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爹,快給我娶個媳婦

  我看不怎么樣!

  楊霖心里咯噔一聲,這老賊好手段,好心機。

  皇帝有意扶持自己,分割蔡京的權力,只要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這個時候,蔡京招自己做女婿,皇帝那里怎么看?恐怕自己的權勢,也就到了頭了,又得來做蔡京的馬仔。

  楊霖心里明白,這事必須推掉,可是如何開口卻是個大難題。

  正好此時幾個侍妾帶著暖爐和皮衣趕來,為蔡京披身上,楊霖苦思冥想,只能推諉道:“恩相,婚嫁要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學生家中慈母雖逝,尚有父親大人,此事雖然受寵若驚,卻不是學生能做的主,須得問過高堂才行。”

  蔡京心里清楚,這小子精的插上跟尾巴就是個猴,自己的心思他能不明白?

  但是自己早有打算,這只猴兒如何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蔡京笑吟吟地說道:“正該如此,你回去之后和令尊知會一聲,過幾天我找人前去問詢。”

  楊霖又問起夏遼之事,蔡京笑著答道:“文淵可能還不知道,童貫在西北和吐蕃人談妥了,等到開春吐蕃出兵渡黃河攻取涼州,以牽制西夏右廂兵力。童貫和種師道兩路齊下,此番必取靈州!”

  楊霖聽的熱血沸騰,若能打下靈州,將一雪前恥。

  當初大宋幾次用兵,都在靈州前束手無策,上一次是神宗時候,宋軍屯兵堅城之下,圍攻十八日不克。而西夏軍放黃河渠水灌淹宋軍營地,又斷絕其糧餉之道,宋軍士兵因凍溺饑餓而死者極多,宋廷因此下令班師。

  那一戰死了不知道精兵強將,折戟之后中原氣勢為之一降,文化經濟高度發達的大宋,迫切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邊關大勝,來提高舉國上下的信心。

  若是自己都給自己冠一個弱宋的名號,百姓一聽打仗就料定必敗,縱使再有錢又有什么用。

  童貫這一回要是能成事,楊霖心甘情愿給他出城牽馬執鞭,讓這太監風光一把。

  “陛下讓學生應對契丹使臣,此番定要想法阻止遼人南下參與才行。”

  蔡京神色一動,臉上的訝異轉瞬即逝,沉聲道:“什么時候的事?”

  “剛下的圣旨,此事學生哪有什么見識,少不得要來叨擾恩相。”楊霖恭敬地說道。

  蔡京擺了擺手,道:“老骨頭一把,若是文淵覺得還有點用,盡管來就是。”

  楊霖少不得奉承幾句,說了幾句好話,起身告退。

  “老夫身體不好,就不起身相送了,文淵也能體諒則個。”

  楊霖笑著抱拳,走出蔡京的臥房,去院中拿了偷的雙飛燕,逃也似的離開蔡府。

  到了馬車上,楊霖越想越是心驚,靈寶那丫頭看到自己的表現,明明就是知道了這件事。

  蔡京作為一個奸詐似鬼的老油條,若是沒有把握,會早早地告訴自己寵溺的女兒?

  楊霖擦了擦汗,感覺一雙黑手已經盯上了自己,想要老子的貞操,絕對不行!

  從權勢上說,楊霖當然不肯做蔡京的女婿,打上蔡氏標簽,給人家搖旗吶喊。

  扯旗之后,縱使手下只有幾個人,那也是一方諸侯,有自己的勢力。

  回府之后,楊霖下了馬車,直接奔向自己老爹的院子。

  楊通和呂泰玄、雷棟還有幾個魁偉的漢子,正在飲酒閑談,見他進來都站起身來。

  “霖兒?何事如此匆忙。”

  楊霖心有余悸,口干舌燥,抓起酒壺灌了幾口溫酒,道:“爹,馬上給我物色一門親事,我要娶老婆。”

  堂內頓時歡聲大作,幾個漢子笑的前俯后仰,呂泰玄指著楊霖道:“霖兒如此心急,頗有老六當年的風采,不如我先給你買幾個姬妾侍婢,應應急?”

  這些渾人跑江湖,刀頭舔血,說話葷段子極多,并不忌諱。

  楊霖面帶苦色,嘆了口氣道:“四叔不要耍笑了,我說的是正經的,蔡京那廝奸猾無比,再不娶老婆,我就翻不了身了。”

  楊通搓了搓手,道:“爹認識的,都是些江湖大豪,他們的女兒,如何配得上霖兒。”

  楊霖唉聲嘆氣,蔡京這一招陽謀,十分陰險,必須躲過去才行。現在就怕他還有后手,自己萬一著了道,在皇帝那里是萬萬不會扶持蔡京的女婿來制衡蔡京的。

  爹這里沒有辦法,楊霖只好自謀出路,起身告退。

  走到門口,回頭跟呂泰玄說道:“新年好彩頭,四叔答應的幾十個姬妾侍婢,給小侄做壓歲用,可不要食言。”

  呂泰玄一口老酒差點噴了,楊霖不給他機會反駁,匆匆離開。

  西北橫山,諸羌興起之地,宋軍的營寨內兵馬如山。

  西軍旗號獵獵飛揚,除了漢家軍威,大雪中同樣有一種悲壯沉郁之氣,就在這里盤旋低回。

  此地到底埋了多少漢兒骨骸,恐怕永遠也說不清。

  黨項諸羌,不過是不足百萬的異族,殺得八十萬宋軍丟盔棄甲,也拿不下小小的西夏。

  范仲淹、韓琦莫不在此慘敗,連遭貶謫,也打光了宋軍的精氣神。

  現在,宋軍營寨里,幾乎沒有號稱大宋最強的京營禁軍。

  大家全都是西北諸路的軍漢,往前一看是故土,往后半步就是家鄉。

  他們的父兄子侄,大部分死于夏賊之手,在西軍中往往是全家青壯從軍,留下一村、一鎮的寡婦。

  血海深仇壓在身上,是動力也是仇恨,西軍為什么強,打不過就得死,逃了就是全家遭殃,這里是他們的家。

  在旌旗下,一個身材高大魁偉的將軍,身穿盔甲往下觀瞧,胸中豪情萬丈。

  世家出身的猛將王厚站在他身后,笑道:“童帥,此番攻打靈州,是神宗之后最強一戰,當年涇原路劉昌祚何等的英雄,匹馬縱橫殺得夏賊血流成河,奈何酸腐文人高遵裕獨斷專橫,在缺乏攻城器械、糧草不足的情況亂下命令劉昌祚直接攻城,我大宋健兒凍餓而死的不下十萬。末將每念及此,恨意滔天,這次我們報仇的機會終于來了!”

  童貫回顧左右,大聲道:“某家在陛下面前夸下海口,要生擒李乾順,活捉拓跋察哥,可不就在此戰。你們進跟著某家,立下這場奇功,我們共享富貴,升他娘的高官,發他娘的大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