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軍心可用

  楊霖親自出迎,在寨外等候。

  遠遠地看見這座大寨,馬背上的騎士已經開始嗤笑:“這也算是個軍寨?若是在西北,恐怕連一輪沖鋒都擋不住。”

  辛興宗回頭罵道:“韓五,閉上你的鳥嘴,這次帶兵的是當朝少宰,你小心嘴賤吃了軍棍,俺人微言輕也保你不住。”

  這些騎兵中,韓五的眼神是出奇的好,往往能看清整個戰場的情形,有時候主帥都要把他叫到身邊,讓他描述戰場局勢,潑韓五張嘴就來讓人如同親見。

  他不以為意地啐了一口,往前一看,叫道:“俺們這些人,命賤好似那腳下的爛泥,咦?宣帥,你看那邊官兒好大的排場,莫非就是楊少宰。”

  辛興宗冷笑一聲:“楊少宰?平日里一個進士出身的宣贊,五六品的文官兒,到了俺們軍營,都跟親王一樣鼻孔朝天。你還想狀元出身的少宰出來迎你,那可是當朝大員,你韓五面皮是金子做的?”

  韓五賭氣不再說話,等到靠近了一些,辛興宗怪叫一聲:“怪哉!旌旗下莫非真是楊少宰?”

  楊霖笑吟吟地說道:“大腿來了,走,上去迎一迎。”

  辛興宗等人縱馬趕來,從馬背上翻身下馬,動作一氣呵成,看上去十分連貫,甚至有些賞心悅目。

  楊霖贊道:“好俊的馬術!”

  辛興宗甚至有些淚眼,下馬抱拳道:“末將辛興宗,見過少宰。”

  楊霖看著他們激動的樣子,心里暗罵,這大宋的鳥文官,把這些廝殺漢欺負成什么樣了,出來迎一迎,恨不得感動的為你赴湯蹈火。

  楊霖可沒有這些臭毛病和忌憚,親手扶起辛興宗,道:“諸位遠道而來,一路上趟風冒雪,辛苦了,快來寨中談話。”

  韓世忠冷眼觀瞧,心中只是不信,文官還有不一樣的,不過是收攏人心罷了,俺韓五豁出去挨一頓軍棍,拆穿你又當如何?

  他咳嗦一聲,清了清嗓門,大聲道:“少宰,這軍寨搭的屬實不行,若是我等三千人來攻,一輪沖鋒它也抵擋不住。”

  辛興宗差點被他氣的當場去世,喝道:“潑韓五,鳥殺才,這里哪輪得到你說話。”

  潑韓五?楊霖眼色一亮,笑道:“這軍寨嘛,乃是京營禁軍中少有的翹楚,偏將高柄的手筆。”

  高柄一聽,昂首挺胸,一臉得色。

  韓五哈哈一笑,心道:你還在裝,俺就看不慣這虛偽的面皮,非讓你氣急敗壞,露出本來面目不可。

  不理會辛興宗的眼神暗示,韓五侃侃而談,把好好一個營寨說的一無是處。偏偏在場的禁軍咬牙切齒,卻說不出一句話反駁,場面一時有些尷尬。

  楊霖哈哈一笑,說道:“你說的這些,在西北有大用,面對方臘高將軍搭的寨子便足夠用了。他也是為了節省時間和力氣,因時制宜嘛,畢竟方臘軍中,可沒有你們這樣的精兵良將。”

  高柄本來羞慚的臉上,頓時有了血色,頻頻點頭。投靠了楊少宰就是好,什么時候都有臺階下。

  楊霖看著這個潑韓五,眼里都快冒光了,笑吟吟地說道:“不過你也頗有見地,能夠一眼指出不足,是個人才。以后跟著本官好好干,這次說不定就讓你揚名立萬。”

  韓五被他盯得渾身發毛,抱拳說了幾句場面話,不過心里對這個文官中都數得上的年輕大官刮目相看,看來這位少宰真和那些大頭巾不太一樣。

  辛興宗一看少宰沒有怪罪,趕緊狠狠地瞪了韓五一眼,跟著楊霖來到寨中。

  大帳之中,韓五已經沒有資格進了,辛興宗剛要坐下,楊霖說道:“剛才你那個部下,十分有見地,不如叫進來一起探討軍情。”

  辛興宗直接怕了,生怕這個韓五再給自己惹事,笑道:“叫少宰見笑了,那人是個混不吝的潑才,閑常時只如鳥嘴,好處是到了戰場也肯拼命,還是不要進他進來現眼了。”

  韓世忠就在跟前,不快點弄到手,還讓他跑了不成,楊霖堅持道:“無妨,本官就喜歡這種直性子的軍漢,叫進來一塊商討便是。”

  辛興宗只好親自出去,找到韓五,低聲道:“少宰讓你進帳,一會你緊閉鳥嘴,若是再蹦出半個閑話,我調你去橫山看烽火臺。”

  韓五摸著頭,笑道:“宣帥莫慌,俺理會得。”

  眾人坐定,楊霖讓宋江把這幾天的軍情說了一遍,并且詢問辛興宗的看法。

  上官如此看重,確實是大宋朝堂絕無僅有的事,大宋的文官不管屬于哪個陣營,到了軍中無不耀武揚威,板著臉裝高冷。

  動不動就要蠻橫指揮,渾然不顧自己不懂兵法,一個個自以為是孔明轉世,不知道害死了多少精兵良將。甚至出現武將打贏了,文人為了壓制他們,強行要和敵酋簽合約割地送歲幣的事。

  像楊霖這種肯和武將抻著脖子虛心探討的,不是說沒有,但是地位這么高的確實一個也沒有。

  方臘的戰法也不甚高明,看在辛興宗眼里,就是兩個青銅嗚嗚渣渣打了七八天,當然他不敢直接說出來,而是認真地說道:“賊人幾次攻打,已經在心中對我軍有了定位,等他們再來的時候,我等從側翼殺出,他們定不防備,待我們沖散了中軍,少宰揮軍殺出,當可大獲全勝。”

  “此戰雖不能全殲反賊,也可以讓他們士氣受挫,到時候合圍杭州,助少宰全此大功。”

  楊霖第一次帶兵,聽了之后覺得有些簡單,問道:“就這樣便可以么?”

  韓五聽了半天,憋笑憋得臉色發紅,剛剛被他搞得下不來臺的高柄,一直暗暗注意著他,一看機會來了,趕緊喝問道:“賊配軍,鳥漢子,你托誰的勢,敢在這里嘲笑我家少宰!”

  辛興宗勃然大怒,拔出劍來道:“潑韓五,你直要害死我才罷休,不如老子先戳你幾個窟窿。”

  楊霖哈哈一笑,說道:“爾等是邊軍里的廝殺漢,究竟戰陣,本官乃是一介文人,領兵打仗還是第一次,難免有些露怯。故而本官出寨相迎,就是為了讓你們前來,免得本官出錯誤了國家大事。

  既然你們看的方臘如此不值一提,來日決戰須得讓我看到你等的實力,否則我可一并清算。

  當然你們能為朝廷除此獠,本官又何惜奏明官家,在廟堂之上夸耀爾等戰功。”

  文官氣度,也有如此豁達開明之人么?

  辛興宗、韓世忠,僅僅用了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徹底被楊霖折服。

  “俺們不為少宰全滅此賊,有何面目回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