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看我女兒怎么樣

  宣完圣旨,小內宦匆匆離去,他是梁師成的人,在楊府待久了渾身不自在。

  楊霖捧著圣旨,心中稍微有些詫異,看來自己是沒有被排擠出決策圈,不過這皇帝把國家大事也太兒戲了些。

  處理契丹的談判,動輒就是要引起兩國戰爭的,他竟然輕飄飄地來了句“卿酌情而定”。

  只要是正常點的皇帝,此時當召集重臣,連日商議,分析局勢,制定幾套策略來應對各種后果。

  他哪里想到,自從上次裝神弄鬼,來了個預言之術,成功地提前道出方臘做反,趙佶心里已經把他鐵定為自己的神霄凝神殿侍宸了。

  不過這樣也好,免得趙佶被人一嚇,如同歷史上一樣,撤回了西軍讓西夏有了喘息的機會。

  多了這一層身份,前去蔡府就更加心里有底了,楊霖稍作歇息便動身出發。

  來到蔡府門口,這里已經停了許多馬車,楊霖邁步進去門子剛想攔住,看見來人手臂頓時如同被火燒到一樣收了回去。

  老門子點頭哈腰上前:“楊少宰,多日不見,小人們給少宰拜年。”

  宰相門前七品官,其他官員見接待自己的門子又是作揖又是陪笑,踮起腳尖一看,原來是楊霖,這才平衡了一些。

  楊少宰汴京一霸,出了名的嘴臭手毒,偏偏是最正統的狀元出身,還是府試第一、省試第一,三元及第。

  要知道從他之后,蔡京上位開始推行進學制,短期內不會再有這種一路考上來的狀元了。

  這種人當初又跟蔡相打得火熱,受到門子的格外禮遇也是正常的,楊霖笑著點了點頭,問道:“蔡相還在午睡?”

  “老爺他從杭州回來之后,身體抱恙,午間休憩時長多了些許。”

  “無妨,我自到花廳等候。”

  花廳內,又是一群官員,楊霖想到自己那邊空空如也的昭德坊,心里稍微有些酸。

  前來拜年的官員聚在一塊,欣賞花廳的書畫,討論的正歡,看到楊霖進來,頓時為之一靜。

  馬上就有人笑著圍了上來,藍從熙站起身來,道:“文淵,來,到這里坐。”

  堂中有些氣悶,楊霖擺了擺手,道:“不了,我去院里逛逛,太師醒了再來。”

  等他走后,眾人一起圍住藍從熙,楊霖來給蔡相拜年,還是在他剛剛扳倒韓忠彥這么敏感的時候。

  這些官員們對這種事最為上心,各種想法都冒了出來,藍從熙苦笑道:“我哪知道,你們自去問他便是。”

  蔡京的院子和他的文化修養有些不匹配,這里沒有什么雅趣淡然的風格,而是金碧輝煌勝似皇宮。

  一些罕見的花草,擺在院子里,時常有下人過來挨個觀望。

  楊霖擴了擴胸,欣賞著滿院的花草,有一株花開點點鵝絨黃,嫩蕊初綻,略有粉紅色暈,唇瓣亦白色,十分可愛。

  楊霖叫住一個花匠,問道:“此乃何花?”

  花匠恭恭敬敬地垂手道:“回貴人的話,此乃太師家鄉的花種,名喚雙飛燕,又叫‘雙燕齊飛’或‘雙燕迎春’,微有暗香最難伺候。”

  這名字太三俗了,深深符合楊霖的品位,便笑著道:“給本官挖出一棵來,我要帶回去養這雙飛燕。”

  南方的花卉,在汴梁養活,不知道費了多少的心勁,花匠可不敢替蔡京做主,便道:“貴人少歇,此事小人做不得主,這就去幫您請示下我們都管。”

  楊霖哪里耐煩這個,待他剛走就下了手,剜出一株花來,把身上的香囊取下來,盛住花泥。

  他這里偷花偷得正歡,后面一個小女孩躡手躡腳地靠近,拍了他一下叫道:“偷花賊!哈哈,被我抓住了吧。”

  楊霖嚇了一跳,這女孩纖細苗條,故意之下幾乎沒有腳步聲。

  轉過頭一看,穿著白狐裘衣、衣上點綴著玄色的花朵,長長的睫毛下面是一雙明亮似月的眼眸,櫻嘴兩旁是些許嬰兒肥的臉龐,萌萌的甚是可愛。

  這個小女孩楊霖并不陌生,她是蔡京的幼女,甚得老賊寵愛。楊霖笑著道:“靈寶,這又長了一歲,快叫一聲叔叔,便給你包個大大紅包壓歲錢。”

  往日里因為蔡京的寵溺和疼愛,這小丫頭就跟男孩子一樣,在蔡府十分自由,見了楊霖也是大咧咧的性子。

  誰知道今日一見楊霖的臉,靈寶俏臉上突然騰出一朵朵紅暈,心虛似的低下頭,捏著衣角抬頭打量了他起來。

  楊霖莫名其妙,問道:“小靈寶?”

  小蘿莉突然一跺腳,逃也似的轉身跑開了,楊霖左右看了看,將偷得花藏在臺階下,繼續閑逛。

  不一會,蔡京終于醒了,第一個叫的就是楊霖。

  這也和他的官位相匹配,官員們誰都知道會是這種結果,眼巴巴地看著楊霖在侍女的帶路下,去到蔡京的臥房。

  年紀大了,就是不愛走動,楊霖也能理解。

  推門進來之后,蔡京正吩咐一個侍妾去拿暖爐和皮衣,楊霖上前雙拳一抱:“恩相,學生來看您來了。”

  蔡京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道:“難得你還有這份心。”

  “恩相這是說的哪里話,沒有恩相提拔,哪有我楊霖的今天。學生本就是念舊的性子,再加上咱們當初的情誼深厚,元旦不來看恩相,我還是個人么。揚州多少家青樓,咱們都一起...”

  蔡京老臉一紅,趕緊咳嗦一聲,道:“文淵你更進一步,老夫心里是高興的。”

  楊霖趕緊點頭,謝過恩相,心里卻翻了個白眼,暗道我信你我是個智障。

  蔡京繼續說道:“你我本是忘年之交,交情雖厚淡如清水,奈何世人猜意鹓鶵,常以為我蔡京會容不下文淵你展翅高飛。”

  “恩相所言極是,我等良臣日思夜想,不過是為陛下盡忠,為生民請命,不必理會那些碌碌小人的猜疑。”

  蔡京白了他一眼,突然道:“文淵吶,你又長了一歲,圣人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你如今在廟堂之中睥睨江山,修整天下,豈能無妻?老夫有意招你為婿,你看如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