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秦檜的岳父一家

  王珪歷仕三朝,典內外制十八年,朝廷大典冊,多出其手。

  自執政至宰相,凡十六年,少所建明,時稱“三旨相公”。元豐六年,封郇國公。宋哲宗即位后,封岐國公。

  這樣的人物,門生故吏不在少數,他的孫女竟然被人殺了,一下子便觸動了大宋文官的痛點。

  秦檜作為首要的家屬,竟然都插不上幾句話,他的幾個大舅哥、小舅子,怒氣沖沖地質問開封府通判賈居仁,把他訓得連連低頭,額頭冒汗。

  賈居仁老實本分,在開封府通判位置上,從未遇見過這種場面,堂堂的宰相孫女被殺,而且還查出了和禮部員外郎有關系,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奇聞。

  王氏兄弟長得人高馬大,一副書生打扮,他們還是太學的學生,現在大宋試行蔡京的進學制,這種出身的太學生憑著家里的關系,早晚是要被推舉為進士的。

  他們哪里把開封通判放在眼里,指著鼻子大聲呵斥,要他從速嚴辦王朝立,審出幕后黑手來。

  邢不上士大夫,是大宋官場的約定俗成的規矩,雖然沒有明確寫出來,但是一直以來都是這么干的。

  不過王朝立涉嫌殺害前宰相、國公的孫女,是該好好查查,這讓賈居仁十分為難。

  “當日有人看見,是王朝立的隨從潛入佛堂,殺了我那拜佛的妹妹,這事有大相國寺的大師作證,本就是證據確鑿。但是料定那王朝立一個從五品的小官,如何敢對我妹妹下手,背后定有奸人指使。”

  賈居仁擦了擦汗,點頭道:“兩位說的是,此事確實蹊蹺。”

  “那你還在這做什么,快下令用刑吶!我小妹剛剛嫁人,可憐的就被人一道戳透了心口,我們王家詩書傳家,正經的書香門第,從未與人結仇,我妹夫更是本本分分,這等喪盡天良的事,也不知道是哪個奸賊下的手。”

  賈居仁到底是個官,被人這么訓斥,還是連個毛頭小子,心里也存了些怒氣。

  不過想到這兩個人背后的家族,只能忍怒陪著笑臉:“王朝立到底是從五品的官員,已經入了士大夫的門,怎么好用那些整治囚犯的招數...”

  “你說這話,卻似在放屁!區區五品官兒,入什鳥門,快快給我審訊王朝立,不然一紙奏章告到御前,讓你卷鋪蓋滾蛋。”

  賈居仁一拍桌子,紅著臉站起身來,指著他們半年憋出個:有辱斯文,你們怎們能”

  秦檜也看不下去了,勸道:“賈通判不是那個意思,不如我們回去上奏,請御旨動刑。”

  兩個人對秦檜還算客氣,擺了擺手道:“妹夫,你先回去處理妹妹喪事,這里就交給我們來處理。”

  秦檜看不了兩個人的做派,低著頭哀嘆一聲,走出衙署。

  王氏死了,秦檜又想起她的好處來,這個妻子雖然性子潑辣,但是卻實打實的幫助自己良多。

  若不是娶了她,總是進了太學也不一定能出頭,更被提像現在這樣仕途順利了。

  現在老婆死了,將來王家不一定還會愿意提攜自己,好不容易盼來的靠山也沒有了。

  文淵他現在雖然權勢日炙,可是沒有這些豪門的底蘊,若是貿然去投一來壞了同窗間本該平等的交情,二來也怕他樹敵太多,不知道還能風光幾時。

  心里糾結無比的秦檜,自怨自艾地回到府上,留下兩個舅哥跟開封府施壓。

  王氏兄弟口出污言穢語,把個老實的文人賈居仁氣的面紅耳赤,索性不再理會他們,只道是此事他們說了不算,回去等衙門消息即可。

  大哥王喚一聽,冷笑道:“你還在這里使官威,想要拿通判的身份壓我們?我實話跟你說吧,今日你好好聽話,大刑伺候王朝立還則罷了,不然的話,嘿嘿,叫你這通判也當不成!”

  王家有這個實力,他們的關系網盤根錯綜,他們的老爹也就是秦檜的岳父王仲山,雖然只是一個知州,卻和朝中的曾布的兒子們都稱兄道弟。

  王珪的兒孫眾多,婚假都是朝中的豪門,他們家的能量確實不是賈居仁能夠相比的。

  賈居仁胸中郁結著一股憋屈之氣,看著耀武揚威的弟兄二人,悲涼至極攤手道:“本官會審訊王朝立,但是不會動刑。”

  王珪官聲人望都不錯,可惜家教差了些,傳到王仲山,這一家子都是混賬。

  歷史上,秦檜后來發跡了,他妻子王氏的伯父王仲嶷和堂兄弟王會、王著、王曉,王晌,王昞等一大幫人,紛紛被秦檜啟用為官,并且身居要職。

  借著秦檜的權勢,他們行強取豪奪之事,史書記載說他們“甚于強盜”。

  他岳父王仲山父子更是鐵桿的漢奸,心在大金身在宋,可嘆的是還都從金國回來,在秦檜的扶持下做了南宋的高官。

  一家子整整齊齊,全是這種王八蛋,也是一個異數。

  這兩個兄弟,年紀不大,父輩兄長的那些臭毛病一概俱全。

  兩個人冷嘲熱諷,拿捏著堂堂的開封府通判,正六品的官員如同兒戲。

  賈居仁面如死灰,心道自己兢兢業業,做到這個判官,平日里斷案都是受人敬畏,也秉承心術國法,從不敢越雷池一步,沒想到竟然落到這個地步。

  被兩個豪門膏粱子弟,如此這般羞辱,也沒有什么辦法,滿堂的衙役公人沒有一個上前,這官做的和其憋屈。

  “你在這跟我們弟兄裝死不成?”

  王喚得勢不讓人,湊到賈居仁面前,厲聲呵斥。

  突然,外面響起一陣鼓吹聲,開封府衙上下,紛紛出去迎接。

  一隊精騎開道,清一色的赤紅色公服,衣袍鮮艷奪目,駿馬膘肥體壯,馬上騎士威武肅穆,乃是艮岳守衛萬歲營。

  騎士們分兩排站好,下馬之后牽著韁繩站立,從后面又出來一隊禁軍。

  墨綠色的袍子,腰懸樸刀,兩臂上纏著皮革腰系皮帶,正是皇城使。

  緊隨其后,是一群二流子...緝事廠的太監們有些上不得臺面,但是足夠囂張。

  三群護衛,簇擁著中間的三個人出場,齊聚這開封府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