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江南明王

  楊天寧拄著一根木棍,單薄的身子搖搖晃晃,林中的的晨霧逐漸散去,飄來不知道是什么的白氣。

  突然,眼前出現一雙綠油油的眼睛,一匹柴色的餓狼,正瞪著他看。

  楊天寧暗道一聲苦也,料定自己此番必死,早已忘掉的獸性再次回到這個瘦弱的身軀里。

  他學著狼,呲牙發出赫赫的聲音,然后不知怎么,突然笑了起來。

  “你這畜生,可知道仁愛賜安寧么?”

  這匹餓狼顯然不知道,它悄悄地伏下身子,后腿聚力,要在這極短的距離內,撲倒撕咬吞噬這個不怎么肥美的食物。

  楊天寧把眼一瞇,緩緩舉起棍子,奮起渾身最后一絲力氣,喝道:“來啊!”

  韓五正在搜尋,耳聽得一聲凄厲地叫聲,趕緊往樹上一躍。

  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一旦大軍打到這里,他們就必須和辛興宗會合。

  等到辛興宗發現他們不在,這又是私自抗命的罪過,一頓軍棍是免不了的。

  “潑韓五,是什么人在此吼叫?”

  來不及回答,韓五從腰間拔建、彎弓、爆射,動作一氣呵成。

  楊天寧已經能感覺到狼撲過來的影子和氣浪,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揮出的棍子,卻打在了空氣上。

  眼前的畜生被一箭射在地上,拖著血淋淋的傷口,往遠處爬去。

  在倒下的最后一瞬,楊天寧看到嗚咽的餓狼眼里的神色,突然感覺到了它的悲傷。

  “前面一個小娃子,在這深山之中,必是方臘的徒子徒孫,捉了之后就知道方臘在哪啦,哈哈。”

  一行人撥開草木,跑到他的身邊,呼延通抱起楊天寧,叫了一聲:“好丑的娃子。”

  韓五踹了他一腳,搶過楊天寧,用軍中急救的辦法,把他拍醒。

  “你們,是官兵?”

  得知了楊天寧的身份,韓世忠等人不敢怠慢,將他安置在這里,留了個身上有傷的照看他。

  其他人順著他的指引,沿河而上,真的在一棵大樹上,發現了血跡斑斑的衣服。

  到了這里,韓五臉色一正,道:“那娃子說順著大樹往東,行不到幾百步,就是方臘的巢穴。他在路上雖然撇下了許多人手,但是應該還有幾百人,俺們四十九個,須得小心謹慎才能拿下這個功勞。”

  “潑韓五,你說吧,爺爺們都聽你的。”

  韓五也不推辭,當下就指揮布置起來,他雖然只是一個大頭兵,但是下起命令來很是嫻熟,不一會就安排好了一套擒賊方案。

  第二天一早,小啞巴消失的消息已經傳開,剛剛經歷慘敗的方臘等人,當然不會掉以輕心。

  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廝殺,不過或許沒有幾個人會想到官兵來的這么快。

  韓五等人慢慢往前摸,在一處灌木叢前,韓五一擺手叫停了身后的弟兄。

  伸出手里的樸刀,用刀尖挑開一堆雜草,捕獸夾的赤刃上藍汪汪的,一看就是淬了毒的。

  繞開這個陷阱,一行人繼續前行,突然呼延通彎弓一射,遠處樹上掉下一個精瘦的年輕人。

  “賊巢到了,撥開草先把弓箭射完!”

  這些西軍的軍漢,常年和黨項人在山林作戰,對眼下的情況并不生疏。

  撥開草叢,遠處果然是一隊嚴陣以待的反賊,韓五等人占據高處,精湛的射術加上地利,馬上射死了一排的人。

  還沒來得及高興,在他們身后,無數的竹排削尖了飛了過來。

  眾人翻滾躲避,靠樹干遮擋,饒是如此還是死了十幾個。

  “靠著大樹,把弓箭射完!”

  西軍的射術都不低,尤其是這些童貫挑出來的精英,很快山洞前哀嚎一片。

  底下的賊兵散開,出現一群頭領,韓五眼色一亮指著當中最是魁偉的一個,喊道:“穿紅衣服的是方臘!”

  他的目力極好,當初杭州城下,他就看見了穿著龍袍的方臘。

  “潑韓五,俺們在上射箭掩護,你們殺一個方臘,削了賊首剩下的無算。”

  韓五帶著呼延通等二十幾條軍漢,將箭囊、弓箭、水壺一扔,拿著樸刀沖了下去。

  剩下的十幾個人,專挑對面的弓箭手射,厲天閏只剩一條胳膊能動,獰笑道:“狗官兵,來得好!”

  他當先沖出去,一刀劈下,被呼延通舉刀格擋,兩刃相交火星四濺,呼延通被濺起的火花傷到了眼睛,劇痛之下眼睛一閉,厲天閏哈哈一笑舉刀再砍。

  一支冷箭不偏不倚,射在這員悍將的喉嚨上,呼延通大叫著一刀將他戳倒。

  “護著明王走!”

  石寶怒喝一聲,帶著剩下的百人,開始用血肉抵擋。二十幾個的沖擊力,已經不是他們能抵擋的,對面這些人的配合嚴絲合縫,舉止極有章法,非是經歷過無數戰陣的老兵不能有此聲勢。

  方臘一把將方七佛推開,道:“帶著洞里的孩子,去處州找妙憐。”

  “明王不可!一起走吧。”

  方臘搖了搖頭,他要是跟著走了,這群人肯定不死不許。

  但是自己在這里,他們就哪里都不會去,說到底自己的人頭,比所有的弟兄加起來都值錢。

  “你要殺我方臘,他也要殺我方臘,那就拿出你們的本事來吧!”方臘到了此時才顯出一代狠人的本色,舉著大刀殺進人群,只一刀便劈死了一個官兵。

  韓世忠蕩開一柄長槍,舍了對手,向他殺過來。

  方臘哈哈一笑,對周圍的信徒道:“清溪山生了俺方臘,今日俺也死在此地,是俺的弟兄就陪方臘最后廝殺一回,黃泉路上結伴俺們還是一樣的遮奢漢。”

  石寶舔了舔嘴唇,笑道:“明王,這輩子轟轟烈烈鬧一回,早就值啦!”

  韓五冷笑道:“反賊,休要猖狂。”

  方臘持刀而立,撥開幾道冷箭,笑道:“大宋朝廷趙官兒,不過如此,也叫俺鄉野之人打破州郡,殺了個痛快。”

  韓五哼了一聲,并不答話,舉刀上前。

  明教信徒雖然悍勇,無奈并沒有結陣的經驗,遇到飽經戰陣的西軍,漸漸支撐不住。

  遠處的弓箭手,無情的收割著反賊性命,西軍這邊只死了七八個人。

  一支刁鉆的冷箭射向方臘的后背肩膀處,石寶眼疾,上前遮擋,呼延通楸住機會一刀將石寶砍作兩半。

  方臘怒吼一聲,用大刀刀柄戳在一個宋軍身上,大刀一轉當頭砍下。

  宋軍當即殞命,韓世忠抓住這個機會,閃身近前,一刀戳破了方臘的盔甲。

  “明王!”

  魁偉的身軀,轟然倒地,剩下的明教徒沒有絲毫的猶豫,全部舉刀自刎。

  大觀元年秋,神武軍韓世忠等五十人,殺進清溪山洞。

  最后二十三個人生還,帶回了方臘的首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