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把高衙內感動哭了

  方臘連日進攻受挫,方七佛那一路也在明州被擋住,起事時候勢如破竹的氣勢已經不見,所有的人都變得有些煩躁。

  造反不是腦袋一熱干了過后可以后悔的事,這是一條不歸路,一旦選擇了造反,就再也無法回頭。

  方臘自己的耐心也磨沒了,自稱圣公之后,出了最初的那段興奮也沒有別的不同。

  擂鼓召集了諸將,方臘端坐在龍椅上,底下的各個大將慢吞吞地趕來。

  “明王,這么早就叫我們來,什么事?”石寶睡眼朦朧地問道。

  “大膽,要叫圣公!”原本是宋廷官吏的韓云怒道。

  石寶一聽,頓時來了脾氣,上去揪住韓云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你便閉了鳥嘴!老爺自悔氣,撞著你這投降的狗官!老爺們跟著明王的時候,你還在做那鳥官,現在輪得到你在這逞威風。”

  說完一拳打在韓云的眼窩,直打的他眼冒金星,口吐黑血,暈死了過去。

  方臘有心責罵,又怕為了降官寒了老弟兄的心,皺眉道:“石寶,他不過是說了句話,你至于打他半死?”

  此言一出,石寶冷哼一聲將韓云丟在地上,殿上的宋朝降臣全都齒寒不已。

  這樣的人,怎么能成事,不過是一群強梁做派。

  “俺把你們叫來,實則有大事要干,昨夜俺瞪著眼想了一晚,半點覺也沒睡,思來想去再這么等下去不是辦法。不如你們眾兄弟保著俺再和城外宋軍廝殺一回。成了咱們打過江去,不成就退回杭州再不出去。實在不行咱們便退到老家的山洞中,只要棄了這杭州城,到清溪鎮的山洞中逍遙快活,誰又能奈何咱們。”

  “是!”一見方臘做了決斷,殿上諸將齊齊拱手稱是。

  方臘沒有讀過兵書,只覺得打仗時候把所有士兵全部帶上,才是最穩妥的。

  人多怎么可能會是錯,兩個打一個總比一個打一個好吧,抱著這種想法,杭州附近的反賊全部被趕到了北門,準備轟轟烈烈地沖擊宋軍大營。

  消息傳來,楊霖早就等不及了,一拍桌子道:“按照原來部署,迎敵!”

  漫山遍野的反賊,毫無章法,甚至連陣勢都沒有,一股腦嚎叫著沖來。

  這山呼海嘯般的氣勢,著實有些嚇人,楊霖小心翼翼地指揮著禁軍結陣抵擋。

  出乎他預料的是,當這些來勢洶洶的反賊,第一波浪潮被擋下之后,沖擊力持續減小。

  很多人擠在后面,不知道該做什么,往前又跑不過去,往后也沒這個說法,許多人在戰場發起了呆。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反倒是禁軍這邊,各種平日里的訓練此刻都得到了應證,開國時的先輩們在無數戰陣中積累的經驗,得出的大宋步卒陣勢,再一次展現神威。

  禁軍們越打士氣越高,初臨戰陣時候的手忙腳亂,變成了現在的得心應手。

  楊霖看著漸漸明朗的局勢,不厚道地想到,這方臘真是天然的練兵石...

  打完這場仗,自己帶的這五萬禁軍的戰斗力,至少上漲好幾個檔次。

  畢竟在校場上演練多少遍,也不如這般實戰一次得到的經驗多。

  西軍為什么強悍,他們每天都要和羌人廝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躲在盾牌后面的宋兵,手里的弓弦錚鳴,利箭如雨般落下。被擠在原地的反賊根本無法予以還擊,運氣好的還能舉著盾牌藏身,身手差些的只能眼睜錚的被人射死。

  這時候,楊霖輕輕揮手,令旗招展,鼓聲大作,一支騎兵斜刺里殺了出來。

  辛興宗率兵沖殺過來,他們從來沒有打過這么奇怪的仗,從來沒有殺人象切瓜剁菜一般如此俐落,一些士兵甚至殺得手軟。

  韓世忠已經不能揮刀砍敵了,他的刀刃都已經砍得卷了口。人馬擁擠,速度卻越來越快,一個不慎就要落馬淹沒在逃跑的“洪流”當中。

  辛興宗他們只能收刀,一聲令下,眾人緊緊控制著戰馬,就像是草原上的異族漢子驅趕牛羊一般,趕著反賊逃竄。

  前方一片血腥氣,楊霖下令擂動戰鼓,三軍出擊,開始擴大戰果。

  方臘等人丟盔落甲,滿身大汗,看起來同樣狼狽不堪,逃回了杭州城,將涌金門的大吊橋高高掛起,很多還在上面的士兵都跌落到護城河里。

  外面的人看到方臘已經舍棄了他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好跪在地上舉起雙手投降。

  楊霖臉上興奮不已,下令不許殺俘虜,這才一個杭州城,江南尚有三州四十多縣在方臘手里,只要傳出投降不殺的風聲,望風而逃者將不計其數。

  杭州城下,官兵開始收編俘虜,這些人十分配合,本來就是一群老實巴交的農民,對官府的敬畏刻在骨子里,若不是朱勔和李彥把他們逼得沒有活路,誰愿意跟著方臘造反。

  如今丟下武器,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好在楊霖下令不追究投降的士卒,甚至可以就地解散回鄉。

  就這一條,加上殺朱勔全家,廢除應奉局,就是此次平叛的最大因素。

  首戰告捷,楊霖的身邊頓時被一群將領為主,以高柄為首開始大拍馬屁。

  把楊霖說成是孫武轉世,吳起再生,聽那意思若是早點讓楊霖掌兵,契丹西夏都被滅了好幾次了。

  辛興宗等人,則在一旁萬分尷尬,這種級別的較量,被西北的相公們看到,估計要笑掉大牙。楊霖的臨陣指揮,也只是中規中矩,沒有犯錯而已。

  楊霖伸手一壓,止住這股歪風邪氣,義正辭嚴地訓斥道:“少在著亂拍馬屁,本官豈能沒有自知之明,還姜尚、韓信,本官哪有那么高的水準。”

  辛興宗、韓五等人暗暗點頭,少宰還是個明禮的斯文人,不知怎地傳出恁般名聲,這明明就是個守正君子嘛。

  楊霖頓了頓,繼續道:“本官充其量,也就只能和漢末諸葛亮、盛唐的李靖不分上下而已。兵神是萬萬不敢當,兵圣還差不多。”

  辛興宗:...

  高柄怪叫一聲:“少宰謙虛之心,簡直光耀千古!末將感動的,都要哭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