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攻杭城

  西北邊陲,宋軍營寨,燈火偃息。

  大帳內,童貫睡眼朦朧,他剛剛休息到一半,被人喊了起來,說是汴梁有圣旨到了。

  童貫不敢怠慢,趕緊起身接旨,卻是讓他調三千輕騎兵去兩浙路平定反賊方臘。

  童貫接旨之后,笑著跟前來傳旨的同行問道:“此番朝中是哪個將軍掛帥?”

  傳旨太監如何不知道這個閹人的厲害,只是巴結還怕跟不上,趕緊堆笑道:“回童帥的話,官家欽點了少宰楊霖前去平亂。”

  “哈哈哈,楊文淵?”童貫捏著胡子,笑道:“既然是文淵領兵,我倒要好生挑選些能打的,助我兄弟得勝凱旋。”

  童貫聽了楊霖的話,隱匿皇帝手詔,取得大捷之后,在軍中的威望一時無兩。

  而且他還收養了西軍戰死將士的遺孤,全部認為義子,供他們吃穿。十年后,這些孩子長大,組成的勝捷軍,戰斗力之強悍讓人敬畏。

  三千勝捷軍堅守太原十個月,數萬金軍打不下來,最后糧盡城破。

  現在的童貫,隱隱是西北的一股新興力量,其他的諸如種家軍、折家軍,也都樂意看他在西北的崛起,不為別的,就因為童貫在朝中有人,可以搞來糧餉。

  童貫拿著花名冊,凝神挑選,最終選定了辛興宗前去。

  寨墻上頭,幾個漢子身上只披了掩心甲,懶洋洋地聚在一塊,其中一個二三十歲的,一臉痞氣搓著手道:“直娘賊的夏狗,狗膽摘出來沒有爺爺的卵子大,就知道縮在城里不敢出來。這要是肯出來跟我們打上一場,怎么也有三五個腦袋拿去換大錢花了。”

  他在那里說得大聲,說的口沫橫飛,身邊同袍卻在低聲笑他:“潑韓五,又欠了多少賭債?三五首級還的上么,現在一顆夏狗的腦袋可沒有以前值錢了?”

  被叫做潑韓五的漢子,許是輸錢輸的有些羞惱,罵罵咧咧地道:“俺們這些鳥漢子,命是恁的賤,每日里腰別腦袋去打仗,拼了命換幾個賞錢,還不如汴梁的膏粱子弟吃場花酒打賞端茶丫鬟的多。來世俺也往那朱門大戶里鉆,當一回生下來就是小將軍的世家子弟。”

  其他弟兄聽了這話,不免又是一陣哄笑,其中一個扯著關中漢子特有的秦腔大嗓門說道:“潑韓五,就怕你的腦袋大,鉆不進那嬌滴滴的千金小姐的肚皮里。不如來世俺發達了,認你做個螟蛉義子,你做了俺的兒,可不就是衙內一個。”

  看得出這伙人關系很好,如此玩笑也不惱,潑韓五咧著嘴一樂,罵道:“賊廝鳥,你這般說,卻似放屁!”

  時值深夜,幾個當值的軍漢胡扯撩閑的時候,寨墻下一個全身頂盔貫甲,還披著大紅披風的宋軍將領卻揚著頭大喝:“潑韓五,敲響聚兵鼓,我們要出征了。”

  潑韓五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拍了拍手笑道:“這不就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俺正想殺幾個鳥人還賭債,這買賣就來了。辛宣帥,這番咱們和夏狗那支軍馬廝殺?”

  “誰說要和夏狗廝殺了,你快些敲響鼓來,童帥有令調我等去江南戡亂。”

  三千輕騎出發的時候,火光照亮了整個杭州城郊。

  一架架云梯搭在城墻上,城頭箭如雨下,方臘手下的紅巾軍高舉著盾牌,佝僂著身子,像一串串螞蟻似的沿著云梯攀附而上,后邊,一隊隊弓箭手竭力地和城墻上的官兵對射著,盡全力掩護他們攻城。

  杭州城頭叉竿和撞桿大顯身手,不時看到一架云梯被宋軍用叉竿兒整個兒叉翻過去,攀附其上的方軍紛紛慘叫著摔下地去。

  或者幾個士兵抱著撞桿合力一沖,將云梯撞得從中坍塌,紅巾軍哀嚎著跌進下邊深深的溝壕,就象一群被人彈落的螞蟻。但是露頭的官兵也不可避免地被亂箭射中,紛紛跌倒在地。

  知州趙霆親自在城樓督戰,他萬萬沒有想到,剛剛興起的反賊只用了一個月,就將他的杭州城逼上了絕路。

  四周的州縣全部失守,無數的反賊就像是出窩的螞蟻一樣,漫山遍野好像永遠都殺不完。

  今天的攻擊格外兇狠,往常打這么久反賊們早就退潮一般地回營了,這次卻不死不休地纏斗了這么久。

  趙霆心里隱隱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卻說不出是哪里不對勁,城頭的傷亡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再這么打下去,杭州今夜真不一定能撐住。

  杭州城中,一伙伙民夫不停地往城樓搬運檑木滾石,這些人來回倒騰,杭州人手不足,也沒有人具體地指揮他們。

  在城上戰斗如火如荼的時候,一伙民夫悄悄靠近城墻,地上橫七豎八都是受傷來不及救治的宋軍,看著他們也沒有絲毫懷疑。

  直到他們幾十個人,趁亂靠近了城門,城門下的守軍倚著墻呼呼喘氣,他們也是剛剛從城上退下來。看見這些人,只當他們是畏懼反賊的箭矢,跑著躲避來了,橫眉罵道:“滾,還不快去搬,耽誤了軍機把你們全殺了。”

  夜色中,這些民夫突然暴起,對著城門下的收兵拳打腳踢,不知道從哪摸出各色武器,底下的宋軍見事不好慌忙斬殺。

  這些民夫并不是宋兵的對手,但是靠著突然襲擊和人多,而且都悍不畏死,拼了命往城門沖。

  一個宋將跺了跺腳,驚恐地罵道:“直娘賊,這群刁民要獻城,給我殺!”

  手無寸鐵的民夫,只有簡陋原始的武器,如何敵得過這些披甲執銳的宋軍。

  很快一個個的人倒下,看上去倒像是來自殺一樣,混亂中誰也沒有注意到,有兩個宋兵悄悄后退,摸到了城門邊。

  杭州的廂兵中,也有明教徒,今夜他們的計劃,便是前面幾十個人送死,引起城下大亂,這樣一來讓軍中的奸細趁亂開門。

  兩個小兵身強力壯,是明教徒精心選出來的,他們耐心地等待這兩個人到城門換防,已經等了十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