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戰云密布,將星閃耀

  西北苦寒之地,此時此刻,天氣已經極寒。

  天空飄著碎粉也似的小雪,橫山一帶的山谷間,還有大群民夫,在這緊張趕工,制作攻城器械。

  西軍全民皆兵,甚至有不少的半大孩子漫山遍野地來回奔走,做一些小工的活計,給父兄們即將到來的決戰出一把力。

  漫天的雪花紛飛當中,遠遠看見一隊人馬,正沿著逶迤的山路向山頭堡寨處而上。

  這些軍漢都是些雄壯矯捷的漢子,穿著厚厚的胖襖戴著白色的貂帽。這般天氣下仍然顯得精神十足,走在山道上也個個步履有力。

  再看著他們腰間佩刀佩劍的把手上纏著的那些似乎染透了血跡的細繩包布,就知道這些穿著大宋制式軍中胖襖,卻戴著極其拉風的白色貂帽的軍漢們,都是從死人堆里面滾出來的廝殺漢子。

  為首的一個渾身兵刃盔甲,都比同袍新上不少,正是從萬歲營挑選過的韓世忠。

  潑韓五韓世忠獨闖清溪山,活捉反賊方臘一戰成名,回到西軍之后又蒙童貫提拔,現在已經是勝捷軍的一路指揮使。

  童貫得了楊霖的書信,教他好生提攜這個軍漢,漫說楊霖是他的故交,就憑他現在的身份權勢,童貫也樂得給楊霖賣一個人情。

  呼了一口白氣,韓世忠回頭跟自己的親兵們笑道:“恁娘賊天氣,活像是要把熱乎乎的漢子,凍成立冰塊。此番打完了夏賊,俺定要在興慶府那西夏的皇宮里,覓幾個夏賊的貴婦暖暖身子。”

  已經習慣了葷素不忌的韓指揮使和自己打成一片的軍漢們,說話少一些顧忌,這個時侯都哄笑:“韓將主在上有少宰撐腰扶持,自然是百無禁忌。俺們這些鳥漢子沒個好爹,唯一所長就是能吃苦能廝殺,又遇不著個不貪下功的楊少宰。要是敢在興慶府胡搞,還不被閹了進宮伺候趙官家。”

  “閉上你的鳥嘴,說話恁的粗鄙無禮,小心給老子招災惹禍。”此地已經靠近童貫的大帳,韓世忠面粗心細,生怕這些人調笑閹宦的話傳到童貫那里,自己就等著穿小鞋吧。好不容易碰到一個貴人扶持,韓世忠可不想因此斷了自己的前程。

  罵完之后,韓世忠自己先笑了起來,藏不住臉上的興奮道:“此番看這般模樣,定是場大戰,合該是俺們大好的廝殺漢揚名立萬,搏一個名爵的日子。”

  韓世忠雖然參軍不久,但是已經是久經廝殺的老兵了,筋骨如鐵,目光銳利,有些人一旦到了戰場,就再難掩蓋他的光芒。

  風云際會,貴人扶持,取功名如探囊取物。悠悠千年,似此等名將又有幾人。

  周遭都是他的心腹,但是畢竟是在大營之中,韓世忠也不敢過多耽擱,帶著人前去拜見那統帥西軍各路豪杰的閹宦宣帥。

  勝捷軍是童貫主力,也是最忠心于他的一路兵馬,在這次伐夏最后一戰中,勢必充當重要角色。

  掀開帳門,童貫正和王厚盯著一張牛皮紙做的地圖,帳內爐火燒得正旺,韓世忠進來之后一陣暖意繞身說不出的舒服:“末將韓世忠,見過童帥、王帥!”

  童貫頭也不抬,伸手一招,韓世忠趕緊上前,只見童貫指著地圖山一角道:“潑韓五,此地是興慶府東郊一個山坳,據探馬回報藏了十萬撞令郎。夏賊慣用此伎倆,若是倉促間放出,我軍難以快速攻城,則喪失奇襲之意義。”

  所謂的撞令郎,就是西夏的炮灰軍團,西夏國的主體民族黨項人人口比較少,所以經常吸收別的族或者是漢族士兵加入西夏軍。

  撞令郎一般由漢族士兵組成,主要負責沖鋒陷陣當“炮灰”相當于炮灰的代名詞。這個撞令郎部隊,其來源是在被俘擄的漢人中挑選勇敢善戰者組成軍隊,讓他們在前面沖鋒陷陣,這樣可以減少黨項軍隊的傷亡。

  這些人都是漢兒備受猜忌,往往是手無寸鐵,衣衫襤褸,垂頭喪氣,卻要頂在最前面充當肉盾。

  “有什么主意,能把他們擋在戰場之外。”童貫沉聲道,看來他為這事已經發愁了不是一兩天了。

  韓世忠凝眸觀瞧,地圖上的山川地勢全都如同實物般出現在他的腦子里,想了片刻他抱拳道:“童帥,此地低洼,道路難行,根本無法調動軍隊如臂指使。若是我們先佯攻,以輕騎兵吸引夏賊放出撞令郎,他們便再難控制這群散兵。到時候我們主力再從其他三面圍攻。”

  童貫一聽,這個難度有點大,但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難就難在這個充當佯攻的部隊,必須有嚴明的軍紀,被主將約束,才能把他們引到最合適的位置。

  童貫嘆了口氣,罵道:“直娘賊的李元昊,果然是千古罕見的卑劣無恥的野蠻人,這種主意都被他想了出來,作踐俺們大好的漢兒。若是有撞令郎在外圍,所有奇襲都將喪失效果,你說的或許是唯一辦法,就是這個佯攻的人選...”

  韓世忠抱拳道:“若蒙童帥信任,末將愿意一試。”

  左思右想,西軍中那些驕兵悍將,未必愿意來干這個臟活累活,也只有韓世忠這個從底層摸爬滾打起來的軍漢,才會拼死來追這等戰功。

  畢竟說是佯攻,人馬肯定不足,若是有夏軍出動,對于攻城的宋軍來說是好事,對于佯攻的就是災難了。

  西夏騎兵如云,一旦纏斗起來,根本就逃不掉。

  “你回去盡情挑選人馬,若是這番功成,某家給你記一大功!”

  韓世忠嘿嘿一笑,拍了自己胸脯一記:“童帥放心便是,俺不知道殺了多少的夏賊,他們卻傷不到俺的性命,他們的箭生了眼睛,避著俺走哩。各位宣帥安心領兵攻城就是,佯攻的事情,交給俺韓五便罷!”

  “童帥,俺們什么時候發兵?”

  童貫抬起頭來,道:“等到吐蕃人集結完畢,這群吐蕃人在唐末便失去了他們的王,從此強橫無比的吐蕃徹底淪為任人宰割的魚肉,至此已歷百年。這一回他們四個首領與我軍結盟,不知道何時能夠集結完部落的勇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