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幕開啟

  王朝立被扣押了兩天,形容枯槁憔悴,這其中的滋味不是單純的蹲牢獄的難受。

  他仔細想了想,自己那天陪夫人去燒香,萬歲營的陸謙找到自己,派了幾個人說是保護,自己還沒往心里去。

  后來一塊上香的秦王氏死了,有和尚看到是自己的護衛下手,秦檜是少宰的同窗好友,他為什么要殺秦檜的妻子,王朝立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

  不過有一點他很清楚,這件事可能真是少宰干的,至少...是萬歲營干的。

  不然那一天好好的,為什么要自己護衛,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委,王朝立絞盡腦汁也沒有半點想法。

  門口的獄卒點頭哈腰地迎進幾個差人,王朝立懶得抬頭,這里陰沉的牢獄中散發著腐臭味,他置身其中如同在臭水溝一樣難受。

  鐵鏈發出陣陣響聲,自己的牢房被打開,王朝立抬頭一看,竟然是熟悉的緝事廠人馬。

  緝事廠和楊霖的關系,別人不知道,王朝立最清楚不過。這根本就是楊少宰一手策劃的,扶持楊戩在內侍省對抗梁師成。

  看到緝事廠的人,王朝立稍微有些激動,站起身來哆嗦著手,欲言又止。

  緝事廠的宦官微微一笑,道:“王員外郎,請吧,我們楊公公有請。”

  到了后堂,王氏兄弟被毒打好幾頓后,已經被趕了出去。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人,王朝立眼睛就濕潤了,少宰沒有拋棄自己。

  “少宰...”王朝立抱拳作揖,語帶哽咽,楊霖趕緊把他扶了起來,道:“世安受委屈了,你放心,本官絕對把你好好地送出去。”

  王朝立剛想說話,楊霖擺了擺手,將他拉到一角,低聲道:“你到了里面之后,韓忠彥的九公子韓滂,到你府上要挾你的夫人,欲以你為把柄,要挾染指于她。”

  王朝立怔了一下,隨即勃然大怒,這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忍的。難怪楊少宰要把自己拉到這里密商,此事傳出去可是一個笑柄。

  楊霖趕緊道:“你放心,我已經派人保護你的府邸,你妻子也是個貞潔烈女,嚴詞拒絕之后求助于我,我會袖手旁觀?”

  “少宰大恩,世安粉身碎骨,難報萬一。”

  “我要你粉身碎骨作甚,咱們這次,把他爹扳倒,才是給你出了一口惡氣,對不對?”

  王朝立不是傻子,他稍微一想,已經明白了,這是一場震動朝堂的爭斗,自己趕上了。

  無論如何,是楊少宰提拔的自己,就算自己豁出去改換門庭,別人也會瞧不起自己,不會信任一個叛徒。

  令他感到驚奇的,反而是楊少宰動手的時間,蔡相兄弟因為祖墳被刨i,離開了汴京,這個時節楊少宰要出手對付韓忠彥...

  若是蔡相回來,絕對是個強援,但是楊少宰迫不及待,只能是一個原因,他不想讓蔡京摘取勝利后的果實。

  韓忠彥倒臺,他手下的官職和人馬,楊霖想著占大頭,而不是從蔡相那里分一點。

  想通了這一點,王朝立更加震驚,這事若是成了,無異于朝堂的一次地震。

  反正自己身上烙上楊少宰的標簽,而且那個韓滂竟然如此欺辱自己的貞兒,王朝立當即下定決心,追隨楊少宰將韓忠彥拉下馬。

  幾個人客客氣氣地跟賈居仁道別,這個老實推官是劉清水未來的岳父,所以得到了這個殊榮。

  到了緝事廠,四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團團坐下。

  楊霖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來,道:“這就是韓滂的惡行,你們都看一看。”

  其他三個人看了一圈,劉清水恨恨的說道:“都說韓相乃是書香門第,竟然養出這么一個人面獸心的畜生,你們看這一條,他為了強娶別人家女兒,竟然指使潑皮閑漢把人家父兄毆打致死。”

  楊霖眼里閃過一絲無奈,道:“這些罪名整治一般的人足夠了,用來對付韓忠彥,恐怕還差不少的火候。”

  楊戩深以為然,韓家樹大根深,這些案子的苦主都是平頭百姓,怎么可能扳倒一個韓忠彥。

  說到底,現在是士大夫的天下,韓忠彥的兒子做這些事,只需要幾個下人做替罪羊,連衙門都不用進。

  劉清水一拍桌子,好看的眉毛高高挑起,俊朗的臉上戾氣隱現,怒道:“那就這樣算了?”

  “哈哈,清水啊清水,你還真是清如水。他沒有要命的罪過不假,我們不會給他安上幾個么?誰告訴你,他做了的壞事,才是我們整治他的把柄了。有把柄我要弄他,沒有把柄,我創造把柄還要治他,韓忠彥這條老狗我吃定了。”

  劉清水轉怒為喜,追問道:“大郎,我就知道你有辦法,快說我們怎么治他。”

  王朝立的府邸前,幾個打扮成一般護院模樣的萬歲營兵將,正在打著瞌睡。

  遠處走來一伙人,前呼后擁著一個錦衣衙內,周圍的百姓紛紛躲避,有那腿腳不好的,躲避不及時難免挨幾鞭子,打得他身上一條血痕。

  韓滂獰笑一聲,道:“前面就是王娘子的家,老子這回吃了肉,管教你們喝點湯。”

  周圍的人紛紛大拍馬屁,肉麻諂媚的讓人反胃,若不是親眼所見,誰都不相信這是韓忠彥的兒子。

  要知道,老宰相韓琦,那是從祀歷代帝王廟的賢臣典范,就算是韓忠彥也是個風度翩翩的宰相。

  他老來得子,竟然如此獐頭鼠目,再加上品行低劣,以至于外界頻傳這是韓相的夫人耐不住寂寞,和府上雜役生的。

  韓滂來到門前,舉起拳頭咣咣砸門,嚇得里面的王娘子心驚膽戰,撫著胸口喘粗氣。

  韓滂不停地說些污言穢語,逗得周圍的隨從哈哈大笑,王娘子伸手捂住耳朵,緊閉雙眼。

  突然,砰地一聲,韓滂飛出去十幾步。

  一群目光不善的護院悄悄靠近,為首的一個一邊走,一邊低聲道:“少宰說了,把事鬧大,給我打!”

  大觀二年,汴梁。尚書左仆射兼門下侍郎,儀國公韓忠彥的九子,上門欺辱下官妻子被護院毆打至殘,隨從十三人,被打死八個,重傷四個,逃了一個。

  一場席卷朝堂的風暴,正式拉開了帷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