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青溪深處

  酒樓中滿滿當當,吃飽了肚子的士紳們,這時候才想起自己的儀表風度來,紛紛告罪要回家看看。

  楊霖看著這些人,往日里跺跺腳杭州都要震顫的角色,現在凄凄惶惶,還不知道家中剩下幾個親人...

  再想想被人刨了祖墳的蔡京、蔡卞...人不能沒有自己的勢力,尤其是在即將到來的亂世里。

  把許將攙扶著送下樓去,楊霖剛想回去,迎面站著一個戎裝美人。

  杭城的秋風掃過街頭,古色古香的街道上,往來人流匆匆而過。

  一個姑娘站在那里,穿著一身輕盔甲,展顏一笑就是整個江南。

  楊霖輕輕走上前,笑的十分燦爛:“這位小娘子好生俊俏,本官帶你游西湖啊?”

  英姿颯爽的徐月奴,兩個手背在身后,翹著腳尖,櫻唇往下一噘,揚著下巴道:“那我要坐最好的云錦香艇。”

  睦州城,清溪縣,追到睦州的辛興宗,徹底失去了方臘的蹤影。

  一路上,無數的忠心信徒,舍命回頭拖時間。

  辛興宗的騎兵不知道殺了多少紅巾兵,但是也耽擱了足夠多的時間,加甚至還分兵收復了睦州城。

  靠著信徒們用命換來的時間,方臘等人逃回了清溪山老巢,就此徹底失去蹤影。

  韓五懊惱地捶在樹上,抱怨道:“沿途一些小鎮,有甚好收的,擒住方臘一個,頂過百個小鎮。”

  辛興宗也有些懊悔,只是被手下當眾說出來,臉上頓時掛不住了,罵道:“潑韓五,你少在這亂放鳥屁,這些州縣也是大宋的城池,里面也是大宋的百姓,少受一天罪過你和我都算是功德無量。”

  其他人紛紛下馬,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擦拭著武器上的血跡。

  韓五低著頭,嘴里依舊罵罵咧咧,牢騷不斷。

  辛興宗嘆了口氣,罵道:“老子不信方臘長了翅膀,飛到天上去,還是生了爪子,鉆到了石頭里。必在這一帶,他跑不遠,給我搜!”

  本來人數就不多的三千騎兵,分成十個小隊,在睦州一望無際的山脈中尋找賊人身影。

  此時距離他們不遠,一處山洞中,方七佛笑著對楊天寧說道:“小恩公,看你這樣子也是家中遭厄,與其在外流離,不如在此跟我等快活一世。”

  楊天寧瞪著眼,一幅啥都不懂被嚇壞了樣子,心里卻暗暗盤算,這里應該就是賊人老巢,我該如何傳遞消息出去,給義父知道。

  方臘等人死里逃生,回到這老巢里,頓覺舒服不少。

  杭州城的宮殿雖然富麗奢華,方臘睡在里面連一天好覺都沒有過,其他人也都是如同做了一場大夢。

  入夜之后,外面守備的紅巾小兵,警惕地走來走去。

  楊天寧從被窩里爬了起來,旁邊的一個教徒馬上問道:“你做什么?”

  楊天寧朝下指了指,做出憋尿痛苦的樣子,這個教徒臉色稍霽,說道:“我和你一塊去。”

  這些鳥人都不睡覺得么?楊天寧暗暗叫苦,跟著他來到洞里的一處空地,尿完之后又回到床上休息。

  在進來之前,楊天寧留意了周圍的環境,這里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

  幾個人才能合抱的大樹比比皆是,樹葉茂密的程度,當下起瓢潑大雨的時候,站在它下面也不會淋到一個雨點。

  各種山洞隱秘地藏在林中,不熟悉的人進來之后,根本難以發現。

  一到夜里,山洞中竟然月光盈盈,看來是有很多的出口通道。

  摩尼教的老巢原來在這里,怪不得幾次圍剿都不能把他們除根,這種地方外人根本很難發現,就是發現了也沒法大規模用兵,最后只能是耗在這里。

  和一群熟悉地形的人,在這種地方戰斗,簡直就是噩夢。

  楊天寧苦思冥想,想把消息傳出去,順便逃走的時候。

  在樹林中潑韓五等人正在樹下,烤著幾只倒霉的小獸,一個大漢調侃道:“潑韓五,聽說你這次受到了楊少宰的單獨召見,可是許了你什么好處?你發達了,可不要忘了俺們這些弟兄。”

  韓五咧嘴一笑:“好叫你們這些賊廝鳥知曉,只要咱們擒下方臘,別的俺不敢說,這個功勞沒人能跟我們搶走。想要一起發達,那就好好找人吧。”

  開封府,汴梁城,收到破賊的消息之后,趙佶龍顏大悅,在艮岳舉辦了一次酒宴,與百官同樂。

  席間,一個小內侍匆匆趕到,只說是外面有蔡府的人,說是有緊急的事要見太師。

  蔡京告罪一聲,走到艮岳外,之間自家老管家眼睛紅腫,見到蔡京撲通一聲趴在地上:“老爺,反賊方臘...反賊方臘,唉!”

  “你倒是說啊?”蔡京不悅地問道:“到底何事?”

  “反賊方臘,在杭州掘了太老爺的墳墓,還開棺辱尸...老爺,老爺?”蔡府老都管說完,只見蔡京身子晃晃蕩蕩,眼看要倒在地上。

  楊霖是在請功表發出去之后,慶功宴上聽說這件事的,所以連忙派人去汴梁告知蔡京。

  正巧蔡京到了艮岳,蔡府的老都管得知消息后,片刻也不敢延誤,直接到艮岳尋人。

  他如何不知道這件事對自家老爺打擊多大,趕緊上前扶助蔡京,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臉,這才讓蔡京醒了過來。

  過了一會,蔡京回到席上,所有人的目光望過來,只見當朝宰相蔡太師魂不守舍,一步三搖。

  趙佶趕緊問道:“愛卿?”

  蔡京在中間,往地上一跪:“陛下,賊人掘我祖墳,辱及先人,求陛下為老臣做主吶。”

  砰地一聲,蔡卞的筷著掉在地上,兩個眼珠直勾勾的,渾身的血色仿佛被抽干,臉上蒼白如紙。

  滿殿的君臣,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他們,無論如何這些反賊行事,都有些過分了。

  趙佶安慰道:“事已至此,愛卿也要節哀,來人吶,快扶兩位愛卿回府休息。”

  第二天一早,蔡府前,蔡攸一身素衣,抹了兩滴眼淚。

  蔡京和蔡卞這對如今最有權勢的兄弟,看著他,叮囑道:“好好修葺墳塋,斂取先人骸骨,我和你叔父隨后就到。”

  蔡攸恭恭敬敬地道:“兒子知道了,你們快回去吧,好生休養身子,早日到杭州團聚。”

  一隊禁軍護送著蔡攸的馬車,往杭州趕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