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取名鬼才

  蘇州城外,楊霖送別徐家莊主徐進,這一回他上奏朝廷,給徐進安了許多功勞,其中就有幫助張叔夜在明州力阻方七佛大軍。

  徐家莊是他的重要財政來源,密州港是楊通為兒子打造的商業王朝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徐家莊位于密州港,它幫楊霖建造的船塢和訓練的水手,早晚有一天會在河北東路的各項戰事中起到重要作用。

  不知為何,徐進每次面對楊霖都有些不舒服的感覺,尤其是女兒月奴在場的時候。

  尷尬的氛圍中,因為徐月奴一雙眼睛根本沒有離開楊霖片刻,惹得徐進更加生氣。

  匆匆說了幾句,徐進就拉著女兒離開,楊霖輕輕揮手,告別了這對父女。

  徐家莊的莊客,隨著莊主一起離開,楊霖仔細看了一眼,乖乖,土豪的隊伍就是不一樣...

  渾身的皮甲皮革,锃亮的倭刀,清一色的魁偉山東大漢。

  看來徐家莊的營養絕對跟得上,不然不可能養出這種莊客,這些人好生操練戰斗力絕對不低。

  哼著小調,進到蘇州城中,楊霖不忘上書請求皇帝把朱勔的同樂園賜給自己。

  這座園子修的太有藝術性了,可能是艮岳之外,天下第一的園林。

  朱勔這小子不做貪官,一定是一個出色的園林設計師,大宋朝堂的近臣們,全都是藝術家的說法還真不是蓋的。

  舒舒服服地躺在蘇州同樂園的樹上樓閣里,楊霖聽著陸謙清點這次的多得,來江南撫平方臘,竟然讓自己賺了百萬貫的家財...

  “想到蔡攸那個挫鳥,如今應該正在被杭州士紳圍攻,本官就為他掬一把同情的淚水。哈哈哈,哈哈。”楊霖晃著腳,哈哈大笑。

  陸謙和宋江對視一眼,問道:“少宰,就怕蔡相為他兒子出頭啊。”

  “一群腌臜貨,憋著壞心思害我,還不讓本官反擊了?逼急了我,我就去延慶觀閉關,到時候他們誰能拿出錢來供官家花費?他們就等著陛下下旨請我出山吧。蔡京不傻,這一次他回了汴梁,肯定要大肆籠絡住我。老狐貍雖然滑頭了些,起碼的節操還是有的,不會直接和我翻臉的。”

  楊霖越說越得意,平白得了無數財寶,還天降一個背鍋俠。

  再就是連續兩次的請功表,已經把平定方臘這塊蛋糕分的七七八八,只剩下點邊角料給蔡攸吃。

  兩份請功表都是經過反復商議,才最終擬定的,其中分寸拿捏得極為妥當。

  萬歲營的中下級官員,充斥著兩浙路各地的縣級官署衙門,毫不夸張地說此時的楊霖比當時的朱勔,更稱得上是江南王。

  誰料想方臘轟轟烈烈的一場造反,竟成了為楊霖做嫁衣。

  楊天仁帶著已經養好了傷的楊天寧,來到樓下扯著嗓子叫了幾聲,不一會便跑了上來。

  “義父。”

  兩個人一塊叫道。

  楊霖伸手將他們招到跟前,問道:“怎么樣,身子好的差不多了?”

  “嘿嘿,早就不疼了。”楊天寧這次立了大功,卻沒有半點邀功的意思,只是咧著嘴憨笑。

  楊天仁上前說道:“義父,這次我們刺探情報,還算立了些功勞吧?”

  楊霖哈哈一笑:“討賞來了?這次你們做的不錯,想要什么獎勵?”

  楊天仁和楊天寧小弟兄倆對視一眼,道:“義父,孩兒想求義父恩準,我們這個營不解散,繼續聚眾操練,將來再有打仗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為義父刺探情報。”

  楊霖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還是一群小孩子,隨口道:“那好吧,陸謙,每個月撥給這群孩子一些銀兩,就按萬歲營的人均一半給。我問你們,你們想好自己的隊伍叫什么名字了么?”

  楊天寧眼里閃過一絲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悲傷,道:“那天我在青溪山,遇到一只野狼,它臨死時拼命挪動求生的樣子,像極了孩兒落到賊窩出逃的情景,不如就叫狼營。”

  宋江眉頭一皺,道:“狼可不是什么好的畜生。”

  楊霖為自己的義子文化水平感到悲哀的同時,也不想打擊他們的積極性,少年心性總是有一些自以為是的傷感,他也沒有對這群孩子有多大的希望,便笑著答應下來,說道:“狼字和你們總不相配,干爹是想你們都好好長大,就叫小狼營好了,是不是瞬間可愛了許多?”

  宋江捏著胡子看天,一副退出討論,免得將來傳出去取名自己參與了,會很丟人的樣子。

  楊霖笑罵了兩句黒廝,然后就拍板定了下來,一群萬歲營的子弟和自己的義子,組成的小狼營就此成立。

  楊天仁和楊天寧小臉上都充滿興奮,現在他們也和萬歲營的父輩一樣,有自己的獨立的組織了。

  在少年們的心里,這件事十分光榮,簡直可以媲美剛立下的奇功。

  這是義父對他們能力的認可,也意味著以后可以為義父做更多的事。

  兄弟倆挽著手下樓,嘰嘰喳喳討論起來。

  “我們先要抓幾只狼來養著,不然怎么對得起這個名字。”

  “好主意,回去召集他們,咱們小狼營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去山里抓狼。”

  這番話要是被楊霖聽見,少不得叫回來一人一巴掌,此時楊霖卻沒有空,也沒有聽見。

  楊霖對著自己的幾個心腹,小聲道:“官家生性浮浪,離京久了我總提心吊膽,總害怕有人暗中害我。既然此間事了,不如早回汴梁,方能安眠。”

  呂望點了點頭,說道:“少宰,那兩浙路的天平洲,是我們的本家所在,少宰不去看一看么?”

  太平州是自己麾下鹽販子的老巢,也是楊通起家的地方,到了那里肯定都是一群上不了明面的人物,楊霖不想過多接觸,給自己的政敵以破綻。

  現在楊家的產業,是很隱秘的,這多虧了楊霖接了個修建艮岳的活,把很多見不得光生意洗白到堂而皇之的干。

  但是這不意味著絕對的安全,小心駛得萬年船,楊霖不想去冒這個險,便道:“不了,下次有機會再去,收拾一下我們今夜在同樂園休息一晚,明日一早便去汴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