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為民請命的諫臣楊霖

  汴梁已經是天寒地凍,房間里卻是溫暖如春。

  房中有內藏式的銅鼎,無煙的獸炭發出陣陣熱流,許多的身穿綺羅秀衫的侍女,半是熱的半是緊張,俱是額頭細小汗珠。

  她們站在一張大床前,床上一個長須老者,眼中英華內斂,一張國字臉不怒自威。

  老人陰沉著臉,正是大宋右相韓忠彥,在他眼皮下的床上,躺著一個血肉模糊的年輕人,昏迷不醒了這么久,渾身都是紫青傷口,若不是幾個護院拼了命護住他,此刻早就是一具尸體了。

  “滂兒他....果真是去招惹別人妻子的?”

  在地上跪著三個滿身傷殘的護院,還有兩個家中的都管,全都瑟瑟發抖。

  其中一個年級稍長的,苦著臉道:“那天九郎去廟里上香,不知怎地就看上了王朝立的妻子,前些日子聽說王朝立出了事,九郎便想...”

  “說!”

  “九郎得了信,便想著去脅迫王娘子...誰知道,今日上門,他家中突然多了些魁偉的護院,那些人拳腳好生了得,而且就是奔著打死人來的,下手半點也不留情...小人們拼死護著九郎逃出來,死了八個下人,回來之后傷重沒救好,又死了一個,這才保住了九郎。”

  “王朝立是開封府衙抓的,曾布的人會第一時間來告訴滂兒?”

  曾布和韓忠彥雖然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但是他們兩個彼此之間爭斗了幾十年了,韓忠彥一想就明白了,這是曾布故意下的套。

  可惜這個下套的曾布來不及收網,被楊霖知道了,這件事又被楊霖利用了。

  自己這個不肖的孽子,早就成了政敵對付自己的突破口,兩個仇家都盯上了他。

  若是被曾布利用,不過是惡心自己一下,現在被楊霖這個無法無天的佞臣利用,差點要了自己愛子的命。

  而且,可想而知,楊霖肯定不會就此收手。

  他的目標不可能是滂兒,而是要通過他來攻訐我這個右相,想到這里韓忠彥冷哼一聲:“你們這些狗才,本官讓你們帶著滂兒讀書認字,卻跟著你們學一身的腌臜怪行,來人吶,給我拖出去全部打死。”

  幾個護院萬沒有想到,好不容易逃了一條命,還護住了自家少爺,竟然還要被打死。

  幾個人一起哀嚎起來,卻被幾個冷臉的漢子拖了出去,聲音漸漸消失。

  看著床上人事不省的兒子,韓忠彥雙拳緊握,這是下死手,對方就是沖著打死人來的。

  大宋開國以來,文官們約定俗成的規矩,已經快被這個新科狀元破壞殆盡了。

  規矩就是規矩,支撐著士大夫享受這個富庶奢華而風流的時代,想破壞絕對不行。

  韓忠彥垂著手,眼皮一抹,這一天老宰相正式迎戰。

  近水樓臺先得月,緝事廠最大的能量就是隨時可以直達天聽。

  文華殿外,楊霖脫去外套,只留下一個白色的底衫,凍得他一哆嗦。

  搓著手哈著氣,楊霖沒耐煩地問道:“好了沒有,凍得本官跟孫子一樣。”

  兩個小宦官手忙腳亂給他綁上三四跟小木棍,還是從御膳房弄來的柴棍。

  楊霖活動了下手腳,迫不及待地道:“快進去吧,老哥,陛下在做什么?”

  楊戩捂著嘴偷笑不止,聽了這話才回道:“正和鄭貴妃欣賞歌舞呢,快進去吧。”

  早有內侍進去通報,說是少宰楊霖在殿外求見,趙佶笑吟吟的道:“這憊癩小子,朕許了他在家靜養,便了一個月沒有上朝,今天怎么想起朕來了,宣他進來吧。”

  等到楊霖進來,殿里的宮娥太監、皇妃皇帝一起側目,愣住了一大片。

  楊霖往地上單膝一跪,抱拳道:“陛下。”

  趙佶呆呆地問道:“楊愛卿,這是何意?”

  “臣來負荊請罪。”

  鄭貴妃還能忍住笑意,其他的小宮女小太監,都憋得臉發紅。狀元郎每次出現,宮里都不會寂寞,很容易就留下點話柄成為宮娥太監們茶余飯后的談資。

  “你不說,朕還真沒看出來。”趙佶覺得有趣,便多問了一句:“罪從何來啊?”

  楊霖心道,這番老子來個欲揚先抑,先認罪再把韓滂的事全部抖摟出來,還要給他加一點料。到時候三分假,七分真,有些混賬事韓滂不承認,天下也沒有人信他了。

  “啟奏陛下,臣的萬歲營人馬,在禮部員外郎王朝立的家中,把儀國公的兒子打成了重傷。”

  趙佶心里稍微有些不高興,這是仗著自己的寵信也不能這般肆意妄為啊,這回就算是他來一個荒唐可笑的負荊請罪,朕也要懲戒他一下了。

  趙佶擰眉道:“荒唐,儀國公乃是國家重臣,你的下屬為何毆打他的兒子,這不是罔顧國法么?”

  話音剛落,廳中心的楊霖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趙佶來了興趣,問道:“楊愛卿何故痛哭,莫非其中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楊霖擦了擦眼淚,抱拳道:“臣不是為自己而哭,而是為陛下而哭,為開封府百萬小民而哭啊。”

  鄭貴妃拈了一塊蜜餞,瞪著眼,興致勃勃地問道:“為他們而哭?哭的什么呀?快說來聽聽。”

  其他宮娥太監,也豎起了耳朵,今兒這事太有趣了,可得聽仔細了,到時候出去一說自己在場,其他的宮女太監還不是只有聽的分。

  “天下萬民,皆為陛下子民,如今有人仗著家中權勢,欺壓良善、無惡不作,以致汴梁百姓,聞之色變,談之顫栗,人人自危。此人便是被打的韓忠彥九子韓滂。韓滂看上了朝中禮部員外郎的妻子,竟然指使人將王員外郎污蔑為殺人犯。

  此獠趁機前去王員外郎家中,強行玷污王娘子。所幸王娘子是臣的義妹,臣派人前去保護她,實不知這惡少原來是韓府九郎。臣的手下因此將他打傷,也是韓滂私闖官宅,欺辱官婦在先。

  臣稍加調查,誰知道竟然查出更多駭人聽聞的事來。

  建中靖國二年,韓滂奸1淫開封府咸平縣主簿的妻女二人,并把劉主簿毆打重傷,不久傷重而死;

  崇寧元年秋,韓滂帶著家丁在郊外游玩,碰到上山掃墓徐士英一家,高登見徐士英的妹子徐佩珠生得貌美如花,色心大起,竟叫喚家丁將徐佩珠搶回府中,欲納為妾。佩珠誓死不從,被軟禁在艷陽樓上,最終徐佩珠墜樓而死;

崇寧三年春,韓滂帶著護院到大名府一帶游玩,射殺獵戶三人,并且把上門討要說法的獵戶老父毆打致死  楊霖一口氣說了七八條,其中真真假假,混雜其中,說的自己口干舌燥,說的趙佶怒氣沖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