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章

  魚兒躍起千斤重,一口咬掉魚餌,順便把釣魚的人給吃了。

  誠如韓世忠所言,西夏精兵埋伏在沿途,等著全殲這支潰兵,興慶府守備空虛。

  誰知道,哀兵奮起彌天之勇,一舉攻占了西夏都城。

  直到此刻,童貫等一眾將領,仿佛在夢里一般不真實。

  老東西陰差陽錯,竟然立下這等奇功,興慶府內亂作一團,李乾順剛剛回宮,正準備慶祝一番,就聽到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

  本來在堡壘戰術下,西夏不斷損兵折將,疆土一天天萎縮,滅亡只是時間問題。

  歷史上,若不是金人南下,西軍被迫勤王回師東京開封,讓他們喘了口氣,西夏早就亡了。

  為了避免王國覆滅,李乾順使出這一招毒計,若是讓他成了,西夏可再次崛起。

  現在擊退了大宋,他已經可以預見宋軍在奔逃的路上,不停被伏擊戰死的場面了,這種時候怎么興慶府傳來了亂聲?

  宋軍不下二十萬廝殺漢,還有農夫不計其數,挑著擔子扛著鐵鍬甚至有的摸起菜刀,全部跟著大部隊往前沖。

  城中守備空虛,大部分兵馬還在外圍,收拾“土豪”宋軍敗逃時丟下的物資。

  踩著堆積一地的尸體,宋軍潮水般涌向興慶府,這里是百年征戰從未停止的西夏都城,設施健全物資充盈,就這么窩窩囊囊地被宋人沖了進來。

  大軍進了興慶府,李乾順仍有機會反盤,他馬上組織城內守軍,和西夏豪門的私兵,節節抵抗,等著大軍回防。

  此時,原本是一個宋軍的大的隱患,這時候卻起了正作用。

  宋軍中派系林立,本來是兵家大忌,但是此時卻無比順手。

  種家軍、折家軍、楊家軍、童貫的勝捷軍....大家各司其職,有熟悉的將官指揮,和大宋其他禁軍兵不知將,將不知兵不同,西軍里最是講究派系,很多人都是幾輩人為一家效力。

  比如折家軍,從五代開始,府州的男兒就為折家征戰至此,折家統治府州的時間比大宋立國的時間還長。

  如此混亂的局勢,各家將領指揮著各自兵馬,發揮出的戰力暴增。

  西軍戰力強,但是軍紀差...巧的是,軍紀差到了這個時候,也成了優勢。

  他們見人就砍,震懾了興慶府內蠢蠢欲動的百姓,夏人大門緊閉不敢出門,給宋人騰出了足夠的空間入城。

  宋軍入城之后,種師道一聲令下,西軍輕車熟路地殺奔各個城墻,先把大門關了,便可以關門打狗。

  此時還有吐蕃圍住的北門無人攻打,夏兵護著西夏皇室和大臣往北門逃去,城北的西夏百姓也紛紛舍家撇業地逃亡。

  興慶府八門,至少有一半在熊熊燃燒,城內更是煙柱沖天而起。

  大將劉延慶渾身浴血,帶著手下兵馬放起火來,煙熏火燎之下,城中軍民哭喊聲仍然隨著風聲而來,濃煙籠罩四野。

  種師中率領宋軍大隊,滿身煙塵血腥,殺奔北門城樓。

  只見樓下無數的人群匯集成人流,從北門逃命,在這些人身后,有一群西夏宮廷侍衛,舉刀劈砍本國子民想要為身后的馬車殺出一條血路。

  劉延慶放完火,上到城樓,指著人群中的侍衛道:“種經略,此必為夏賊皇室,放他們出去后患無窮!”

  種師中默然點頭,但是人流擁擠之下,休想殺進去活捉他們。

  尋常弓箭又怕被侍衛拼死護住,讓他們逃了,此時大門根本無法關閉。

  城樓上的宋軍將士干瞪著眼,眼看侍衛們將要殺出城去,他們連下樓都不能,人群讓他們寸步難移。

  城樓上的夏兵已經被殺干凈,宋兵拾起他們的弓箭朝下射,慌亂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射倒踩踏而死。

  劉延慶嗨呀一聲,道:“跑了夏賊皇帝,整個西夏的兵馬都來圍城,我等死無葬身之地也。”千鈞之際,劉延慶一轉頭,城樓上堆放著無數的滾石檑木,為守城準備的。

  “用滾石堵住城門!”

  本來是要守城的利器,全都一股腦砸向城下,砸的無數的血肉橫飛,尸體和石頭還有帶刺的檑木,將城門生生堵死。

  最后石頭扔完了,宋軍開始扔夏兵的尸體,將北門外堆砌了一座石尸混搭的小山,城門被徹底堵死。

  滾燙的油從守城器械里澆下,這些本來用作防守宋軍的利器,全部成了夏人的噩夢。

  最后劉延慶一把火點燃了這座血腥的“小山”,城中的侍衛們頓時傻了眼,護著中間的達官顯貴,往皇宮殺回去。

  城下哀嚎不斷,種家軍人人臉上呲牙咧嘴,射的虎口崩裂還在搭弓。

  西夏的弩箭臺,此時成了收割他們性命的無雙利器。

  腥臭、濃煙、哀嚎,沒有一個人停下來,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拼殺,若是稍有遲疑,西北的漢兒如何不知道黨項人有多殘虐。

  退回皇宮之后,望著殘兵敗將和惶惶不可終日的大臣、宮娥、太監,西夏皇帝李乾順其實也已經疲憊到了極點,他扶著剛剛嫁過來的契丹公主耶律南仙,腰背越挺得筆直,冷冷地道:“宋人襲破興京,以為我們大夏就完了?他們卻不知道,只要有一個黨項男兒在,這大夏就不會滅亡!宋人無能軟弱,勤王大軍旦夕即到,我們還有幾十萬的精兵猛將,只要守住皇宮,兩面合圍宋人,定叫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皇帝的大聲呼喊,西夏將士忍不住氣滿胸膛,齊齊應和一聲,聲震四野。如果說原來還有什么人要逃離興慶府,這個時候也己經再無選擇了。

  西城外,大宋的民夫們匆匆往城內跑去,他們若是留在了城外,面對瘋了一般勤王的夏軍,下場可想而知。

  一個肥胖矮小的廚子,舉著菜刀揮汗如雨,他們伙頭營早就躥進了城,就剩下他身子虛,還在后面。

  此時一個騎兵飛奔而來,催促眾人趕緊進城,見了他不禁罵道:“直娘賊,短命的潑漢子,什么時候了,你還背著一身鍋碗干鳥!你耳里塞了鳥毛,沒聽到軍令說丟了所有東西跑?要是想死的話,爺爺給你一刀便是。”

  胖子被罵,諾諾不敢還嘴,憨笑著把行囊一丟,正好砸在一個倒地的漢子身上。

  渾身血污的漢子受傷不重,主要是脫力疲憊至極,一下疼的醒了過來。

  倒地的血人醒來,張嘴便罵:“入他娘的哪個狗賊,疼煞你親爺爺了。”

  馬上騎士居高看得分明,雙眼一瞪,道:“潑韓五!恁的如此命大,渾身冒血也能活,莫不是閻王那里不收賭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