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缺席

  “哈哈哈,老哥請!”

  “你是少宰,檢校司空,你先請才是正理,咱家在你后面。”

  “嗨,你們真墨跡,恁是無聊,我先進了。”

  楊霖和楊戩身穿紫金官服,朝廷三品以上的官員才能穿戴,劉清水一襲輕盔甲,唇紅齒白,十分英俊。

  三個人走在開封府衙,嚇得小吏們大氣都不敢喘。

  這些人身在汴梁當差,便是皇帝都見過七八次,這么大的官也不少見,可是惡名昭著的開封三霸齊聚,還是第一次。

  皇城司是老牌的汴梁惡霸了,從建立之初就是士大夫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在汴梁欺男霸女囂張跋扈無人可治。

  萬歲營更不用說了,幾場惡仗的主打人,打得禁軍沒有一點脾氣。人家是艮岳的護衛,艮岳是什么所在,是皇帝的心頭肉。

  更要命的是,誰敢不服他們就上門,給你墻上畫個圈,寫上一個拆字,告訴你這地方風水適合給皇帝蓋樓,你搬家吧。

  你不服?這可是赤陽真人親自堪輿的,你不信也得信。全天下的道士,現在都聽赤陽子的,你有什么辦法?

  緝事廠出名,還是在官吏之間更出名,百姓們對他們不甚了解。緝事廠現在是皇帝的耳目,他們成立的職責,就是專門負責打小報告...誰被他們盯上都有夠惡心的。

  三人來到衙署內,劉清水一馬當先,進屋見到三個人的神色,便猜了個七七八八。

  “岳丈。”劉清水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把賈居仁也嚇了一跳。

  自家女婿什么時候,這么有禮貌了...還記得他們上門納聘的時候,和后面的少宰把自家的男丁灌得七葷八素,就差叫嚷著去內院見準新娘了。

  楊霖指著王氏兄弟,問道:“這兩個是什么人?”

  “是一起兇案的苦主,郇國公之孫,太學生王喚、王呏。”賈居仁是一個真正的老實人,規規矩矩地回道,沒有夾雜絲毫的個人情緒。

  楊霖裝作不懂,轉頭看著劉清水問道:“既然是苦主,就該在公堂上見官,跑到這府衙后堂是不是有點不規矩。”

  “沒錯,來人吶,把這兩個趕出去。”

  王喚見了這三個,也有些打怵,尤其是楊霖,那可是剛剛入朝為官,就騎著太學陳朝老痛毆的主。

  他們身在太學,楊霖的名字聽的耳朵都起繭了,可謂是惡跡斑斑。

  但是剛剛嘲笑的小官,竟然是小國舅劉清水的岳父,自己剛才的舉動豈不是丟人丟到家了。

  楊霖對這一家子漢奸,半點好感也無,問道:“這兩個進來后堂,所為何來?”

  賈居仁嘆了口氣:“王家兄弟欲讓本官對王朝立用刑,審訊幕后是否還有指使。”

  楊霖眉毛一挑,伸手一擺,陸謙呂望馬上動手,反扣住兩兄弟的胳膊。

  楊霖上前一人一個耳刮子,罵道:“整個朝廷,誰不知道王朝立是我的人,反了你們了還。”

  大宋結黨的官員,成千上萬,但是明目張膽喊出來的,這可能還是第一個。

  王氏兄弟挨了一巴掌,先是楞了一下,臉上火辣辣的疼,一起怒吼叫喚起來。

  楊戩還是那副老婦人的模樣,笑呵呵的上前,客客氣氣地說道:“這件案子,牽涉到朝廷大臣,而且品級太高,已經不是開封府能受理的,我們緝事廠接手了。”

  王喚還不老實,又挨了楊霖一巴掌,尚自吼道:“區區從五品的員外郎,開封府衙審不了?我看你們就是想謀私。”

  “誰告訴你牽涉的是五品官了?你不是要查幕后么,本官已經有了著落,來給你妹妹伸冤來了。這件案子牽涉到的當朝一品,你們不要聒噪,不是本官誰敢給你們主持正義?”

  王家兄弟聽得目瞪口呆,自家妹子被殺,果然隱藏著驚破天的內幕么?

  王家到處交好豪門,全是姻親,就自己妹妹嫁的一般,怎么還成了被害的人。

  他們哪里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兇手,這人雖然是王朝立的靠山,但是和妹夫是同窗好友,自己也打聽過,他們的關系確實非同一般。

  更重要的是,自家妹妹還有一層關系,就是童貫的干女兒...這楊霖和童貫的關系,朝中誰不知道,當初蔡京、童貫、楊霖在揚州打得火熱,據說還一塊上過青樓,天天去的那種。

  童貫未掛帥之前,天天在汴梁宴請楊霖,兩個人勾肩搭背兄弟相稱。

  他春風得意,政敵是梁隱相這種龐然大物,怎么會對妹妹下毒手,沒有理由的,所以王家兄弟從來沒有懷疑過楊霖。

  現在他口口聲聲這件事牽涉到當朝一品,除了蔡京就只剩下曾布、韓忠彥這等云頂之上的人物了。

  王家雖然人脈廣,王氏兄弟現在也慌了,他們不想牽涉進這種級別的斗爭中。

  王喚突然生出一種感覺,妹妹的仇不報也行,只要別禍害到王家的根基。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種級別的斗爭,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至于自己被楊霖打了,這完全不丟人,將來自己肯定要賣力宣傳出去的。

  上一個被打的太學名宿,陳朝老,現在誰被他打,就證明是根正苗紅的正直之輩,對于名聲是大大的好。

  王喚道:“我們撤訴可以么?民不告,官不究...”

  楊霖瞪著眼,不可思議地道:“你還是個人?那可是你的親妹子,血濃于水骨肉至親啊。再說了,這都是兇殺了,還民不告官不究?太學真是一年不如一年,教出些什么玩意。”

  楊戩臉上笑呵呵的十分和善,說出的話卻氣死個人,他點了點頭道:“沒錯,太學生的門檻,有待提高啊。”

  賈居仁心中大為暢快,惡人還需惡人磨,這兩個逼死人的膏粱子弟,終于也知道被人騎在頭上的滋味了。這滋味,不好受吧?

  楊霖卻不想再浪費時間,自己的心腹還在牢里受罪呢,他揮了揮手道:“行了,別跟這些閑散人員廢話了,快把人提出來,我們要接手開始查案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