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江南第一毒婦的轉變

  花花轎子眾人抬,縱使是和蔡京走得近的,也不免來楊府走動一番。

  現在的楊霖炙手可熱,誰不想和他親近親近,朝中有人好辦事嘛。

  畢竟兩個人還沒有徹底撕破臉皮,表面上楊霖還是對蔡京十分恭敬的,說起他一口一個恩相。

  若是覺得蔡京會對楊霖冷眼相加,就太小瞧這一對大小權奸的心術了,這等人物相交已經是越疏遠越客氣...

  楊霖對蔡京的失望,來自于他讓自己的兒子蔡攸前去江南,想要攫取自己平定方臘的功勞。

  為此,梁師成和蔡京罕見地聯手舉薦,若不是韓世忠英勇,五十人就敢闖清溪山洞,活捉方臘。再加上反賊幫忙,刨了蔡家祖墳,自己辛辛苦苦在戰陣指揮兩個月的功勞,都成了為他人作嫁衣裳了。

  這一回,楊霖也是來者不拒,敞開大門廣迎賓客,只要把握住皇帝的意思,其他事百無禁忌。

  皇帝要扶持新貴平衡蔡京,自己就得拉攏官員,組建勢力才行。

  大宋的黨爭為何如此之烈,說到底還不是趙家的皇帝,喜歡玩平衡的帝王權術...

  楊霖在汴梁大肆收錢收“小弟”的時候,杭州城內的蔡京父子臉色有些不好,越來越多的士紳找上門來,想要討要方臘搶奪的他們的家財。

  天可憐見,一向貪財的蔡氏父子,是真的沒動這些東西。

  蔡攸抱怨道:“早知道,就不攬這個差事了,每日里跟在殘余的反賊后面窮追不說,還要應付這些士紳的叨擾。”

  明教并未因為方臘的死亡而煙消云散,在他們的教義中早就寫著明王會遭一大難,然后浴火重生來救蒼生。

  這些人都舉旗造反了,便不是一般的草寇,必須要剿滅他們。

  現如今這些反賊隱匿在民間、山川、叢林中,蔡攸只能帶著禁軍到處追趕捕殺,忙的不亦樂乎的同時,還得自己搭錢。

  蔡京面色一沉,道:“照你這么說,是為父的不對了,不該為你招攬這個帥位?”

  “兒子可不敢責怪父親。”

  這句話說完,擺明了就是怪你,不過你是我老子,我不敢責怪你罷了。

  蔡京氣不打一處來,也感覺十分憋屈,嘆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為父這一回確實想得不周,在汴梁我沒料到文淵有此后手,警惕心這么大,時刻防著為父。到了杭州我又料錯了他,沒想到他真的把韓忠彥斗倒了,錯過了接受韓忠彥的最佳機會,只能坐視楊霖強大起來。”

  前幾天,蔡京還在侃侃而談,認為楊霖會慘敗收場。沒想到,話猶在耳,韓忠彥已經被發配到磁州當個不入流的武官了。

  蔡攸攤了攤手,無力的垂在身下,道:“有甚補救辦法沒?”

  蔡京輕笑一聲,道:“有,怎么沒有,到了汴梁老夫就試一試,文淵吶...你這次接的住么。”

  處州府,一個溫暖的山洞內,明教圣女方妙憐步履緩慢,托著一個圓滾凸起的肚子。

  圣女未婚先孕的消息不脛而走,當日負責救她的教眾,除了一個方七佛,其他人都已經在清溪山追隨方臘自刎。

  剩下的教眾不知她曾經被擄,根本不考慮其他,只當是明王轉世。

  方妙憐本來就不知道該如何遮掩,這下干脆就坡下驢,說肚中孩兒就是明王轉世。

  一時間,本來有些渙散的教眾,頓時又充滿了希望。

  這個依托山洞而建的建筑群,內里有許多別院,門外的方七佛輕輕叩門,方妙憐站住了身子,往蒲團上一坐,道:“進來吧。”

  方七佛神色復雜,拜道:“圣女。”

  方七佛是清溪山洞中,唯一一個逃走的成年人,他雖然帶回來了許多孩子,為明教保留了希望,但是教中還是有一種聲音甚囂塵上,就是方七佛辜負了明王的信任,背棄明王獨自逃命。

  方妙憐卻對他刮目相看,力排眾議讓他做了光明使。

  因為圣女現在懷了轉世明王,所以在教中說一不二,眾人雖然不服,也只能聽從這個“逃兵”的命令。

  明教在江南,屬實廣有根基,只是被楊霖用了斬首之計,先除掉了方臘。

  這樣一來,雖然快速平叛的目的達到了,但是民間的明教徒卻還有很多。

  “至有秀才、吏人、軍兵亦相傳習。其神號曰明使,又有肉佛、骨佛、血佛等號。白衣烏帽,所在成社。偽經妖像,至于刻版流布。”

  這就是后世對于明教的記載,足見它在北宋末年的勢力延伸,是多么廣。

  “七佛,你有什么事么?”

  方七佛低著頭,眼前的圣女總是大腹便便,卻多了些圣潔的韻味。曾經的方妙憐,談笑間殺人,動輒毒計百出,被人稱為竹葉青。

  后來一段時間,被救回來的方妙憐魂不守舍,毒名大炙的明教圣女,多了一絲哀怨憂愁,怯弱可憐。

  如今的她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像是一個圣女了。

  “屬下從外面找了一些穩婆,她們都是為人母的教眾,眼下...圣女臨產在即,屬下希望這些人守在圣女身邊,隨時有個照應。”

  方妙憐一雙玉手輕柔地撫摸著肚子,說道:“你也算有心了,把人留在這里吧,畢竟是生過孩子的,多少有些經驗。”

  方七佛欲言又止,他本來就不怎么信教,而且是知道實情的,圣女肚子里的孩子,八成和那天被俘有關。

  時間剛好對的上,而且從那回來之后,大家都知道圣女性情大變。

  這樣的話,圣女肚子里的,明教中萬眾期待的轉世明王,很有可能是仇人之子...

  自己被小恩人出賣,害了第二個救命恩人,這種極度的糾結讓方七佛十分壓抑。

  他不知道該如何自處,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即將出生的小孩,方妙憐看著他的表情,突然展顏一笑。

  這笑容里,有著神圣的母性光輝:“七佛,不管他是誰的孩子,是男是女,他都是我的孩兒。我生下他沒有任何的目的,他也不會有自己的父親,我只要他快快樂樂地長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