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 蔡京的轉變

  大典禮成之后,楊霖準備回府,身后一個熟悉的人叫住了他。

  “楊少宰,新年好吶。”

  “蕭林牙,哈哈,這次貴國還是派你前來出使,足見遼帝對你的重視,蕭兄前途似錦,本官這里先祝賀了。”

  一頓好話說完,契丹林牙蕭保先臉上沒有絲毫的喜色,沉聲道:“楊少宰,此前我曾跟你說起,我們大遼公主已經下嫁西夏國王,為圖三國睦鄰和平,百姓免于戰火,是不是可以讓你們的軍隊,撤回橫山,不要再往西夏進攻了?”

  征討西夏,是蔡京和童貫一力主張的,當時這朝堂還沒有楊霖的一席之地。

  蔡京和童貫憑此開邊之功,穩穩地站住了腳跟,西夏已經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他們是真急了。

  現在朝廷不缺錢了,幾次內外戰爭的大勝,又讓趙佶想在武功方面有所建樹。

  蔡京、童貫又是炙手可熱,伐夏的腳步無論如何,也不能停下來。

  楊霖笑道:“此乃軍機大事,豈是本官一個小小少宰能夠決定的,這樣吧,等國宴之后,我幫你問一下太師。”

  蕭保先心里翻了個白眼,這熟悉的感覺,不還是上次那種踢皮球來回推諉的扯皮做法么。

  蕭保先決定給他點顏色看看,不能再和這個憊癩的少宰太客氣了,他輕咳一聲,沉著臉更沉著聲音,道:“楊少宰,我大遼百萬騎兵,不會坐視成安公主被宋軍襲擾而夜不能寐。若是有這個需要,我們會出兵保護本國公主的安全。”

  楊霖心里嗤笑一聲,這所謂的成安公主耶律南仙,不過是一個契丹宗室,和皇帝血緣很遠。

  歷史上他們契丹從宋廷這里保住的這個夏崇宗李乾順,在女真人興起之后,上表稱臣,成為了金朝的狗腿子,到處侵占大宋和契丹的土地。而求爺爺告奶奶迎娶到的耶律南仙,倒是個有骨氣的,知道李乾順跟著女真人滅了契丹,直接在宮中絕食而亡。

  聽了蕭保先飽含威脅的話,楊霖回過頭去,跟身邊的大宋官員說道:“我早就說過,大遼帶甲百萬,良將千員,乃是當世強國。這樣的強國,能與我們睦鄰友好,實乃天下百姓之福。將來我們的人打破了夏州城,一定要保證大遼安慶公主的安全。誰敢動安慶公主一根毫毛,就是我楊霖的仇人,就是大宋的仇人,也是遼宋和平被毀的罪魁禍首。”

  蕭保先氣的腦仁直疼,嘆了口氣道:“今日到場的番邦如此之多,為什么你們能容忍高麗、大理、交趾..就容不下一個西夏呢?”

  楊霖剛想回答,身后一個笑吟吟的聲音響起:“貴使問的好,就讓本官來為你解惑吧。”

  眾人一聽聲音便知道是蔡京到了,紛紛讓開道路,楊霖笑著抱拳道:“恩相,學生給您拜年啦。”

  蔡京含笑點頭,對著蕭保先說道:“西夏李氏,本是我大宋臣子,雍熙二年,賊子李繼遷會同族弟李繼沖誘殺我朝大將曹光實,并占據銀州,攻破會州,截奪我軍糧草四十萬,又出大軍包圍靈武城。

  我真宗皇帝,感念黨項人一向恭順,不忍大軍壓境,雖然擊敗了李氏賊人,還是讓夏、綏、銀、宥、靜五州之地于他,只望賊子李繼遷能夠感念皇恩浩蕩,不要再生異心。

  誰知道這賊子不但不感念真宗皇恩,率羌人諸部落攻陷我大宋朝重鎮靈州,改名西平府,后又攻取西北重鎮涼州,截斷大宋與西域的商道,截斷西域向我朝的入貢,同時禁止西域諸部向我大宋賣馬。

  到了寶元元年,西夏賊首李元昊,公然稱帝。還妄下所謂的嫚書,對我朝上至皇帝下至兵卒,大加諷刺挖苦,是可忍孰不可忍?”

  蕭保先聽得冷汗直流,這西夏確實干的太出格了,就算是契丹人也知道這些人的德行,若不是李乾順苦苦哀求,大遼又怕宋人有了西北養馬地,軍力增強太厲害,還真不一定幫他這個忙。

  一直以來,大宋因為失去了幽燕之地,又被西夏擋住了和西域的商道,導致大宋缺馬。若是給他們足夠的戰馬,甚至有了養馬之地,宋人能不想收復燕云十六州?

  蔡京依舊是笑吟吟的,問道:“請問貴使,如此西夏,有何道理不伐?”

  以前宋廷不同意罷兵,還只是推諉扯皮,現在宰相蔡京明確表示不會停戰,一向軟弱怕戰的大宋態度為何如此堅定了?

  蕭保先神色一黯,自己是帶著任務來的,現在大遼千瘡百孔,內憂外患,根本無力為保全西夏和大宋開戰。

  宋人在西北的戰績,更是讓他們忌憚不已,要知道夏軍可不是弱旅,卻被打得節節敗退。

  看來指望自己說服宋人罷兵是不可能的了,因為大宋君臣根本不和你談,他們甚至不想知道西夏開出的請和條件是什么。

  趁著蕭保先沉思的檔口,楊霖笑嘻嘻地說道:“恩相,散了朝學生想去恩相府上,拜個早年。”

  蔡京笑的意味深長:“文淵吶,我家門子幾個不認識你的,自來便是生分什么。”

  一老一少兩人邁步走下堆玉樓,早有各自的隨從上前,接著百官各自回府。

  楊霖在馬車上,凝神閉目,仔細思考著蔡京的這番話。

  這個老狐貍一番話說得擲地有聲,分明就是戰意已決,絕對不會在西北收手。

  這當然是好事,真能收復西夏,對大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勝利,不但可以重開西域商路,更能夠有廣袤的養馬地。

  可是蔡京為何突然這么堅決,難道他從皇帝那里得到了什么暗示?抑或是童貫那里有什么消息?

  到了楊霖這個地位,若是被孤立出決策圈,哪怕只有一次,也是不能承受的。

  如今的歷史大勢,或許已經因為自己這個小蝴蝶,發生了改變。不能再按原本的軌跡去記憶了,楊霖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看來自己和童貫的走動,有些過于少了,趁著新年還是聯絡起來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