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坑我你還嫩點

  帶著方臘首級,走出深山的韓世忠,接上楊天寧縱馬而出。

  富貴險中求,他們搏了一場,終于得到了最想要的結果。

  這一回眾人的大名必將傳遍大宋,打下大宋四州五十縣的方臘,最終被自己這些人殺了。

  呼延通眼睛被鐵屑燙的紅腫,不停地問:“潑韓五,你可確信少宰會為你請功?俺們都是延安東路的人馬,人生地不熟沒有半點靠山的鳥軍漢,楊少宰憑啥給俺們出頭。”

  韓五得意洋洋,誠如少宰所言,在他的上面,已經沒有幾個人了。比他大的,無非是官家、蔡相和梁師成而已。

  這樣的人物,何苦跟俺韓五一個微末的軍卒扯謊,他既然說了保俺,就一定是真的。

  “咱們不去和辛宣帥會合,直接提著方臘首級回杭州,這分功勞,跑不掉!”

  此時的杭州城內,楊霖回到居所,卻發現門口一個小孩身影。

  見他過來,小孩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宋的跪禮一般是認罪,楊霖上前一看,皺眉道:“仁兒,你這是作甚?”

  “義父,老四不見了...”

  楊霖沉默了片刻,扶起他來道:“寧兒他最是機智,不見了未必出事,或許是發現了什么情報。你身為大哥,這個時候應該放寬心,好好安慰其他兄弟,而不是跪在這自怨自艾。”

  感受到攥著自己胳膊的義父的手掌,微微的顫栗,楊天仁心中更是愧疚。

  “你們若是留在楊府后院,做我的義子干兒,我保你們一生富貴閑散,不成問題。既然你們自愿要踏上戰場,想在這血腥和硝煙中證明自己,當幾個真男兒、好漢子,安逸便早已遠你們而去。”

  楊天仁抹了一把眼淚,哽咽道:“我一定把老四找回來。”

  枕著雙臂,楊霖一夜未眠,他雖然安慰了楊天仁,但是自己心里卻十分煩躁,還有一絲恐懼。

  第二天,天還沒亮,連夜趕路的韓世忠等人已經回到了杭州。

  有些憔悴的楊霖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身材魁偉的潑韓五一手提著方臘腦袋,一手抱著楊天寧,咧著嘴朝自己傻笑。

  福無雙至今雙至,堂前響起幾聲暢快的大笑:“韓世忠,本官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

  方臘死了,江南還有十幾股反賊,被打散在兩浙路各地。

  楊霖沒有絲毫的猶豫,上書為韓五等二十多人請功,還有自己的心腹們,也都是各有功勞。這一會方臘謀反,反倒是成全了楊霖,整個兩浙路遍布他的親信。

  唯獨自己的功勞,楊霖只字不提,他是三軍主帥,沒有必要攬功在身,只要滅了方臘,最大的功勞就是他的。這一回好處撈的足夠多了,還解決了朝廷一個心腹大患,楊霖說不出的暢快。

  后顧之憂已經基本解除,是時候開始謀劃北邊的事了,腐朽的契丹王朝,也該退出歷史舞臺了。楊霖此刻豪情萬丈,渾然不知有一個大的惡心腌臜事,將要落到他的頭上。

  杭州城內,喜氣洋洋,大家都在慶祝方臘伏誅。

  這時候楊霖卻在城外,迎接趕來的蔡攸。

  蔡攸的官職,說實話并不是靠爹得來的,他在趙佶還是端王的時候,就喜歡去端王府巴結。

  這本身就是一個十分喜歡鉆營,而且十分擅長鉆營的人,他對權勢和金錢的欲望,比他老子還要大。

  這也是后來為什么蔡攸會和自己老子徹底鬧翻,并且互相傾軋。

  馬車里的蔡攸,在禁軍的護送下,緩緩來到杭州城郊。

  掀開簾子,蔡攸催促道:“還有多久?”

  “回學士,前面就是杭州城。”

  蔡攸掀開車門,走到外面的馬車上,舉目遠眺果然見門口有一伙人正在的等候自己。

  這個時候,他反倒不著急了,整了整衣冠,笑道:“慢點趕車,不要失了風度。”

  楊霖私下只是見過他幾次,為了避嫌這廝從來不在有人的時候去蔡府,兩個人反倒是在朝堂上見得比較多,而且沒有什么交集。

  迎上來之后,楊霖抱拳道:“蔡學士,遠道而來,舟車勞頓,快請入杭州凈面換衣,歇息片刻,本官已在聚仙樓設下酒宴,為學生接風洗塵。”

  蔡攸回禮道:“有勞楊少宰費心了,我來時受了爹爹和叔父叮囑,還是先去收斂先人骨骸,拜祭一下遭此厄運的祖父、曾祖。”

  楊霖寬慰道:“反賊倒行逆施,還請學士節哀,既然如此本官就不久陪了,方臘雖死還有剿匪事宜未安排。”

  蔡攸神色一變,道:“好叫少宰得知,本官來時官家下旨,由本官代少宰剿除反賊,以報此血海深仇。”

  楊霖心里跟吃了蒼蠅一樣,把趙佶和蔡攸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幸虧你他娘的今天來,不然老子的桃子都讓你個狗賊摘走了。

  呵呵一笑,楊霖冷著臉道:“蔡學士來晚一步,江南方臘已經伏誅,方臘首級都已經派人送到汴梁。請功的奏章,本官已經上報朝廷,這剿匪嘛,蔡學士還是可以清繳一下周遭的零星賊寇的。”

  楊霖嘴上痛快了,心里卻十分不得勁,這個皇帝真是太不靠譜了,老子一走你就整幺蛾子,是個人就能把你說動,全然不顧在外奔波的臣子的心情。

  楊霖難受,蔡攸比他還難受,這也太窩囊了,滿懷希望來摘果子,卻發現只剩下幾個歪瓜裂棗。好的都讓人家吃完了,自己還不如不說...這可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枉做小人吶。

  兩個人虛情假意的客氣了一番,楊霖回到城內,召集萬歲營心腹,把此番的戰利品全部運抵華亭市舶司內。

  等他做完這一切,又和徐月奴打情罵俏你儂我儂膩歪了半天,蔡攸才從祖墳那里回來,楊霖絲毫沒有拖泥帶水,將全部的令旗印璽和部隊全部轉交給蔡攸,并且逃也似的離開了杭州。

  蔡攸望著他的車架,疑道:“此子應該心生怨憤才對,為何這般干脆?”

  杭州的士紳,做好了萬民傘,都撲了個空。

  來到衙署內,才知道剿匪的大帥已經換了人,蔡攸看到他們舉著楊霖的萬民傘,還有一些肉麻的旗子,就感到一陣反胃。

  他笑著道:“楊少宰被調回汴京,現如今此地的剿匪統帥是本官,你們有事跟本官說來就行。”

  許將大喜,他和蔡京是同鄉,關系不錯,而且輩分又高,站出來道:“居安,你來的正好,我們這些人的家產,全都被方臘反賊給搶掠一空。如今方臘伏誅,他逃得倉促,都知道他什么都沒帶走,現在是時候歸還大家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