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剪除羽翼

  朱勔下樓之后,呂望和陸謙也起身離開,沒有吃飽的花榮伸手拿著一只燒雞,抓在手里撕著吃,其他兩個都裝作不認識他,低著頭快步下樓。

  走到長廊前,站定了身子,在下面護衛。

  楊霖笑吟吟地勾了勾手,盼兒花一樣地俏美嬌顏上帶著濃濃的紅暈,修長而有些青澀的身子微微顫抖,這些都讓楊霖更加意動。

  被哥哥送給朱勔之后,楊盼兒本來少女的心性使然,有一些哀怨傷感。但是自從一頂小轎進了這同樂園,她才知道世上竟然還有這樣一種活法,往日里心疼不舍得買的首飾,在這里直如破爛一般,伺候的下人都不惜的要。

  從那之后,楊盼兒專心伺候朱勔,可惜朱勔侍妾多的下人,輕易輪不到她。

  今天終于因為自己這個小妾的妙容姣好,被朱勔叫來撐面子,沒想到就來了這么一幕。

  楊盼兒當然知道朱勔的能量有多大,說扒了自己全家的皮,絕對不是嚇唬自己玩的。

  看到對面的年輕的大管,猙獰的笑臉,一雙眼睛毫不遮掩得放肆打量自己的身軀,一種羞辱感充盈著她的心房。

  雙腿灌了鉛一樣,怎么也挪不動,楊霖哈哈一笑,起身將她扛在肩頭,往欄桿處一放。

  身子軟綿綿,輕飄飄的,沒有多少重量。

  楊盼兒驚呼一聲,還來不及反應,美麗的甄首就被推出垂下的珠簾,身子則屈膝彎腰趴伏在欄桿上。

  遠處朱府下人熟悉的身影走來走去,羞的她身子隨顫栗而輕抖。

  在朱勔精心設計的小樓上,四周花草茂密,綠植遍地,清風徐來,夾帶著酒香。

  一聲清純含著嬌媚的少女春啼嗚咽,聲音非但動人心魄,竟然還帶有幾分稚嫩之氣。

  朱勔面色不善,坐在大堂中,身邊是他的心腹狗腿子董建。

  看到主子神色不好,董建湊上前,硬著頭皮問道:“朱爺,楊少宰呢?”

  這句話問到了點子上,朱勔的臉瞬間變得青紫,一巴掌抽在董建得臉上,腫起個紅印。

  無故被打的董建一句話也不敢說,臉都不敢捂,站在一旁垂首領命。

  “召集你的手下,幾天后到城郊領盔甲,但是你要記住,你們只聽我一個人的命令,知道嘛?”

  董建趕緊大表忠心:“小人們生是朱爺的人,死是朱爺的魂,誰要是敢朝三暮四,小人第一個擰下他的狗頭,打斷他的脊梁,抽了他的血,剝了他的皮。”

  朱勔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外面跑進來一個小廝,扶著雙膝大喊:“不好啦!杭州被賊人攻破了。”

  朱勔蹭的一下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扶著他的肩膀,喝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老爺,不好了,杭州城的守軍里出了奸細,給方臘打開城門,杭州城失陷啦。”

  朱勔邁不出門,趕往小樓,走到樓下被陸謙攔住:“朱應奉,少宰在上面休息,有什么事一會再說。”

  朱勔哎吆一聲,沒有心情解釋,走到外面抬頭一看正好看見自己小妾。

  她的甄首高抬,一看就是頭發被人扯住,這般情景還說楊霖在睡覺,純屬放屁。

  朱勔大聲道:“楊少宰,不好了,杭州陷落了。”

  不一會,噔噔的腳步聲傳來,楊霖從長廊走出,臉上帶著一層薄汗,問道:“什么時候的事?”

  “昨天夜里,賊人趁夜攻城,守軍里有方臘信徒,他們讓亂民生事吸引守軍注意,乘機打開城門,現在杭州已經落到賊手了。”

  楊霖往旁邊一坐,凝神思考起來,沒有想到提前逼反方臘,還是陷落了杭州,這個邪教頭子到底是準備了多久了。

  杭州城一丟,賊勢已然做大,但是自己著急也沒有用。

  禁軍還在路上,估計明日能過江抵達蘇州,從童貫那調來的輕騎兵更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蘇州等,等著大軍到來。

  至于兩浙路的廂兵...楊霖覺得沒有必要去給方臘送人頭,助長他們的士氣。

  沿途的州縣也早就嚴陣以待,現在賊人打破杭州,吃了口大的,估計需要一段時間消化。

  兩手空空的楊霖,繼續在蘇州等待自己的兵馬,這一夜蘇州的官吏,沒有一個睡著。

  翌日,禁軍前鋒終于抵達,宋江下令安營扎寨,然后帶人直奔城內。

  大軍一到,蘇州城所有人長舒一口氣,楊霖更是直接宴請朱勔和蘇州所有的士紳官吏,勉勵大家齊心抗敵。

  酒宴上,大家推杯換盞,觥籌交錯,一點也看不出大戰將起的模樣。

  此時董建遵循主子的指示,帶著朱府糾集的一眾潑皮閑漢,怕不有三千多人,來到城外的營內,討要裝備。

  一行人走起路來,一個有正樣的都沒有,寨內的禁軍都側目而視,心里有些看他們不起。

  董建暗啐一聲,大頭兵,老子們享受的金錢美人,你們這些賊配軍鳥漢子,見都見不到。

  陸謙聽聞之后,笑呵呵得走出大帳,摟著董建得肩膀,十分親熱地把他們迎了進來。

  “哈哈,好兄弟,你們在此稍微等候片刻,我讓那些大頭兵把衣甲兵刃拿來。”

  董建不疑有他,笑道:“有勞指揮哥哥,等到這件事辦完了,小弟請哥哥吃酒。”

  “哈哈。好說,好說。”

  陸謙前腳剛邁出去,周圍一群群士兵慢慢圍了上來,一個潑皮跑到帳中,叫道:“哥哥,不對啊,我們被點了,你看外面。”

  董建出門一看,自己這些人已經被團團圍住,剛說要去給他們催衣甲兵刃的陸謙,抱著雙臂獰笑著看著自己。

  “指揮哥哥,這是何意?”

  “你們這些打脊潑才、含鳥猢猻,仗著朱勔的勢,將好端端的江南攪得地覆天翻。今兒個就是你們的死期,我等奉少宰之命,先殺你們這幫腌臜畜生,再斬朱勔老狗的腦袋。”

  眾潑皮頓時慌作一團,他們平日里仗勢欺壓小老百姓,兇惡如狼似虎,一旦失去爪牙,也是一群怕死的貨。

  有幾個心狠的,高聲叫道:“反正是出不去,不如跟他們拼了!”

  迎接他的是一支破空利箭,箭雨簌簌落下,收割著這群人的姓名,血很快染紅了姑蘇城郊的這片沃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