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鴻臚寺大型坑蒙拐騙現場

  新年第二天,照例要在禮賓院,擺國宴接待各國使者。

  楊霖作為主管的官員,早早便起身,在殷淺淺地服侍下穿好官服。

  汴京仍是春寒料峭,殷淺淺心疼自己男人,里面纏上一層棉衣,穿完之后,楊霖環顧自身,笑道:“怎么感覺胖了一圈。”

  殷淺淺掩嘴偷笑,道:“大郎就是要寬厚些,才像個魁偉的男兒漢。”

  楊霖笑著道:“小蹄子生了潑天的膽子,還敢對你男人評頭論足,敢情昨夜弄的時候,哭爹喊娘的不是你。”

  守著房內丫鬟,殷淺淺俏臉一紅,推著楊霖出門:“大郎說什么瘋話,快走吧,莫耽誤了大事。”

  楊霖哈哈一笑,出了內院,上馬來到萬歲營,早早的就有楊戩在等候。

  “老哥,你現在馬上安排人手,到城中散布謠言,就說西軍缺少兵餉棉衣,主將非要催促作戰,已經發生嘩變,說的越詳細越好。”

  楊戩點了點頭,問道:“現在是新年,到處都是人堆聚集,若是搞得人心惶惶,怕官家怪罪下來。”

  楊霖嘿嘿一笑,道:“上次我和韓忠彥斗法,戶部尚書陳顯趁機上書參了我一本,此仇不報枉為人也。老哥派人去散布謠言,我便進宮告狀,就說是陳顯嫉恨童貫以宦官身份領兵,到處造謠中傷,爭取把這老兒貶黜出京。”

  楊戩眼色一亮,道:“戶部尚書...可是個好差事吶。這條計謀一石三鳥,既誆騙了契丹人,又報了私仇,還可以染指戶部,老弟,恁的如此聰慧。”

  看著老太監抬著大拇哥,楊霖哭笑不得,道:“老哥別在這打趣弟弟了,還是快去安排吧。童貫那邊馬上開戰,我們必須保證契丹人無法參與。只要他們認定咱們不會打,便不會陳兵邊界,一旦開戰再調兵,已然是來不及了。”

  像契丹和大宋這樣的,有固定城池的國家,一旦調動十萬人的軍隊,就需要百萬人的的后勤。

  童貫居高臨下,從橫山殺出,和吐蕃夾擊,攻下興州只在旦夕之間。

  只希望童貫這個太監,發揮正常水準步步為營,別突然發昏,就不會出現大的閃失。

  想到這里,楊霖心里突然激動起來,比前線將士還緊張。

  西夏就像是一塊茅坑里的石頭,堵在西北讓大宋失去了和西域聯系,也失去了養馬之地,關鍵是陜甘一帶常年耗費錢糧無數,犧牲將士無算,實則是大宋的心腹之患。

  自己能做的,就是拖住契丹,然后在朝中調度糧草軍械,免得出現上次的慘痛失敗。

  當蕭保先被告知他需要和楊霖交涉的時候,這位契丹林牙的心里是絕望的。

  這位大宋天子近臣、年輕少宰,扯皮推諉的本事之高,蕭保先自認平生第一次見到。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次楊霖竟然十分配和,沒等自己找他,已經主動來到鴻臚寺禮賓院。

  楊霖笑吟吟地進來,身后跟著一些護衛,抬著一甕的美酒。

  “哈哈,貴使這個新年在我大宋過,可得好好嘗嘗我們大宋的美酒佳肴。”楊霖一邊指揮手下抬著東西進來,一邊大聲喊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蕭保先皮笑面不笑地道:“楊少宰今日起的好早。”

  楊霖呵呵一笑,道:“宋遼當世強國,軍機大事動輒關乎百萬人生死,本官豈敢拖延,實不相瞞,近些日子我心里全是這件事,是一刻解決不了,便寢食難安。”

  眾人一起進到禮賓院的大堂坐下,蕭保先心中暗道,宋人前倨后恭,莫非是朝中出了事情?

  存了這個心思,他便不急著詢問,外教就是這樣,一方上桿子的話,另一邊就要高冷拖延。

  楊霖急吼吼地直入主題,道:“前番所言,只要我朝罷兵,西夏便上表謝罪稱臣,年年繳納歲幣,經我大宋君臣商議,覺得此舉甚善。

  夏賊雖罪孽深重,顧念生靈性命,我大宋天子有好生之德,格外開恩寬恕李氏叛賊。”

  開門見山?蕭保先更加懷疑大宋出了問題,臉上看不出神色,凝聲道:“大宋若肯罷兵,實則是好事一件,就是不知道貴朝愿意撤到什么地方?”

  “撤?為何要撤,那些國土都是收復的失地,想當初整個西北可都是我大宋的郡縣。”

  蕭保先見他態度又硬了起來,心里也是沒底,左右自己的任務是讓宋廷罷兵,沒必要為西夏爭取利益。

  想到這里,蕭保先笑道:“若是如此,當有盟約。”

  “有,本官奉圣旨,全權處理此事,當下便可與蕭林牙簽訂盟約。”

  蕭保先心里七抓八撓,非常想知道大宋到底出了什么事,讓他們這么著急罷兵。

  難道是夏軍絕地反擊,打贏了?

  心里暗暗搖了搖頭,大宋據有橫山防線,進可攻退可守,便是輸了幾場大仗,也傷不了元氣。

  當初西軍瘋魔一般,拼殺下這橫山天塹,從此才有了西北局勢逆轉,宋朝壓著西夏打的局面。

  最終,還是雞賊的心理占據了上風,蕭保先決心探探大宋的底。

  “蕭某人微言輕,若是簽訂合約,此事我須回朝稟報,亦或者派人回去請示一番。”

  楊霖眉毛一動,似乎是在極力隱藏自己的焦急,問道:“多久能返還?”

  “快馬一個月當可來回。”蕭保先優哉游哉地喝著茶,宋人如此急著罷兵,他是一點都不擔心了。

  楊霖擺了擺手,道:“太久了,最多二十天,便要讓夏賊簽訂合約,否則...我們繼續打。”

  哈哈,連打都不敢大聲說了,楊霖“心虛”的樣子被盡收眼底,蕭保先甚至有點想笑。這宋人就是死要面子,自己朝中出了事,竟然還要強撐著嘴硬。

  蕭保先揣起架子來,淡然道:“一個月,已經是最快速度了,再快恐怕要累死傳令兵也不能夠。”

  楊霖蹙眉道:“那好,就一個月,多一天也不行。”

  蕭保先起身送走了楊霖,回到禮賓院,馬上派人道:“這幾天你們不要倦怠,在汴梁城中到處逛逛,順便打探一下,最近可有什么重要消息,尤其是西北的消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