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愛仁賜安寧

  經過幾天的偽裝,被安排和他同住的紅巾軍們已經習慣了這個小啞巴的存在。

  楊天寧也裝作一副慢慢習慣的樣子,甚至開始跟著他們學習一些明教的教義,聽得別提多認真了。

  若是有機會出去洞外,是他最開心的時候,拼命地張望,偷偷記下這里的地形。

  方七佛因為救出了方臘,地位蹭蹭的漲,順帶著楊天寧的待遇也好了起來。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楊天寧終于明白,原來這個反賊的頭目之一,就是當年自己在揚州酒樓救下的乞丐。

  當時他可憐兮兮地求一口吃食,要去救他的娘親,現在看來他娘估計不在了...

  方七佛果然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時常來看他,對他每次都是和顏悅色,甚至說一些掏心窩子的話。

  小啞巴楊天寧只是安靜的傾聽,方七佛這些事從來不曾對人談起,也相信這個“小啞巴”恩公無法對外說。

  這個人不錯,可惜是爹的對頭...楊天寧發現自己很難恨起方七佛,這個總是對著自己笑的大反賊。

  若是可以的話,求爹饒他一命,楊天寧這樣想著。

  夜深人靜,鳥獸蟄鳴。

  清溪山洞中,小楊天寧合著眼,豎著耳朵靜靜聽。

  終于,半夜時候,耳邊傳來一聲輕微的鼾聲。

  長舒了一口氣,楊天寧暗罵道:你這鳥人也會睡覺...

  楊天寧慢慢的摸出被窩,墊著腳尖,裝作去尿尿。

  心里緊張萬分,楊天寧走路卻和平日里一樣,甚至朦松睡眼,打了個呵欠。

  暗中的守衛看到這幅做派,才放下心來,不一會到了尿尿的那里,臭氣熏天。

  楊天寧屏息閉氣,左右環視,確定無人之后,順著墻壁攀巖而上。

  在這個洞里排泄的地方,為了避免臭氣無法散發,其上有一個小洞。

  普通人絕難鉆出去,揚天寧踩在側壁上,仗著身子瘦小,伸出雙手往外鉆。

  洞璧巖石劃破了肋下的肉,疼的他呲牙咧嘴,狠心一上終于爬了出來。

  來不及止血,楊天寧小心翼翼地環視,伏在草中等了一刻鐘之久,確定沒人之后,緩緩地匍匐前進。

  沿途不知道多少崗哨,要在這叢林中逃出去,還得小心毒蟲毒蛇。

  撕了一塊破布,纏住自己的傷口,免得血腥味引來什么蟲獸。楊天寧爬了幾百步,突然聽到一陣鼾聲,嚇得他又伏下身子。

  這里果然有方臘的暗哨,不過他好像睡著了...

  撫著胸口,咒罵幾句,楊天寧繼續匍匐爬行,整整一夜的時間,他就以這種速度緩慢地逃離山洞。

  最怕的是,身邊那個反賊醒了,自己可就暴露了。他們可和自己不一樣,這些人對地形熟悉的很,想要捉到自己很容易。

  想到這里,楊天寧一咬牙,順著流水聲來到一處河邊。

  河中水流湍急,扔了塊石頭,聽聲音還算很深。將身上的破衣服脫下,拴在河畔的大樹上做標記,使勁系了個死結。

  河邊的大樹很多,這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樹林,地上有許多枯木,楊天寧找了一根抱緊了之后,一躍進入水中。

  深秋冰涼的河水,在深夜格外的冷,讓楊天寧精神一振。

  抱著木頭被沖走,在河中七葷八素的時候,楊天寧的腦子里突然想起:

  自從被爹救了,還沒有受過這種苦,可是以前呢...這算啥,愛、仁、賜、安、寧,小爺的命天也不收。

  萬歲營嚴苛的訓練中,就有順水漂流一項,只因為以前的鹽販子時常要面對這種情形,在河道上廝殺不敵,難免要落水而逃。

  若不是有這點底子,小東西早就死了。

  在漂流了不長時間之后,他被沖到了河灘,光滑的鵝卵石硌著身子也疼,慢慢爬到河邊,這才擰了擰褲子上的水。

  驚悸、饑餓、疲憊...刺骨的涼意,蒼白的臉頰。

  嘴里一個字一個字地重復著:“愛、仁、賜、安、寧...愛、仁、...”

  一個瘦削的男孩,赤著腳,光著膀子走在林中。

  辛興宗已經失去了耐心,這偌大的深山,便是派萬人來搜,也不好找到。

  外面的零星的反賊,失陷的州郡,一個個功勞可都被別人拿去了。

  吹響了集結的號角,辛興宗召集手下,站在一塊大石頭上道:“恁娘的反賊方臘,直如爛泥一般投到這破山惡水里,再也露不得頭,沒來由讓爺爺們受了這么多天的罪。如今外面烽煙未斷,各路人馬忙著摘果子呢,是我們擊潰的方臘,卻沒有半點功勞,豈能對得起弟兄們跋山涉水來到這里廝殺一場。”

  “不如先去外面收一收功勞,再來這山里尋鳥方臘,斬了他的狗頭出一出這口惡氣。”

  韓五冷眼觀瞧,心中暗道辛宣帥好生小家子氣,外面閑散功勞有什么值得爭搶,捉了方臘一個勝似活捉十萬反賊。俺韓五窩囊二十幾年,蒙天眷顧好容易有貴人扶持,若不自己爭氣,那楊少宰又如何提拔俺做一個馬步都頭。

  他暗暗使了眼色,軍中與他關系好的,都放慢了腳步走在后面。

  韓五人緣好的不能再好,他驍勇異常,在戰場上時常救下同袍姓名,再加上為人四海,多少西軍的軍漢在藥子里與人拈風吃醋,都是他帶人去廝打,挨了軍棍也不出賣朋友。

  有五十個交好的弟兄,慢慢來到隊伍最后面,呼延通壓低了聲音道:“潑韓五,你是不是還想殺方臘?”

  “鳥漢子,長的一雙賊眼,恰如你五爺爺肚里的蟲。”

  呼延通自稱是呼延贊之后,個人驍勇比韓世忠還勝上幾分,碩大的身軀魁偉不似常人,就是心思太過直爽,和韓世忠十分對脾氣。

  最后正好是五十個人,慢慢脫節,彼此都知道對方的想法。

  等到和大部隊徹底脫節之后,韓五高聲道:“方臘就在這山中,是天給的富貴一場,辛宣帥不取讓于俺們這些軍漢,何故去外面和庸碌小人爭搶鳥食般的微末功勞。”

  “俺們都聽你這個潑皮的。”

  “爺爺們跟你干一回。”

  韓五大喜,帶著一群弟兄,牽著馬繼續在林中尋找。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