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正義聯盟三巨頭

  初冬時節,汴梁已經有些寒意,楊府的后堂房內溫暖如春。

  三個人圍著小桌席地而坐,中間擺放著一個風爐,爐中是滾開的熱湯。

  把切成薄片的野兔肉,在熱氣蒸騰的湯水中一撩撥,馬上變出云霞一般的色澤,再蘸上“酒醬椒料”制成的調味汁水,入口一咬,一種更鮮美潑辣的味道便立即激活了味蕾。

  這邊是大宋流行的“撥霞供”,也算是較早的涮火鍋。

  楊霖舉起杯來,道:“老哥這次為了清水的婚事操勞,我和清水敬你一杯。”

  楊戩臉一擰巴,挑眉道:“你們弟兄一家親,合著就咱家是個外人?”

  “哈哈,老哥你真是冤煞我倆了,我們的意思是你老哥年紀大了,跑這幾步可不輕松。”

  楊戩呵呵一笑:“小劉貴妃在宮中,那是對咱家千叮萬囑,再加上咱們的關系,不就是去納聘么,去吃吃茶聊幾句就完了,賈家上下忙活的也夠嗆。”

  “你這岳父還算不錯,就是太老實了點,他身為開封府的通判,如此木訥如何能和那些鳥官爭奪,估計是被曾布手下那些賊官壓得不輕。”楊霖說完,冷哼一聲:“曾布和韓忠彥,當初爭的你死我活,如今出了個蔡相加上我楊霖,他們反倒不爭了,全他娘使陰招下絆子,老子去江南打方臘不過兩個月,他娘的告陰狀的都快把皇城的臺階踏平了。”

  楊戩點了點頭,說道:“這些奏章密報,走的是內侍省梁公公那邊,老哥我給你攔不住。不過吶,他們都是枉做小人,陛下那里根本不看,時常提起你都只是盼你早日回京。”

  “老哥,你的緝事廠人手越來越多,朝廷撥下的銀錢恐怕不夠,不如你拿出所有款項,先投入到我的萬歲營中,用這個本錢算是每月入股,到時候分你的利潤,何止翻倍。”

  楊戩早就知道他利用修建艮岳的機會,從中漁利是大發橫財,眼下聽了之后神色一亮,趕忙答應下來:“如此咱家可就不和你客氣啦,老弟的心意哥哥忘不掉。”

  楊霖吃了一口兔肉,燙的說話大舌頭:“你我兄弟何須客氣,現如今圣上身邊奸臣太多,今后朝堂上蕩滌宵小,澄清玉宇還需我等正義之士攜手才是。”

  劉清水深以為然,舉杯道:“這話半點不假,路漫漫其修遠兮,我覺得最緊要的先得整垮韓忠彥,這老賊屬實囂張,上一次直接在朝堂點名罵大郎。”

  “來,為了正義我們干杯。”

  正義聯盟三巨頭,麾下是皇城司、萬歲營、緝事廠,隨便拿出一個都是“威”震汴梁的存在。

  他們現在鉚足了勁要整韓忠彥,卻也不是十分容易,只因為韓忠彥來頭也著實不小。

  他是韓琦的長子,韓琦乃是北宋名相,他與范仲淹率軍防御西夏,在軍中頗有聲望,人稱“韓范”。之后又與范仲淹、富弼等主持“慶歷新政”。

  韓琦為相十載、輔佐三朝,門生故吏遍布天下。

  熙寧八年,韓琦去世,年六十八。宋神宗為他御撰“兩朝顧命定策元勛”之碑,追贈尚書令,謚號“忠獻”,并準其配享宋英宗廟庭,等到徽宗趙佶繼位大統,更是追封他為魏郡王。

  韓忠彥有這樣的老爹,仕途可想而知是一帆風順,早早就當了宰相,更是加封儀國公。

  而另一個假想敵曾布,來頭也是不小,他少時喪父,跟著哥哥長大,他哥哥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

  敵人如此強大,楊霖三人卻非要扳倒這兩個老東西,究其原因就是他們的心腹門生,占據了太多重要的位置。

  大宋本來就是冗官現象非常嚴重,人浮于事、機構臃腫、官員泛濫。

  在這些人分派了行政權力之后,剩下的都是些清水衙門,不把這兩尊大神推到,自己的人永遠別想上位。

  沒有擁躉的支撐,在大宋朝堂就是風光一時,也終將成為過眼云煙,因為根基不穩,站的越高就越危險。

  三個特務機構同時下手,把韓忠彥的子孫三代查了個底朝天,一疊疊的資料擺在楊霖的桌上。

  其中最有可能成為突破口的,當屬韓忠彥的兒子韓滂,這小子排名老九,是韓忠彥最小的一個兒子。

  韓家是真正的書香門第,從韓琦開始就喜歡藏書,在安陽建有“萬籍堂”,聚書萬余卷。韓忠彥又增七千古卷,作“叢書堂”,分六庫儲書,當時河朔士大夫家,號稱藏書多者無一及之。

  這樣的人家,教出來的兒子都不算差,可是這個最小的韓滂卻是個例外。

  韓滂出生時,韓忠彥已經五十多歲,老來得子難免有些寵溺,養出一個混世魔王出來,最喜歡呼鷹簇犬,斗雞走馬。

  為人處世也沒有半點王孫公子的氣度,性情奢侈,言語傲慢,最喜歡流連在青樓酒肆。

  楊霖看得入了迷,這廝的平生污點,簡直可以寫一部大宋高配版的金ping梅。

  什么強搶民女,傷殘百姓,都是小事。這廝甚至明目張膽地勾搭官員妻女,利用他爹的權勢,屢屢得手,那些人畏懼韓家的權勢,也只能含羞忍辱,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這個更助長了韓滂的氣焰。

  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之后,蘇凝香端著一個木盆,身后跟著提著熱水的蘇妝憐,來伺候他洗腳。

  姐妹倆穿的是一身紅底藍邊的襦裙,胸口地方有個心子疊衣,奇怪的是各自別了一個帕子。

  原來楊霖洗完腳,一向不喜歡讓人擦拭,而是抬起來就在伺候他洗腳的美人胸口擦腳,久而久之這些人有了經驗,才這般不倫不類地別上一個帕子,免得沾了自己心愛的衣服。

  看到楊霖一邊看一邊壞笑,蘇妝憐抬頭問:“大郎,什么事這么高興?說出來也讓我們樂樂。”

  楊霖拍著大腿,道:“哈哈,沒有想到,韓家還有這么一個寶藏男孩,這一回老韓身敗名裂,鋃鐺下臺的事有著落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