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滿城風雨

  翌日清晨,借口水漫汴梁不上朝長達兩個月之久的趙佶,終于想起來還要早朝。

  大慶殿上,文武百官列隊站好,一邊聊天一邊等待皇帝鑾輿。

  頂著一對紗帽翅子,楊霖左右晃腦,就是沒有看到蔡京的身影。

  王朝立上前,低聲道:“前些日子,少宰在城外治水的時候,太師身子不適,據說是染了風寒。”

  大熱天的染什么狗屁風寒,蔡京八成是縱欲過度,蔡府那么多嬌滴滴的小姑娘,這么大年紀哪里招架得住。

  楊霖點了點頭,尋思著本來還想提前問他一下,眼下蔡京不在,自己該如何上奏。

  說是我收到了消息?那么萬歲營車馬行收集情報的秘密就容易暴露,楊霖蹙眉沉思,周圍的官員是不是朝他瞥來,顯然年紀輕輕的楊霖已經是大宋朝堂的風云人物。

  日上三竿,趙佶才姍姍來遲,百官拜見之后,楊戩高聲唱諾:“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才他媽剛上朝,退你媽啊,楊霖心里暗啐一口,出班道:“微臣有事啟奏。”

  趙佶這才睜開眼,疑道:“楊愛卿,你不是在治水么?”

  楊霖上前一步,抱著象牙笏板,凝聲道:“啟奏陛下,臣在城郊大帳,夢見火蛇生角,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聯為鳥形,稱朱雀主南斗。依臣推算,南方恐生大亂。”

  此言一出,朝堂頓時炸了鍋,曾布第一個跳出來,怒氣沖沖地捋著胡子,罵道:“一派胡言!什么時候,我大宋的朝堂,竟成了你楊霖風水堪輿的攤位了,我看你不如扒了這身官府,到御街上豎起竹竿為人算命。”

  韓忠彥也冷笑一聲,道:“楊少宰真是博學多才,本官家中小廝,昨夜弄丟了一個斷腿的牝雞,少宰可否掐指一算?”

  趙佶的心里七上八下,說實話他十分希望楊霖那一套長生大帝君的說辭是真的,但是自己也不是很篤信。

  眼下看到楊霖被群起而攻之,更加動搖了他的心思,但是又怕楊霖說的是真的。

  大宋立國有個先天的缺陷,就是燕云十六州的丟失,讓北地戰火烽煙不斷。但是江南一直承平日久,就是有大亂,也不會是江南發生,這事大多數人堅信的一點。

  兩個大佬起了頭,底下的官員還有不搖旗吶喊的?一時間清流、內侍省、新舊兩黨紛紛出列,攻訐楊霖把朝堂當兒戲。

  王朝立等人剛剛出列,就被唾沫星子淹沒,這點小勢力還真不足以和他們對抗。

  自己的大靠山蔡京又不在,蔡京門下的大員也都暗暗搖頭,不知道這個少宰為什么犯了失心瘋,來到朝堂算命。

  趙佶心煩意亂,擺了擺手示意這些人停下,處在風暴漩渦中心的楊霖,似乎對這些嘲諷無動于衷,面沉似水一言不發。

  看著他的模樣,趙佶又燃起點希望,此時他甚至想楊霖說的是真的才好,江南動亂換來自己確是神霄宮主長生帝君,在趙佶看來是值得的。

  朝中的大臣看到一向奸猾的楊霖,終于露出了一次紕漏,還能放過?

  太學陳東更是耳紅面赤,字字鏗鏘,把楊霖斥為不學無術的儒門敗類。

  “這樣的人,竟然高中狀元,真乃我士林之恥啊!”

  趙佶見楊霖就是不辯駁,這些人又咄咄相逼,嘆了口氣對楊霖罰俸三個月,在家中反思半個月。

  汴梁這座城市,消息向來是最靈通的。上午廷議才畢。下午就成了街頭巷尾的談資。

  風頭正勁的少宰楊霖,竟然在朝堂上胡言亂語,引得百官攻訐,灰溜溜在家反思的消息飛快的流傳開來。

  茶坊酒肆,太學書舍,官衙吏房,街頭巷尾,居室小戶。全都在傳言,在議論,在嘲諷。

  這個離經叛道的狀元郎,一向是大出風頭,沒想到這次失了心智,淪為笑談。

  蔡京府上,聽到藍從熙的描述,臥床的蔡京沉默不語。

  藍從熙輕笑一聲,道:“文淵此番太過孟浪了,區區一個夢,就敢斷言江南大亂,這不是胡鬧么。如今我們和韓忠彥、曾布勢同水火,文淵他又和內侍省結怨,這一回恐怕有不少人等著看他笑話了。”

  藍從熙說完,抬頭看了一眼,蔡京竟然陷入了沉思。

  “恩相?”

  蔡京虛弱地抬起頭來,馬上有旁邊伺候的妾侍坐在床頭,讓他的腦袋舒舒服服靠在胸口。

  “文淵不是這么魯莽之輩,他行事看似浮浪,卻都是有的放矢。而且這廝門寬路廣,難道是真有什么消息?這些日子,朱勔有沒有說過江南有亂象之兆。”

  藍從熙不以為然,笑道:“說的就是這件事,那朱勔就在江南,豈能不如文淵知曉的確切。朱勔前些日子還派人進汴梁,只說江南一切都好。”

  蔡京眉頭一皺,臉上已經有些老態難以遮掩,嘆道:“難道真是馬有失蹄,楊文淵也得意忘形了一次?”

  外面滿城風雨,昭德坊內卻很平靜,楊霖在家反思難得地著家,修養幾天。

  延慶觀派了三十六個小道士,來到楊府追隨他們的師叔祖,楊霖讓蕓娘好生安頓,給他們騰出院子。

  現在的楊霖,可以說是道教領袖都不夸張了,就憑他把皇帝拉入教,就是亙古未有的大功。

  這讓道教的地位驟然拔高到一覽眾山小的高度,尤其是他入教的延慶觀,更是水漲船高。

  楊霖閑在家中,無視外面的冷嘲熱諷,一心跟著道士們研究養生。

  一顆櫻桃樹下,延慶觀的梅云道長坐在蒲團上,耐心地講解:“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陰陽五行、藏象經絡,只要合乎宇宙規律,便可驅邪避災,氣運隨身,強身健體。”

  楊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興致勃勃地問道:“陽常有余,陰常不足,滋陰補陽,是為正道。我們正一教,有沒有法子,助我御女時威風八面,而不損虧。”

  梅云道長老臉一紅,低聲道:“回稟師叔,法子是有的,不過需要勤加練習。”

  “這有何難!我赤陽真人最有耐力,快快教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