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諾千金楊少宰

  浦邊梅葉看凋落,波上雙禽去寂寥。

  初冬的西湖岸邊,蔡京一身素衣,坐在亭中,對面是一個皮毛裘衣的年輕人,正在繪聲繪色地講述汴梁的這次爭斗。

  父輩墳被刨,蔡京一時間根本不可能回到汴梁,不管你權勢多大,這時候走了在大宋的官場將沒有你的立錐之地。

  楊霖曾經是蔡黨的骨干,如今他不經過蔡京的同意,甚至都沒有知會一聲,便對老宰相韓忠彥宣戰,也同時宣告了自己要獨立門戶了。

  蔡京一邊聽,一邊笑道:“文淵到底是年輕氣盛,仕途又一帆風順,讓他小覷了這大宋百年朝堂的規矩。韓忠彥久為宰相,其父封王,文淵不過是商人之子。這兩個人實力看上去不分伯仲,實則天差地別,他在老夫的庇佑下,權且風光一時無量,沒成想竟讓他滋生這等野心。”

  “太師的意思是,楊霖必輸?”

  “文淵抓住一個韓滂不放,實質上不能傷到韓忠彥的筋骨,不過是一段時間的風評不好罷了。反觀韓忠彥出手,每次都是致命的殺招,若不是陛下寵信偏袒,文淵早就被逐出汴梁了。高低之判,還用多言?普通小民不知其中利害,只知道楊少宰如此這般厲害,壓制的韓宰相毫無還手之力,殊不知真正的明眼人,早就看得一清二楚。”

  “唉,文淵吶,我如此看重于他,沒想到他還是太浮浪了,年少輕狂,沉不住氣吶。等我回到汴梁,若是他已經大敗,老夫愿意再給他一次機會。”

  年輕人趕忙贊道:“太師好心胸,若是楊少宰得知,定然感動涕零。”

  蔡京起身,望著白茫茫的湖面,就像是一面鏡子一般,自古美景難過西湖,恰便似引人折腰的名利場、權勢地,別說他一個年少的楊文淵了,當年老夫又何嘗不是做夢都想站到臣子的最高處。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宰執這花花江山。

  汴梁摘星樓內,四周遍布喬裝的侍衛,趙佶端坐在雅房內,正在擺弄一根玉簫。

  據說這是前朝風流天子唐明皇李隆基起手制作的,趙佶一時技癢,吹奏起來。

  李師師坐在他的對面,不時地拍掌叫好,一支曲罷,兩個人又討論起樂理知識來。

  趙佶突然嘆了口氣,道:“也就你這里還有些清凈,如今這朝堂烏煙瘴氣,不時楊霖呼朋喚友攻訐韓忠彥,就是韓黨一擁而上圍攻楊霖,朕每天真是不勝其煩。”

  李師師奇道:“官家心中若是有對錯之分,便將另一個責罵一番,不就止了這場爭斗。”

  趙佶從來不跟后妃談論國事,因為她們不可避免地牽涉著一些利益關系,但是在這摘星樓他卻毫無顧忌,這就是他養的一只金絲雀,沒有任何的勢力牽扯。

  “談何容易啊,楊霖生財有道,朕準備重用于他。韓忠彥雖然是舊黨,但是維系著韓琦留下的那些故舊,是朕平衡蔡京和他手下新黨的旗子。這兩個人,誰都不能走,全都得留在在廟堂的中心才可。”

  李師師果然一副聽不懂的樣子,趙佶摸了摸她的頭發,笑道:“這些事你怎么可能明白,也正是如此,朕才能跟你一吐衷腸。”

  韓滂壞不壞?自然是很壞的,但是趙佶從未想過要嚴懲他。

  他所迫害的,不過是些尋常百姓,趙佶并沒有那個愛民如此的覺悟。

  就算是師叔風評不錯的趙匡,當初他的小舅子公然烹食百姓,虐殺婢女,引起了眾怒,趙匡也只是把他貶到洛陽當刺史。

  韓滂現在的所作所為,及時被楊霖虛假黑材料放大了十倍,也比不過當初的食人惡魔。

  李師師想起楊霖的吩咐,現在皇帝主動談起,不就是最好的機會。

  這個時代最有名的戲子伶人,演起戲來果然是大家風范,泫然欲泣地講述其韓忠彥是如何把她誆騙到韓府,想要行不軌之事的“故事”來。

  這個楊霖親手操刀的劇本,十分具有煽動性,可以激起男人的保護欲望和禁臠被搶羞辱感。

  趙佶聽完,果然眉飛入鬢,額頭蹙起,恨恨地道:“朕還以為只是他的兒子如此混賬,沒想到韓忠彥也不是個好東西。”

  李師師撫了撫胸口,心道我已經按他說的做了,希望他言而有信...

  昭德坊內,楊府后院,楊霖一拍桌子,怒道:“讓我交出漕運道,簡直是癡人說夢,這條汴河還是老子一把泥一捧沙修好的堤壩。”

  原來這些天,不停有人攻訐楊霖霸占漕運和車馬行,那些被他強行并購的原本的豪商們,齊聚起來想要出資購買這條日進斗金的商路。

  陸謙面帶難色,說道:“少宰,上次汴梁糧食告急,為了鼓勵這些商人運量入京,你答應過幾家,讓他們分一杯羹。”

  “混賬!我答應過就要給他么?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說話什么時候算過?滾滾滾,去告訴這些鳥人,老子還沒倒臺呢,想要打土豪他們有那么硬的拳頭么?”

  壟斷才有厚利,楊霖深知這一點,能搞到錢是他在朝中的立身之本。

  把老子趕走,皇帝就沒有錢修艮岳,就要鬧得民不聊生,就沒有錢舉辦各種為了滿足他的虛榮而鋪設的大典禮。

  陸謙剛要出去,楊霖眼珠一轉,道:“回來。”

  陸謙還以為他改變主意了,問道:“少宰?”

  “錢嘛,大家可以一起賺,老子不是吃獨食的人,你出去告訴那些富得流油的豪商巨賈。本官可以分他們一杯羹,不過他們要聽我的話,組建一個商隊大家入伙,到時候賺更多的錢,分他們一點怎么了?老子手指縫里漏出一點來,就夠他們吃個三五年的。具體的嘛,你挨家通知下去,歲末時候到我府上聚宴,屆時我會挑明如何運作。”

  陸謙領命而去,楊霖剛想低頭規劃一下,外面來了一個探子:“少宰,緝事廠的弟兄傳來消息,陛下去摘星樓了。”

  “好!是時候亮底牌了們,韓老狗,你等死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