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沒有楊少宰的日子,汴梁百姓真是寂寞如雪...

  他們已經被楊霖的大場面把眼光養刁了,趙佶尤其如此,要知道以往楊霖操刀的大場面,主角都是他趙佶。

  現在重溫這個熟悉感覺,趙佶心癢難耐,看的不亦樂乎。

  趕來立威的梁師成等人,全都成了陪襯,在一旁站著。

  梁師成眼里的怒火已經快要蓋不住了,陰沉的臉十分嚇人,現在皇帝出宮,他竟然不知道...

  內侍省原本鐵板一塊,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現在出了一個緝事廠,楊戩這老東西的權柄越來越大了。

  更要命的是他和皇城司的關系如此親密,皇宮內的緝事廠、皇城司加上艮岳的萬歲營,已經包攬了皇帝經常出現的地方。

  長此以往,他梁師成甚至要被邊緣化了,離開皇帝身邊太久的近臣,可就算不得近臣了。

  等到楊霖和一百多個道童過去之后,趙佶起身道:“走,回宮去了,楊愛卿這些人馬上要進宮了。”

  趙佶長在深宮,未曾離開富麗繁華的汴梁一步,他根本不了解江南此前是一番怎樣的景象,還以為大宋天下都如腳下的汴梁一般繁華。

  對于撫平江南,剿除方臘的大功,他也沒有什么概念,在他眼中心心念念的武功,還是收復燕京,一血當年太宗北伐之恥。

  到了皇宮,楊霖輕車熟路,一邊走一邊跟楊戩閑聊。

  “老弟,你出汴梁不過兩個月,可把官家惦記壞了,那蔡攸攛弄著梁師成一來進讒言,官家就同意了,還是為了把你調回身邊吶。嘿嘿,官家你楊老弟的這份寵信,當真是讓當哥哥的眼饞。”

  楊霖輕輕啐了一口,道:“梁公公就是見不得我半點好,兄弟我親冒矢石,不避硝煙,拿命換來一點功勞,他竟想一句話給我偷走。”

  楊戩嘿嘿一笑,便不再言語。

  皇帝擺駕文華殿,楊霖跟著幾個小宦官,來到殿內。

  宮殿內人人面帶微笑,大宋朝畸形的文武關系,讓士大夫們忙于驕縱黨爭,也讓大部分的武臣自甘卑下驕惰不堪,些許的軍功還不看在這些相公們的眼里,反倒是楊霖入城時的風光讓他們十分眼饞。

  到了殿中,楊霖行禮道:“臣楊霖拜見陛下。”

  “呵呵,楊愛卿快請平身。你今日入城,朕可是全程看得清楚。”

  楊霖抬起頭來,看著笑吟吟地皇帝,高聲道:“臣奉旨,領天兵,安撫江南,剿滅方臘,兩月征戰,幸得功成。

  清溪山臣之部將韓世忠斬得反賊頭目方臘首級,辛興宗、宋江、張叔夜等人破軍三十萬,收復兩浙路五州四十縣,生民無數。此戰獲勝,實賴列祖威靈,官家恩德,將士用命,臣等幸而得全,得返汴梁,面于圣人之前,不甚惶恐之至!”

  趙佶坐的太遠,說話聲音也不大,楊霖竟然沒有聽清。不過仔細一想,也無非就是一些恩旨犒賞,給假休養的話,真要是封賞,也是封賞那些自己請功的將士,至于這個少宰該怎么升官?相當宰相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不過這一回功勞不小,不升官加封個虛職頭銜還是有可能的,果然楊戩在一旁高聲道:“圣上有旨,加封少宰楊霖為檢校司空。”

  楊霖領旨謝恩,然后大殿內響起鈞樂,算是完成了一個小儀式。

  禮部尚書藍從熙,看著場中的楊霖,目光漸漸有些異色。

  現在楊霖升降官吏,直接奏明皇帝,而越過了宰相蔡太師。

  兩浙路成千上百的空缺,都讓他給了自己的心腹家將,這已經引起了蔡太師的不滿。

  再加上蔡攸白跑一趟,去江南真成了為先人斂骨骸了,還得幫楊霖處理沒有殺完的反賊,現在全天下都知道反賊已經都被楊霖殺完了,蔡攸真是埋頭苦干奉獻自己,關鍵打不好還不行,到時候肯定傳出這種話來,人家楊少宰把大的都殺完了,給你留下全部剿匪班底,你都打不好,簡直廢物。

  這種種的隔閡,已經出現在蔡太師和楊少宰之間,他們的關系現在看上去還是很親密,但是利益牽扯下,真的還能跟以往一般?

  藍從熙擰著眉毛搖了搖頭,蔡太師最大的臂膀,無非是朝中的楊霖和邊關的童貫,一文一武,一內一外,若是楊少宰當真自立門戶,他們兩個人分開還如何和梁隱相相斗。

  散場之后,楊戩親自把楊霖送出宮外,兩個人加上一個劉清水,百官見著都避著走。

  王朝立和徐知常倒是湊了上來,問道:“少宰征戰數月,須得好生歇息兩日,我和許侍郎再設宴為少宰接風洗塵。”

  楊霖笑道:“接風洗塵什么,屬實煩心聒噪,本官喜靜不喜動,不如在我府上擺宴,大家一起聚一聚算了。”

  楊戩笑道:“老弟到時候記得找人知會一聲,要是少了咱家,這事可不好過去。”

  “弟弟知會得,老哥盡管放心。”

  出了皇宮,劉清水笑道:“大郎,阿姐她給我物色了一門親事,是開封府通判賈居仁的女兒,改天我爹要請人前去下聘,你得不得空閑?”

  楊霖楞了一下,隨即笑道:“我這未婚未娶之人,如何能當得了大媒。”

  “這有甚禁忌,你若不愿就算了!”

  楊霖啞然失笑,這姐弟倆一個德行,動不動就使性子,很是意氣用事,究其原因也不難理解,畢竟是酒家出身,又進了這大宋最是看門面的皇家,受的白眼多了自尊心和自卑心同樣的高。

  楊霖趕緊笑道:“只要沒有這個禁忌,我有什么不愿的,我和你情同手足,皇妃有這份疼弟弟的心,也分給我這可憐的弟弟一星半點的,疼我一回也讓我感受一下姐姐的滋味。”

  劉清水轉怒為喜,捶了他一拳,嘆道:“你雖然沒有娶妻,院里還不是藏了許多美人,說實話我一點都不想娶妻...男兒家未婚之前百無禁忌,娶了妻總是有一份責任在,不能像現在這樣瀟灑了。”

  楊霖跟著他嘆了口氣:

  “走,去我府上吃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