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運籌帷幄,千里之外

  昭德坊,楊府。

  書房內燈火通明,楊霖身著白底燕服,端詳著眼前紅漆大木箱內成堆的珠寶,輕笑道:“張翰林,何故如此厚我?”

  翰林學士張商英欠了欠身子,笑道:“區區薄禮,還請少宰笑納。”

  楊霖不缺錢,但是張商英這樣的人物前來認門,他還是很開心的。

  時人評論張商英,長身偉然,姿采如峙玉,負氣俶儻,豪視一世。

  楊霖輕輕叩了下桌子,外面進來兩個護衛,將裝著珠寶的衣箱抬下,楊霖抬手請他就座,道:“本官不白收人禮,有什么事就說吧。”

  張商英苦著臉道:“少宰,下官如今在朝中的日子不好過,劉正夫鄭居中整日里尋下官的麻煩,原本想著忍一時也就罷了,可是最近劉正夫那老匹夫攀附王黼之后,聲勢正盛。少宰也知下官與他之間的齟齬,若是被他尋到了錯處,下官怕是官位不保啊。不如早日出京,躲個清靜。”

  劉正夫時工部尚書,鄭居中和張商英一樣,都是翰林學士。

  這幾個人的恩怨,無非還是新黨舊黨那點事,本來他們都是一力扶持蔡京為相,彼此間的關系緩和不少。

  但是現在蔡京當了宰相,不怎么照拂這些曾經幫助他的人了,鄭居中、劉正夫又攀上了梁師成那大閹宦,便回過頭來整治張商英。

  楊霖心中暗喜,蔡京的攤子鋪得太大,終于有照顧不到的,知道來投奔自己了。

  楊霖聞言不動聲色,輕輕轉動手上的碧玉戒指,緩聲道:“王黼有甚能為,諂媚梁師成而已,何至于把張翰林逼出汴梁。”

  張商英站起躬身施了一禮,道:“還請少宰體念下官難處,免叫小人得逞。”

  楊霖呵呵一笑,道:“鄭居中本無什么功勞于朝廷,不過是攀附鄭貴妃,冒充外戚騙的陛下寵信。那鄭貴妃出身寒門,與鄭居中這等高門本無半分關系,也是貪圖鄭家勢力,便冒認了此門親戚。這等腌臜事,可謂是整個開封府都清楚,瞞著陛下一人,簡直是荒唐可笑。

  張翰林若是肯同本官一道,整飭奸邪,一肅朝綱,何懼他區區鄭居中。”

  張商英大喜,他怎么可能想出京,不過是一種賣慘的手段罷了。

  這大宋的官員,無不削減了腦袋往汴梁鉆,誰肯去外面的窮鄉僻壤任職。

  便是繁華的兩浙路,與汴梁相比,也不在一個檔次。

  他被鄭居中和劉正夫逼得沒有辦法,想到對面的兩個人的后臺是梁師成和王黼,舉朝之內只有少宰楊霖敢和隱相梁師成叫板,一咬牙就來到了楊府投奔。

  送走了張商英,楊霖馬上遣人去王朝立處,讓他上書彈劾戶部尚書陳顯制造、散布謠言,詆毀前線將士,造成開封府恐慌。

  可憐陳顯尚書,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新年還沒過完就慘遭污蔑。

  正當他擼起袖子,準備等待春節結束,在早朝上自辯的時候,楊霖已經帶著黑材料興沖沖地進宮了。

  禁中,御花園內。

  趙佶正在對著一棵怒放的寒梅作畫,后人都知道瘦金體的飄逸,卻不知道趙佶在繪畫上的造詣,比書法還高。

  看到楊霖進來,趙佶頭也沒動,專心繪畫。

  楊霖百無聊賴,站在一旁等候,站到腳都酸了,趙佶才擱筆。

  “楊卿進宮來,所為何事吶?”活動了下酸澀的手腕,趙佶一邊欣賞自己的畫作,一邊問道。

  “啟奏陛下,近來開封府人心惶惶,坊間流傳數條謠言,直道西軍人心渙散,不戰自潰。”

  趙佶刷的一下紅了臉,轉過頭來問道:“當真有此事?”

  楊霖道:“陛下且請寬心,臣已經調查清楚,此事純屬子虛烏有。乃是有人故意為之...”

  趙佶無端被嚇了一跳,尤其是剛才驚慌的樣子被大臣瞧了去,心里一陣惱怒:“是什么人在開封府亂嚼舌根?此等大事,動輒動搖百姓民心,必須嚴查。”

  楊霖一副悲戚的樣子,道:“唉,眼下這大宋,雖有圣明君主,卻無德才配得上官家的臣子,讓我等不勝慚愧。此事...竟然是同殿大臣所為,不由得讓我們這些做臣子的心生愧疚,無顏面見陛下。”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趙佶聽得十分受用,笑道:“楊愛卿無須自謙,朕有你這等文武雙全良臣,恰如漢有陳平、唐得李靖,讓朕可安眠于禁中。”

  “臣也是得遇圣主,三生有幸爾。”

  一對君臣互相吹捧了番,楊霖才繼續說道:“此人不是別人,乃是戶部尚書陳顯,據臣多方調查得知,此皆是陳顯不愿見童貫掛帥故意為之。他曾經私下與人會晤在樊樓,直言‘閹人掌兵,如牝雞司晨,于國大不利,我當除之。’這些是陳顯府上下人的招供,以及酒樓證人的供述,請陛下過目。”

  趙佶對楊霖十分信任,而且對扣扣搜搜,從不答應自己拿戶部錢蓋樓的陳顯早就心懷怨起,怒道:“陳顯如此居心,其心可誅,來人吶傳旨下去,貶戶部尚書陳顯為鄂州知州,即刻出行不得延誤。”

  楊霖又上奏了西北戰報,直言西軍已經和吐蕃結盟,只待雙管齊下便可徹底平定西夏。

  趙佶聽得眉開眼笑,道:“若是果能成此大功,朕武德之隆,當不負父兄之志。”

  “大宋開國至今,天降圣主吾皇,本就該掃清六合席卷八荒,漫說區區西夏,來日北伐幽燕,恢復故土,勒馬燕然,直搗黃龍,才堪配陛下之圣明。

  為由此日早些到來,臣等雖粉身碎骨,亦將萬死不辭于前。陛下,臣以為翰林學士張商英能立同異,更稱為賢,因人望相之,做這個戶部尚書正好合適。”

  “準了。”

  “西夏糧草軍需,攻城器械,久已失修,不如調京營武備以助其滅夏。”

  “準。”

  “軍令不齊,人心不整,各自為營,此先皇之所以敗于興州。臣以為當升童貫為為熙河蘭湟、秦鳳路經略安撫制置使,戰時可領軍政大權,以期做到令行禁止,調度得宜。”

  “準準準,都準了。”

  趙佶被哄得心花怒放,留下楊霖在禁中陪他一起用過午膳,才把人放了出去。

  楊霖馬不停蹄,和蔡京一道調度糧草軍需,久曠的西軍終將迎來三年內他們的第一批糧餉,西北大戰一觸即發!

  童貫的權柄,也力壓西軍的各支邊關世家,成為真正的西北王。

  契丹人得到了假消息,心花怒放,已經派人回上京報告,這場大戰將沒有契丹人來攪局。

  黃昏之際,天邊一道黑金相交的龍鱗云,楊霖向北望著天,呢喃道:“姓童的,老子把一切都給你安排好了,只求你他娘的千萬別掉鏈子,給我滅了西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