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枕邊風吹起來

  主人莫惜千金費,更作飛樓擬摘星。

  摘星樓上,人來人往,其中一個居室卻是素凈非常。

  室內一個美人腰肢款擺的踱到琴架之后,盤著裸足斜倚繡座,隨手撥動琴弦。

  纖纖十指按上琴弦,一曲長干里繞梁,果然是大家風范。

  奏完之后,李師師托著香腮,從小軒窗往外看,一輪圓月正當空。

  自從上次得罪了楊霖,被他強要了身子,還以全家性命做為威脅,李師師的眼里就多了幾絲憂愁。

  好在那個惡人從此之后沒有再來找自己,李師師雖說是有一層不得了的身份,說到底她只是一個女人而已,心思再怎么玲瓏也抵不過楊霖這種不擇手段的權臣。

  當初在楊戩的引見下,她得到了皇帝的青睞,瞬間成為天下聞名的帝王情人。

  那時候李師師很是過了幾年風光的日子,可是當真的有人撕破這層遮羞布,狠狠的羞辱了她還告訴了她認清身份的時候,李師師才發現自己真的沒有辦法。

  魚死網破,跟陛下全盤托出?那自己也完了,那個風流天子,他真的會為自己處置最寵信的臣子么?還有自己的爹娘、幼弟,又靠誰來照顧。

  如果時間能倒流,李師師絕對不會接受梁師成的請求,更不會為了周邦彥去三番五次的得罪楊霖。

  李師師望月深思的時候,外面來了一個小丫鬟,輕聲道:“居士,外面有一個豪客,說是叫木易霖,想要求見居士。”

  “木易霖?不認識,不見...等等,來人長得什么樣?”

  “是個俊朗的少年郎。”

  李師師臉上刷的一下,變得蒼白無比,嘴唇都微微顫抖:“讓他進來吧。”

  果然,大冬天搖著扇子緩步進來的,正是最近風口浪尖的楊霖。

  進到房中,楊霖如同此間主人一般,隨口道:“你們都退下吧。”

  他的幾個侍衛,裹挾著滿屋子的四個使女,一起走了出去。

  摘星樓里幾乎所有人都在說最近的朝堂驚濤駭浪,那些恩客們口若懸河,說的無比熱鬧,似乎都是在金殿上親眼得見兩邊唇槍舌劍,互相攻訐的。

  可笑的是正主就在這座樓上,他們卻一無所知。

  楊霖十分客氣,抱拳道:“李居士,好久不見。”

  李師師本來還有些畏懼,見他這副模樣,卻變成了薄怒。

  這個不要臉的狗官,強要了自己的身子,卻這幅副做派,跟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若不是那毫無憐愛的被貫穿的痛覺至今仍然時常出現在自己的噩夢中,李師師都要懷疑自己和他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了。

  “楊少宰...你來找我...是什么...啊,你作甚?”

  楊霖從懷里掏出一個上好的珍珠,更為可貴的是,這個珠子竟然是水滴狀的。

  只是他掏的動作,讓李師師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畫面,本來就是驚弓之鳥的她嚇得花容失色。

  楊霖笑道:“你怕什么,這顆珠子是南海出產,晶瑩剔透而內斂光華,楊某把它贈與居士。”

  “無功不受祿,你還是收起來吧。”

  李師師態度很堅定,她不是沒見過好的珠寶,但是剛才那個確實是她見過最美的一顆珠子了。但是李師師還是一口回絕:“這么貴重的東西,我不能要。”

  楊霖眉毛一挑,聲調提高了幾度:“給你你就拿著,我楊霖給別人東西,不喜歡別拒絕。”

  李師師嚇得一哆嗦,這么霸道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從小到大,仗著不似凡人的美貌,她走到哪都是被寵愛哄著的對象,什么時候嘗過這種霸道的滋味。

  心不甘情不愿地結果珠子,楊霖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相信你也聽說了,本官正跟韓忠彥老賊爭斗。”

  這件事開封府無人不知,李師師點了點頭,道:“奴家祝少宰旗開得勝。”

  “得勝不難,只要你跟陛下如此如此說....”楊霖附耳過去,李師師不甚喜歡,想要躲避終究沒敢。

  聽完之后,李師師愣在原地,說道:“韓相公是累世的宰相之家,師師不過是一個流落風塵的可憐女子,如何敢和這等門第作對,楊少宰饒了奴家吧。”

  原來楊霖讓她對皇帝說,韓忠彥仗著權勢,累次要求她到韓府去演奏,好趁機強占自己。

  讓李師師吹一吹枕邊風,楊霖還有一個殺招,一直沒有用。只要皇帝惡了他之后,楊霖便可以使出來,一擊致命并非難事。

  現在的局勢雖然看似很倒向楊霖一邊,但是這都是虛假的勝利,實質好處沒有一點,韓忠彥的底牌并未傷筋動骨。自己的心腹,和朝中的勢力,還是那一點。楊霖不想為他人作嫁衣裳,扳倒韓忠彥后,必須自己吃到最大的果子。

  楊霖笑道:“你不用害怕,此舉只是讓陛下惡了韓忠彥,至于接下來的事,自有我繼續來做。此事你知我知官家知,我們三個都不會往外說,韓忠彥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他怎么可能懷疑你。”

  李師師只推說不敢,韓家是大宋高門,她是破落的染坊主的女兒,如何敢給韓家潑臟水。

  楊霖瞪了她一眼,道:“好話不說第二遍,我保證韓忠彥不知道此事,便是知道了也動不了你一根頭發。”說完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來,說道:“你就按這上面的說,加上自己平日里和官家說話的神態語氣,來,好好背誦,然后把它燒了。”

  想到不聽話的可怖后果,李師師只能昧心答應下來,楊霖道:“這就對了,你當日害我損失三個市舶司,足足達四五個月的時間,損失何止百萬貫。幫我做點事,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不過老子心情好,這次答應你,只要你乖乖把事辦好,我便和你一筆勾銷。”

  李師師突然聽到了希望,抬起俏臉:“此言當真?”

  “當真,怎么不當真,來,你到這里跪好,我們再繾綣最后一番,以后就天涯陌路了。”

  楊霖話鋒轉變之快大出她的意料,李師師抬頭微怔,見楊霖眼中光芒閃動,忽然會過意來。

  “我們..可說好了,說好了..最后一次,不要變。”

  “不要聒噪,專心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