵長驅直入。然后交好契丹,避免遼國趁機南下,讓他們居中調停,我楊霖愿為朝廷出使上京,親自去遼廷求和。

  這么大的事,非要找個人抗,便讓我楊霖來吧。只要諸位相公、殿帥,能夠齊心,本官這就進宮面圣。”

  終于有人出來頂罪了,眾人雖然驚詫主動出來的是一向油滑的少宰楊霖,但還是長舒了口氣。

  “楊少宰國之大臣,不愧狀元,放心去吧,我等定然將損失降到最低。”說話的是梁師成,此時也就他敢說話。

  蔡京的臉上看不出一點神色,抹著眼皮沉默不言,王黼等人則稍微有些興奮。

  曾布冷哼一聲,想要站起身來,卻感覺屁股比山還沉。

  自詡清流如何?陽光猛烈,萬物顯形,滿殿的大臣,幾個不是結黨謀私,自私自利,權力的奴隸而已。

  不少品階稍低的大臣動容落淚,他們也想出頭,可是他們的官職和地位,不足以擔下這個罪責。

  楊霖一甩袖子,背著手出了都堂,許多官員自發起身,目送他出大堂。

  大宋的皇城內宰相辦公的都堂和皇帝居住的禁中相隔極近,不一會就到了御花園。

  宮娥太監不明就里,嬉笑著帶著他來到御花園,趙佶這孫子還在畫畫。

  趙佶看著面色蒼白的楊霖,也下了一跳,剛要開口,楊霖突然抱拳,單膝跪地。

  “陛下,臣有罪,西軍敗了。”

  簡單明了,沒有絲毫的修飾、推諉,無情現實就砸到了風流天子的頭上。

  趙佶手里的畫筆落地,愣在原地,呢喃道:“怎會如此?”

  楊霖大聲道:“此次伐夏,是臣一人策劃,與他人無關。罪臣謀事不足,而有此敗,甘愿受罰。伏愿陛下與諸位大臣,戮力同心,精誠團結,調動全國兵馬,拯救西北糜爛的戰局,保全中原國土。

  罪臣愿效犬馬之力,出使契丹,求得遼人調停。宋遼合盟幾十年,遼人不愿見大宋滅夏,同樣也不會希望看到西夏做大。我大宋精兵損失慘重,無謂再做更大犧牲,請遼人出馬是最好的辦法。

  愿陛下恕臣死罪,賜臣節鉞,讓罪臣再為大宋盡力一次,雖死無憾。”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