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血戰太湖

  蘇州城外,桂葉飄香,三軍齊整,正在做著最后的休整。

  江南方臘照目前的感覺看,并非是一支弱旅,楊霖十分好奇為什么童貫能那么輕松打贏他們。

  如果他知道,童貫當時帶來了西軍十五萬精銳,估計就不會有這樣的疑問了。

  而且童貫比楊霖還狠,他不但罷免了朱勔父子、子侄,還擅自替皇帝寫了一封《罪己詔》,在江南頒布,瞬間收服了江南民心。

  皇帝都認錯了,我們還鬧啥...

  趙佶知道以后,也只是不開心地嘟囔幾句,沒有追究他。

  這一殿的君臣,放眼千年歷史,都是一群比較獨特的人。

  楊霖坐在樹下,面前鋪設著一張地圖,看上去十分難懂。

  楊霖皺著眉頭,問道:“這他娘的怎么辨識,鬼畫符一般,有什么鳥用。”

  旁邊的幾個將官一臉尷尬,心里暗罵,文人指揮軍隊,真是狗屁不通。

  目睹了四個同僚被斬,高柄現在是提心吊膽的,一聽這話趕緊表現一番,大聲道:“來人吶,根據此圖堆一個沙盤出來。”

  沙盤這東西,最早是秦始皇搞得,修建陵墓時,在自己的陵墓中堆建了一個大型的地形模型。模型中不僅砌有高山、丘陵、城池等,而且還用水銀模擬江河、大海,用機械裝置使水銀流動循環,可以說,這是最早的沙盤雛形,還非常的高級。

  到了東漢著名的天運皇帝劉秀時候,劉秀征伐天水、武都一帶地方豪強隗,馬超的祖宗大將馬援“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使光武帝劉秀頓有“虜在吾目中矣”的感覺,這就是最早的沙盤作業。

  至今已經這么多年過去,宋軍中堆個沙盤不是什么難事,很快一個蘇杭之間的山川地理模型就被堆了出來。

  楊霖仔細看了看,雖然還是有些簡單,但是比那羊皮紙上的地圖可清晰太多了。

  高柄伸過頭來,問道:“現在反賊方臘占了哪些地方?”

  楊霖倒吸一口氣,伸出手來,在沙盤上畫了個圈,幾乎囊括了整個兩浙路。

  江南的明教徒就像是瘟疫一樣,擴散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若不是楊霖及時殺了朱勔,收回一點人心民望,恐怕還要更加夸張。

  如今自己要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爛攤子,不由得楊霖心頭起火。

  不過這也是一個刷功勞的絕佳機會,錯過了再也不會有了,徽宗一朝沒有比方臘更厲害的造反了。

  高柄等禁軍將領反而不是很在意,他們都是權貴子弟,生下來就可以在禁軍中混飯吃。何必賣命地去一手一腳拼殺個前程出來。

  這就是禁軍和西軍最大的不同,西軍生在強敵環伺的邊陲,他們的父輩半數以上死在異族的刀下,彼此間是不死不休的關系。

  他們不拼命,老父老娘就會被殺死,孩子媳婦就會被擄去為奴,在延安東路有的是全村老爺們都戰死了的寡婦村。

  如今楊霖手握著五萬禁軍,倒是有些強悍之輩,不過必勝的信念恐怕和那些被洗腦的教徒還有差距。

  富貴繁華地,花鳥風流香,舉世無雙的開封府容易消磨人的斗志,讓好好的廝殺漢變得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眼下楊霖身邊的禁軍將領,看到他圈起的大片土地,不禁咋舌。

  兩浙路據說是繁華富庶的所在,現在全部淪落敵手,若不快些拿回來,朝中官家相公們其肯罷休。

  楊霖環視一眼,嗤笑道:“怎么著?這就怕了,更嚇人的還在后面吶,你們知道杭州是怎么丟的吧,江南已經被明教滲透了,到處都有可能是反賊奸細。”

  高柄趕緊說和道:“有少宰居中指揮,何愁方臘逆賊不死,我等誓死追隨少宰。”

  這廝被打了一頓之后,又親眼看見四個衙內被斬首,這還不算,到了蘇州他又看見楊霖大開殺戒,簡直跟個殺人魔王一樣。

  被嚇破膽的高柄已經打定主意不和楊霖對著干。爭取早日打完會汴梁,脫了這身盔甲做個閑散的少爺,保住小命最要緊。

  他的這番做派看在楊霖眼里,倒成了懂事的表現,現在楊霖對他的感覺還不錯,至少不給自己搗蛋,吩咐一件事嗖嗖就給你辦好,使起來出奇地頗為順手。

  聽了這話,楊霖笑罵道:“追隨老子,也不一定就能輕易取勝,我們還是要先和這伙賊人交交手才好。”

  雙方好像約定好了一樣,都是萬分謹慎地慢慢推進,蘇州一帶的父老士紳,紛紛派人勞軍催促快戰,避免戰火燒過來。

  楊霖分兵把守昆山一代,避免華亭市舶司被反賊圍攻,然后率領大部人馬往杭州壓近。

  杭州城郊,方七佛也在教中的老資格們的逼迫催促下,加快了行軍速度,往蘇州殺來。

  誰都不想在自己的城下打這一場惡戰,楊霖想要迅速平叛,方臘同樣是被勝利惹起萬丈豪情,恨不得現在就打到江邊,渡江跟趙官家比劃兩下。

  月光如霧如紗,楊霖率大軍來到太湖畔的木瀆鎮附近,前方右側出現一片起伏的緩坡,叢叢矮茶樹繪映出斑駁的顏色,吹來的晚風柔柔的,帶著些清涼和花香。

  茶樹沿著緩坡向遠處延伸過去,路左是一片茂密的蘆葦。現在正值秋季,蘆葦叢非常茂盛,輕風拂過,黃綠色的蘆葦發出沙沙的響聲。

  “加速前進,加速前進!”花榮騎著馬來回呼喊著,軍令在寂靜的夜色中傳出老遠,軍隊陡然加快了行軍速度,想要快速通過這片適宜布伏地帶,然后再安營扎寨休息。

  突然,坡上茶樹叢中“哐哐哐”一陣鑼響,一陣箭矢射下,緊跟著吶喊聲起,茶叢中冒出許多兵將,嘯叫著朝官路的宋軍上撲來。

  好在這些人雖然繳獲了許多官兵的弓箭,但是沒有經過訓練,殺傷力有限。

  遙想當年開國之時,大宋的步卒舉世第一,步卒又以禁軍為先。此時雖然大不如前,但是依舊保留著前輩的作戰技能,而且在汴梁訓練有素。

  右側外翼是刀盾兵,鑼聲響起,他們已自然地佇身舉盾,“篤篤篤”一片響,傷者寥寥,然而所有的士兵都有些緊張,甚至有人心慌失措、大喊大叫。

  楊霖騎馬居于中軍,緊張得手心已沁出汗來,下令道:“賊人埋伏,就地組織反擊,放火燒蘆葦,免得還有埋伏!”

  火光沖天,照的太湖畔亮如白晝,火光照耀著戰場,高溫烤炙著將士,無數的反賊呼嘯著沖殺過來。

  他們沒有陣勢,不懂技巧,全憑著一股子狠勁,往五萬禁軍的大陣中沖殺過來。

  紅光照耀下,楊霖的臉上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這就是冷兵器戰場么...

  好他娘的血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