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獲全勝

  大觀元年冬,天子親兵,提舉皇城司的劉清水,上繳了一份密信。

  這封信是寄給簡王的,簡王何許人也,乃是哲宗皇帝的同母胞弟,法定血統上的大宋皇位的繼承人。

  而寄信人的身份,則更加特殊,正是風口浪尖的韓忠彥。

  韓忠彥的家仆朱寧,被主人吩咐送信,卻半途醒悟,來到皇城司檢舉自家主人。

  這封信于是便落到了劉清水手中,這便是趙佶聽到的解釋,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趙佶就算有九成信心認為這是假的,只要尚余一成的懷疑,就一定會掐滅所有隱患。

  這就是帝王,高居九五之尊的帝皇,思考問題的方式。

  趙佶隨即召見梁師成,讓他派人查一個人的底細,名字就叫朱寧。

  梁師成不明所以,還是派人去查了清清楚楚,此人乃是韓忠彥的家仆,不過已經消失很久了。

  一天以后,韓忠彥被放為大名府知府,徹底退出汴梁的舞臺。

  一夜之間,本來你來我往的大戰,竟然瞬間落下帷幕,各方勢力出奇的安靜。

  汴梁城郊,這個所謂的送信人朱寧一臉諂笑,他竟然就是當日韓滂的護院中,唯一一個逃跑的。

  忠心護主的都被打死了,他自己回去的命運還用想么...走投無路之下,朱寧躲在城郊的破廟,和一群乞索兒混在一塊,被小狼營找到。

  一封偽造的密信,交到了他的手上,只需他去皇城司上交。

  “軍爺,這件事小人已經辦好了,嘿嘿,軍爺答應小人的銀錢還有安置的出海...什么時候能到哇?”

  夜色中,呂望獰笑一聲,摟著他的肩膀道:“朱寧,少宰他還需要你辦最后一件事。”

  心中預感到危險的朱寧,拼命掙扎卻難以動彈,兩個手掌握著他的肩膀,就像是被鐵鉗捏住一般。

  “你們要殺人滅口!”

  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刺穿了他的胸口,不偏不倚正在心臟。

  這群鹽販子,哪個手里沒有幾十條人命,殺人如同殺雞一般。

呂望殺完人,借著月色,在朱寧的衣服上,用血寫道:背主之賊,死不足惜  看著地上死不瞑目的朱寧,呂望長舒了口氣,他年紀小,沒有趕上當年的兩淮鹽王風光的時候,只是常聽父輩說起,楊通當初的威風和手段。

  如今看來,自己效力的這個少宰,比他爹還要陰險毒辣、不擇手段。

  在那漕運河道上,拼死拼活賺個賣命地錢,有甚意思。現在跟著少宰,混一個官位光宗耀祖有何難。

  第二天,路過的行人發現了這個冰冷的尸體,旋即報官。

  開封府一查,死的竟然是韓府的下人,而且看留下的血字,這人可能是韓府自己殺的。

  雖然除了楊霖、趙佶、劉清水等寥寥幾個人知道朱寧是誰,但是大家都知道韓忠彥倒霉了,破鼓萬人捶,現在韓忠彥無疑就是那面破鼓。

  開封府的曾布,樂得見老對手倒臺,并且絲毫不介意再補一刀。

  韓府下人朱寧被殺,并且兇手留下血書的事,很快上報給趙佶。

  趙佶是知道朱寧這個名字的,在他看來,這無疑是韓忠彥的泄憤報復之舉。也就更確定了,那封信就是他寫的,自己沒有冤枉他。

  還賴在府上沒有出發的韓忠彥,累貶為磁州團練副使,這是真正的一擼到底...

  韓忠彥想破了腦袋,也不知道為何皇帝會這么恨自己。

  殊不知自己在皇帝眼中,不僅是倚仗權勢要強行奸淫自己的情婦,還要聯系皇位的正統繼承人,寫了一封信字里行間全是對皇帝偏袒楊霖的怨言。

  要是他知道皇帝對他的看法,估計都要大呼陛下仁慈了...當然這個冤枉氣可不好受。

  楊霖最近出奇地低調,幾乎是大門不出,但是他自己的昭德坊快被踏平了。

  韓忠彥倒下了,他的門下所有的人更是貶的貶,致仕的致仕,少宰楊霖一戰奠定了他的地位。

  韓家有多厲害,就襯托出戰勝他們的楊霖更加強勢,一根粗壯的大腿已經出現,去晚了可就沒自己啥事了。

  昭德坊,一處跨院內,風景殊麗,雪壓紅梅,古樸秀美并存。

  院內的亭子里,楊霖和楊戩還有劉清水環繞著一個炭火爐子,里面是滾沸的肉湯,煮著狗肉。

  香氣繚繞,酒杯推倒,笑聲不斷。

  “邪不壓正!今日我們三人,為朝廷除一大害,實乃社稷之幸,國祚之幸,來!滿飲此杯。”

  楊戩比劉清水想得深多了,喝的老臉紅潤之后,砸吧著嘴道:“老弟,韓忠彥倒了,空下的位子著實不少。就算我們不去驅趕他的心腹,也有人會把他們趕出朝廷,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投到你的門下。”

  楊霖呵呵一笑,他選的這個時候出手,實乃最佳時機。

  蔡氏兄弟出京,童貫不在,梁師成、曾布作壁上觀。

  這些人都憋著看自己和韓忠彥兩虎相爭,等著撿現成的好處呢。

  嚼著滾香的狗肉,楊霖起身吩咐將酒燙一下,然后說道:“風攪雪寒是臘月天,從不見人雪中送炭。花團錦簇是正得時,誰人不往身邊擠湊。想要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韓忠彥一倒,先不說內侍省的梁師成,在外廷是蔡相一家獨大,區區曾布失去了韓忠彥根本無法和蔡相比。既然如此,陛下便會拔擢一個來分擔蔡相的權勢,不然怕是覺都睡不踏實。”

  劉清水笑道:“此人除了大郎,再無合適人選。”

  楊霖背起手來,高聲道:“我本淮揚一書生,性閑疏散不相爭。若無金殿折桂事,青燈古卷了余生。若是天降大任于我,唉,我楊霖何惜拼死為蒼生。”

  楊戩和劉清水對視一眼,都掩面喝酒,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認識眼前這個裝逼犯。

  “那你打算怎么辦?”

  “大開府門,收禮、收錢、收下官。”楊霖回過頭來,臉上大義凜然的表情還來不及轉換,脫口道:“從今以后,我楊霖在這朝堂,也要前呼后擁風光無兩了。”

  一陣猖狂的笑聲,在昭德坊的后院,經久不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