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方臘稱帝

  杭州已經失陷了十天有余了,這些日子杭州城里可謂是群魔亂舞。

  方臘本性不壞,也有意識約束手下的這些驕兵悍將,但是無奈這些人極難自制。

  被欺壓的人,一旦有了權力,更想釋放自己的本性。

  好在還有明教的忠實信徒,秉承方臘的口號,做著一些導人向善的事。

  街頭巷尾,極少見敢出門的百姓,很多富戶則被搶掠一空。

  路上來回行走著,裹著各色頭巾的反賊士兵,他們也不好好走路,吊兒郎當把刀抗在肩頭,讓人望而生畏。

  這時候要是有一個明白人出來,指導方臘約束士卒、制定法度、鞏固底盤,未嘗不會出現一個足以掀翻弊病叢生大宋的政權。

  可惜,能夠說動方臘,還有如此見識的人,尚未出現。

  巍峨的杭州城墻高高聳立著,城墻高峻,諸多門樓、角樓、望樓、箭樓、女墻交織成一道密集的攻擊網,城外護城的壕塹既深又寬,足以與邊塞重鎮延安東路的城池相媲美。

  涌金門外,幾十米的水門攔腰截住,這座城池易守難攻,更重要的是具有強大的政治影響,方臘打下杭州之前,沒幾個人把他當回事。

  現在則不同了,江南豪杰無不側目,很多人爭相來投。

  今日的杭州聚集了各路人馬的頭領,就連剛剛在城外和禁軍血戰一場的方七佛,也回到了杭州。

  不為別的,今天是方臘上位的日子,杭州的衙署前,被反賊們布置的十分隆重。

  方臘逼著被俘的官吏,在一旁觀禮,方臘自稱圣公,建元永樂,設置官吏將帥一一冊封。

  賊首們歡呼雀躍,被俘的官吏如喪考妣,這些人的德行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成事的,自己今日被逼觀禮,等到將來朝廷平叛之后,這可是個大大的污點。

  還沒等他們想出將來遮掩得借口,臺上的方臘虎目一瞪,聲若洪鐘:“該死的貪官污吏,潑皮走狗,強占民田,敲詐勒索,逼得俺們賣妻鬻子,無路可走。今日振臂一呼,才知道這些潑才如此不堪一擊,既然如此咱們為甚還要給趙官兒納稅繳糧。干脆反他娘,老子自己做皇帝。

  諸君如能仗義而起,四方必聞風響應,旬日之間,萬眾云集,再一鼓作氣攻下江南各郡,和宋廷分庭抗禮,劃江而治,再行輕徭薄賦,與民生息之策。

  十年之內,咱們定能蕩平中原,統一天下。這樣做或許大家都會死,但不這樣做也會叫鳥朝廷狗官人害死。橫豎都是死,怎就不能死的轟烈一些呢!亦或拼卻一死,就能闖出一條永享富貴的道路來呢!”

  底下的人頓時歡呼起來,舉著拳頭高喊:“反他娘。”

  許多被俘的宋官,也被逼著舉拳喊了兩句,無不嚇得心驚膽戰。

  消息傳開,朝野嘩然,這些泥腿子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小朝廷,和大宋分庭抗禮了?

  趙佶也很生氣,下了三道圣旨催促楊霖出兵戡亂,楊霖捧著圣旨搖頭嘆息。

  果然是草莽出身,畢竟智謀不足,幾百年后同樣是在江南起事的朱元璋,聽信了謀士們的金玉良言:廣積糧,高建墻,緩稱王...這才有了大明三百年江山基業。

  現在方臘才打下三州四十多縣,區區的兩浙路才占了一半,放眼整個大宋更是東南一隅,他就敢稱帝了...

  既然皇帝下令了,楊霖當然不能再繼續培植親信,安插心腹,控制江南。

  一道道軍令下出,各地的兵馬紛紛調動起來,準備合圍杭州。

  方臘稱帝之后,馬上派手下大將方七佛,領兵七萬攻打明州,以圖富得流油的華亭市舶司。

  楊霖早有準備,仍覺得不夠保險,又下令張叔夜帶兵增援明州。

  寧海鎮碼頭,往日繁華的商船如云的景象已經不再,受制于江南戰火,很多番邦商船都選擇在密州港、活著廣州登陸。

  突然在海面上出現一艘艘的貨船,這些船明顯就是運貨用的商船,卻都懸掛著大宋水師的旗幟。

  船頭立著著一條大漢,身材魁偉,人一身黑絨對襟箭衣,同色的厚絨黑抱肚,腰系犀角玉帶,肩上覆著兩片黑緞披膊,足蹬皮靴、臂纏皮腕,身后黑披風獵獵飄揚,打扮既似輕裝的武將,又像是威震兩道的綠林大豪,說不出的威風凜凜,正是密州土豪地頭蛇徐家莊莊主徐進。

  在他身后的船上,都是徐家莊的兵馬,此番江南方臘造反,前來征討的是自家準女婿,徐家莊自然要來助戰。

  實際上這只是官面說法,楊霖才剛剛到江南,已經著手讓自己的手下心腹全部來蹭點功勞。

  因為他這個少宰,已經不好繼續加封了,難道把蔡京擠下去當宰相?光年齡就絕對不可能,宰相這東西需要資歷的。

  既然如此,不如把手下的人全拉來鍍金,到時候好大肆封賞,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徐家莊為楊霖在密州港建起船塢數座,打造各式船只,這一次卻也不夠。

  只好找附近的“海盜”張橫借了幾艘他打劫的商船,一下子把徐家莊兩千人馬全部運了過來,還順便帶了一些江南緊俏的貨物...

  一想到臨行前,張橫那個昂藏漢子,一臉委屈地跟自己訴苦,徐進就想笑。

  “徐大哥,這回去了江南,請務必跟少宰他老人家帶句話。小人在這茫茫海面上做勞什子海盜,雖然清閑自在,可什么時候是個頭。弟兄們都已經謀了一個正經出身,就連阮小七那個鳥潑才,都成了澄海水師總指揮,俺這里什么時候是一站吶。”

  一聲輕呼將徐進拉出回憶,肩膀別人重重拍了一下,徐進沒回頭就笑罵道:“你爹老了,經不起你這沒輕沒重的丫頭亂拍嘍。”

  身材高挑修長的女郎,笑嘻嘻地從身后出來,道:“爹爹老當益壯,什么時候再給我生個弟弟就好了。”

  徐月奴一身戎裝,英姿颯爽,俏臉上笑意藏都藏不住,渾身上下充斥著即將得見愛郎的興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