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把你爹嚇了

  大宋開國之后,從宋太宗到宋真宗。每年的春節,上至皇帝下至百官,都有七天的假期...

  后來出了個惹人生厭的包黑炭,上書給皇帝說放假七天太多了,我包拯在家閑的屁股疼,建議縮短為五天!

  這個老兒的建議十分可惡,偏偏打著勤政的名號,皇帝不同意就是昏君,臣子不同意就是怠惰,大家心里都不爽,可是誰也不站出來反對。

  這些士大夫們不是提前請假,就是借故晚回,總要將假期自動延長個幾天,平均開算起來都不止七天了,所以后來假期又從五天恢復到七天。

  凈庭戶,換門神,掛鐘馗,釘桃符。這時候的門神,已經換成了尉遲敬德和秦叔寶,原因就是外貌協會的大宋百姓們,嫌棄以前的門神太難看了。昭德坊內喜氣洋洋,忙里忙外十分充實。

  李蕓娘帶著幾個侍妾,在后院的桌子上,將不截斷的新鮮蔬菜擺放到盤子里,然后將頂粘紙花的線香插在上面,這叫擺春盤。

  錦兒領著楊天愛,把供桌上的柑橘壘成一個小的金字塔,在大宋橘音同吉,求來年大吉大利,這叫斗柑橘。

  從一早開始,直到晚上,爆竹之聲將會通宵不絕。宋朝的爆竹品種不下百余種,單響的、雙響的、飛天的、入地的,花樣一點兒不比后世少。

  論起年味,大宋比后世濃了百倍不止。

  一大早,楊霖坐在堂上,幾個侍妾都穿著妝花錦繡的衣服,輪流前來奉茶請安,楊霖笑呵呵地都有賞賜。

  放下暖簾來,金爐添獸炭。任憑外面寒風凜冽,室內只是溫暖如春。

  李蕓娘穿著大紅妝花通袖襖兒,嬌綠段裙,貂鼠皮襖。李凝兒、殷淺淺、蘇凝香都是白綾襖兒、藍段裙,是楊霖上次給她們一塊做好的。唯獨蘇妝憐是一身大紅遍地金比甲,頭上珠翠堆盈,鳳釵半卸。

  幾個人都是乖巧規矩,到了蘇妝憐偏要作怪,美目流轉媚態叢生。

  然后院內的丫鬟、婆子們,一起上前福禮,楊霖也都吩咐蕓娘賞一些衣服、網巾、油面...等物事過年。

  楊霖笑吟吟地把錦兒單獨叫了出來,賞了她一套織金重絹衣服,一個鮮玉簪花,道:“這是我從小玩到大的丫鬟,少爺忘不了你的好。”

  錦兒不疑有它,這話乍聽也沒什么毛病,喜滋滋地謝了恩。

  然后她們就站在后面,等著楊霖的幾個義子前來請安。

  不一會,楊天寧帶著一群小狼營的童兵,推著一個籠子前來。

  楊霖遠遠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問道,笑罵道:“你們幾個兔崽子,搞得什么名堂?”

  楊天寧得意地一笑,跟幾個兄弟上前,抱拳作揖:“義父。我們兄弟沒有什么孝順義父的,要是送普通的東西,都是拿義父的錢買的,有甚意思?今年我們特意為義父獻上一份厚禮!”

  他話音剛落,幾個小狼營的小兵掀開后面的籠子上的黑布,里面赫然是一只吊睛白額虎,重見光明的它一聲虎嘯,頓時腥風四起,攝人心魂。

  這個時代的猛虎,不知怎地,比后世動物園里的嚇人多了。虎軀一震,那噴涌而出的野性,兇相畢露的猙獰,都讓人心驚膽戰肝兒還顫。

  楊霖一個哆嗦,手里端著的茶杯哐當一聲落到地上,身后的李凝兒、殷淺淺、蘇妝憐姐妹還有蕓娘和丫鬟們更是嚇得險些丟了魂兒。

  這是一只真正的野性未馴的百獸之王,獠牙上散發著腥臭,一雙眼睛冒著幽幽的光,撲直了身子拍打著籠子。看它這副樣子,恐怕是餓了幾天...

  楊天寧等人洋洋得意,再看他們的義父時,卻發現義父臉色鐵青,身后的幾個侍妾更是瑟瑟發抖,縮在楊霖的身后抱成一團。

  昭德坊后院的庭院內,四個瘦削的身影,每人舉著一個鐵盆蹲著馬步。

  遠處,楊天愛提著一個食盒,冷著臉趕了過來。

  楊天寧使勁吸了吸鼻子,笑嘻嘻地道:“好阿姐,送的什么好吃的給弟弟們,我都聞到香味了。”

  “給你帶了掃帚那么粗的藤條,讓你好生吃一頓狠得,看你還敢不敢作妖。”

  楊天愛氣的不行,掐著腰訓斥道:“你知道么,那小蘇姨娘,被嚇得臥床不起了。”

  楊天安在一旁苦著臉道:“早知道自己留著玩了,我就說那老虎不是好主意,偏偏老四說義父一個大英雄,肯定喜歡這個禮物,唉,這下可好。”

  楊天愛轉了一圈,指著一直沉默不言的楊天仁,語氣一緩道:“天仁,你也是,往日里爹總說你穩重,這次在呢么不攔著點?”

  楊天仁怒氣滿滿地瞪了一眼楊天寧:“這事,我不知道!”

  “嘿嘿,我怕大哥不允,便沒告訴有他。”

  來到自己親弟弟跟前,楊天愛眼里藏不住的柔意,道:“這事肯定和天賜沒關系,被你們害的在這受罪,快放下吃口飯吧。”

  楊天賜舉得吃力,額頭已經出了汗,其他幾個弟兄卻游刃有余。他強撐著,笑嘻嘻地說道:“我們舉完兩個時辰,再吃飯不遲。”

  吊兒郎當的楊天寧也說道:“義父說了舉兩個時辰,就是舉兩個時辰,這世上誰的話也能不聽,唯獨義父的我們都得聽。”

  楊天愛在他額頭戳了一下,罵道:“這時候又裝起孝子來了,嚇唬爹的時候,這孝心都藏你鞋底去了?”

  “義父給我們取名小狼營,我尋思著怎么也得有頭狼才和名字相稱,便帶著大家去捉狼。誰知道埋伏了半天,設了許多機關,捉了這么個大蟲回來。”

  他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停在旁人耳朵里,不知道多驚險。

  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小狼營的野性,在這幾個小東西的帶領下,是越來越駭人了。

  楊霖自己都沒有想到,剿滅方臘時派出他們到敵后搜集情報,是放出了一群怎樣的怪物。

  楊天愛氣極反笑,彎腰打開食盒,從楊天仁開始挨個喂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