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唯戰與死

  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童貫的心里此刻早就亂成了一團,沒有絲毫的條理。

  韓世忠的話,給了他最后一口氣,強撐著安撫制置使的威勢,拍案道:“國家興衰,在此一戰,言退者斬。”

  種師道閉目沉思,暗道此時撤兵,沿途必定都是精兵埋伏,百年廝殺練就的精兵十個里活兩三個也屬不易。

  直如此,便是逃回去,又有甚用處。眼前的小將所言,大有道理,慚愧,掌兵一生,心慌意亂之下不想竟不如一個小將看得通透...也罷,死太監把我西軍害到這步田地,好好的局勢只剩下這一絲生機。就陪他賭一把吧,贏了彪炳千秋,輸了不入宗祠!

  虎目睜開,所有人都看著他,種師道環顧滿帳,剛烈決然地道:“既至絕境,當置之死地而后生,夏賊猙獰面目已露,此番使了毒計是要趕盡殺絕。今日之事,唯戰與死!”

  種師道年近花甲,竟有如此血氣之勇,俺們寧不如一個六旬老漢哉?他在西軍中的地位如同磐石,一言既出帳中無不喑服。

  猛將楊可世站出一步,擰了擰護腕,道:“末將愿為先鋒,反沖興慶府。”

  韓世忠也站了出來,此時身至絕境,他才發現自己的亢奮,直感覺渾身的血液都燃燒了起來:“算俺一個!”

  楊可世久負盛名,雄壯剽悍,是咬釘嚼鐵的漢子,沒想到竟然還一個名聲不顯的,也敢站出來再任先鋒。

  這一去,別人的生死不知道輸贏無法論斷,可是就算打贏了,先鋒部隊十中七八也要隕落城下。

  童貫的聲音陡然高了八度,尖細之下才顯出一點太監的嗓音來,紅著臉道:“若能僥幸得勝,某家定不吝惜封賞。”

  夏兵一擊得手,興慶府的城墻上,百官無不落淚相慶。

  這些年他們被宋軍逼得太慘了,步步蠶食咬在他們身上,啃食血肉卻沒有辦法還擊。

  大宋有錢,蓋得起城寨堡壘,就算是蠶食的再慢,一百年的時間也夠疼了。

  李乾順雙腿顫栗,手心冒汗,暈眩感襲來差點沒站住腳跟。

  他在心中暗暗起誓,要將今日作為西夏的一個重要節日,年年慶賀!

  自己的精兵強將都已經安排好了,早早埋伏在宋軍回去的道路上,勢必要把這支西軍全殲在此。

  一旦西軍全覆沒于此,大宋的秦隴一帶將門戶大開,自己帶著吐蕃人重演當年五胡亂華景象也不足為奇。

  這大宋的漢人,占據著世間最繁華富麗的中原,已經這么久了,是時候輪到我們黨項人去享受一番了。

  他還在做著春秋大夢,不遠處的東南方向地平線上煙塵騰起,先是一縷黑線,然后迅速向前推進,煙塵滾滾如同一條張牙舞爪擇人而噬的黃龍,風馳電掣一般飛卷而來。

  追擊的夏軍本來都已經在富裕的宋軍舊寨里收繳戰利品了,這次的西軍出奇的肥,逃走時營中的物資全都來不及帶。

  他們的任務,就是配合吐蕃人在城下擊潰宋軍,他們已經做到了。

  至于后續的,按照事先的安排,應該由沿途的精兵去伏擊殲滅這些敗軍。

  西夏的初春天寒地凍,興慶府外的草原是騎兵的獵場,黨項勇士定能如當年契丹追趙光義一樣,一路狂追把宋軍全部斬殺干凈。

  馬蹄的震動聲傳來,夏軍茫然抬頭,卻發現早就被擊退的宋軍竟然無視整條戰線的包圍圈,重新殺了回來。

  夏將拓跋察哥,騎在馬上觀瞧,來的不過幾千個騎兵,隨即冷笑一聲道:“這些宋人得了失心瘋,竟然主動回來送死,上馬,給我殺光他們!”

  楊可世狀如瘋魔,他手下的兵有樣學樣,嚎叫著沖殺過來。

  拓跋察哥微一愣神,道:“倒是群好漢子,可惜生錯了地方,白白送死有甚強處。”

  韓世忠腦中清明,反應迅速,眼疾手快,手上好似有無窮的氣力,渾身的勁兒都被調動了起來,提槍掄刺,所過之處波分浪裂,人仰馬翻。

  單論武藝,竟比正常時候強出幾倍不止。

  夏軍迅速反應過來,扔掉撿的戰利品,拿起武器迎敵。

  城頭的西夏弩箭不停地射下箭雨,城中慢慢有兵馬出戰,一點拉上吊橋死守的打算也不曾有,畢竟只有這點騎兵,只有傻子才覺得興慶府會有危險。

  韓世忠的槍頭已經斷了,不知道插在了那個倒霉的西夏小兵的身子里,拔出萬歲營上好的腰刀,刀口沉重而鋒利,繼續劈砍。

  突然一支強弩射穿了他的肩膀,韓世忠躲閃不及,又被一個小兵帶下馬來,馬上的西夏騎兵大喜,趕緊補刀要劈死這個殺瘋了的宋將,舉刀就砍。

  韓世忠怒吼一聲,將刀橫在身前護住頭頸,硬硬的受了一刀,鉆到了馬腹下,一刀戳破了馬腹。揚啼哀鳴的時候,小兵墜地被韓世忠一刀剁掉了腦袋。

  馬血腥膻溫熱,再加上奔跑久了,更加的燙人,倒在血里的韓世忠,眼前被紅色的馬血迷了眼,強睜開往后一看,身邊人已經戰死的差不多了。

  他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干,一頭悶倒在粘濕腥膻的地上,到處都是熱血流出在寒冷中冒著的白氣。

  眼睛盍上的最后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幻覺,他仿佛看到了宋軍的旌旗。

  終于,大宋的主力趕到了,殺紅了眼的夏軍這才發現,原來不是小股的宋軍回來送死,而是他們全都殺回來了。

  后面的吐蕃人,甚至還在宋軍的舊寨里搶奪戰利品,根本沒把這小股送死的悲壯騎兵放在眼里。

  夏將們也只是慨嘆了幾聲這些人的勇敢,卻沒有一個人想過,他們是不是陷陣的死士先鋒。

  等到大部隊殺到,他們才驚慌地迎擊,卻發現這支宋軍不要命一般地涌向興慶府。

  城門口全是人,有西夏人也有吐蕃人,想要關門難如登天。

  一個太監統帥,方寸大亂下的任性一擊,竟然破解了這個死局。

  興慶府,門戶大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