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治河之策

  “治河,首先要治沙,否則再怎么加固也有上漲到堤壩以上的時候。泥沙堆積,就是河患根源。”

  咸平縣衙內,擠得滿滿當當,很多平日里威風八面的縣尊都蹲在一旁,楊霖居中而坐。

  小小的縣衙門擠進幾百人,讓堂內有些悶熱,現在雖有人都瞪著眼看一個中年縣令侃侃而談。

  楊霖問道:“你說的還算有點見地,你叫什么名字,哪個縣的?還有就是治沙,該怎么治。”

  小吏一看少宰捧場,勁頭更足了,擼起袖子道:“回少宰,下官是延津縣令宗澤,下官認為,治沙就得建堤束水,以水治沙。”

  此言一出,舉座嘩然,很多人已經開始嘲笑出聲。

  楊霖聽著名字微微有些耳熟,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擺了擺手,罵罵咧咧地說道:“你這縣令莫不是得了失心瘋,不加闊河道也就算了,還要束水?”

  束水就是把河道修窄,現在大水到處奔流,再束水的話肯定更難治理。

  宗澤元祐六年中的進士,到現在已經十六年了,也就是楊霖出生的時候他就是進士了。混到現在還是縣令,可見此人不怎么擅長鉆營,也沒有后臺,聽到當朝少宰的否定也沒有惶恐,而是大聲辯解道:“少宰試想一下,河道寬則流速小,泥沙堆積沉淀,只會越來越多。河道窄則流速快,沖擊之下泥沙減少抬高速度,就不用再加高河堤,我們將有充足的時間治理。”

  楊霖一聽,陷入了思考,這事還真是說不清有沒有道理。

  若是修窄河提,真的有沖走泥沙的效果,當然是可行的。

  但若是想當然的思路,一旦修窄了水患加深,那可就成了千古笑柄了。

  抬頭一看,宗澤的臉上果敢堅毅,再看看旁邊腦滿腸肥的一群縣令,楊霖一拍桌子,起身道:“他娘的,不管了,賭一賭。反正再壞能壞到哪去,萬一成功了就是個長久之計。”

  當下便在開封府十六個縣的縣尉、縣令、主簿...們的圍繞下,制定了詳盡的治河計劃。

  首先是在上游植樹種草,命令直接下到永興軍路,并派緝事廠的人前去監督。

  其次在沿河一帶重修河堤,把河道變窄,加速水流沖擊泥沙。然后在河道外修防洪外河道,修筑分洪區。

  然后讓河北諸路主意引流,減少泥沙淤積,組織民夫浚淤和筑堤。

  “至于民夫,就從難民里招募,每日按工付錢,一日一結。”

  這次水災無數百姓流離失所,房屋被沖毀的極多,楊霖趁機下令,建屋多用磚石,少用木材。

  一來可以少砍伐一些樹木,而來也是為了防火防水。

  命令一下,有些縣令已經開始不以為然,都認為少宰是著了道了,竟然信了宗澤的話。

  殊不知,在后世的治河中,無不采用束河沖沙的辦法。

  在楊霖看來,只要加固上游水土,使泥沙減少。再沖刷打撈淤泥,黃河之患將會大減。

  散會之后,楊霖拍著縣令宗澤的肩膀,笑道:“好好干,若是將來有了成效,本官保你升官。”

  宗澤笑了笑,抱拳出了衙門,楊霖撇著嘴道:“七品小官,還挺有骨氣。”

  突然,楊霖一下想了起來,宗澤?尼瑪不就是三呼過河那個名將么。

  沒想到一代名將,宦海沉浮十幾年,現在竟然還是一個縣令...

  上頭下令的人來頭大,下面的效率就高,這是亙古不變的規矩。

  楊霖現在炙手可熱,是皇帝面前的大紅人,他一發令下面的官吏全都馬上投入工作中。

  誰都想在這個年輕的少宰面前露個臉,指不定就被看上了提拔一下,可比悶在自己的小縣城埋頭苦干強太多了。

  楊霖為了督促他們,直接在咸平縣河畔的高地上筑起大帳,帶著萬歲營的人馬在此入駐。

  僅僅用了三天,各地就都開始施工了,楊霖起了個大早,稍作洗漱就帶著萬歲營的人馬到處巡視。

  從公來說修河是千秋大計,事關沿河幾百萬漢家百姓的生活,從私來說,河患不除,自己的車馬行和漕運對不知道每天損失多少錢。

  泥巴地里,無數的精壯漢子揮汗如雨,萬歲營包攬了開封府所有的糧食生意,前些天搶的都堆積在萬歲營的大本營,說給誰糧食就給誰,這些漢子沒法不賣力氣。

  普通的難民,也感念朝廷給了這么一次活命的機會,修好了河對他們來說才是大事,因為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每次水患都是沒頂之災。

  不過還是有些潑皮,狗改不了吃屎,就想著什么都不干還來蹭糧食拿。

  楊霖第一天走過,默默看在眼里,并沒有說什么。

  回到大帳之后,楊霖面色陰沉,召萬歲營的陸謙來見。

  陸謙進賬之后,見到楊霖臉色不善,邊說道:“少宰,您的那個同窗的夫人,我們已經開始安排人手了。”

  楊霖點了點頭,說道:“那個不急,我今天只帶了幾個護衛,在河堤兩側巡查。有許多人仗著潑皮的兇性,混跡在難民中,作威作福...”

  陸謙抱拳道:“少宰放心,我們走私鹽的時候,什么下三濫沒見過。這些還是輕的,還有那些牙子趁著大水過后,很多孤兒失去雙親,到這里來蒙騙小童、幼女,還有買賣美貌婦人的,屬下們都在暗暗排查。”

  想到自己的幾個義子,楊霖心情有些沉重,這個時代遇到這種災難,勢必會催生出一大批的無家可歸的孤兒。

  這些人的下場之慘,常人難以想象,值得一提的是,有宋一朝唯有蔡京大力推行的居養院、安濟坊和漏澤園制度,無疑是北宋救濟制度的高峰,在歷史上是空前的,甚至也在元明清三代之上。

  居養院專門收養“鰥寡孤獨者”,六十歲以上無人贍養的老人,還包括孤兒、流浪兒童、殘疾人以及基本生活無著的難民饑民。

  安濟坊是專門負責收治無錢治病的病人,即所謂“以處民之有疾病而無告者”。病人進安濟坊后,予以免費治療。

  還有漏澤園專門負責埋葬居養院與安濟坊中故去的人,以及社會上“孤老餒疾致死”后“暴露溝塹者”。為此,漏澤園還有專門由官家花錢購買的墓地。

  這個臭名昭著的著名奸相,一個“奸”字就概括了他的一生,他也當得起這個字,可是孤兒鰥寡的救治制度,卻也是他一手制定的。

  “抓住了,集中起來,在河堤上一塊斬首,祭河也祭天。”

  這時候,一個小兵進來,叉手道:“少宰,外面有人求見。”

  楊霖心情不好,漫不經心地問道:“什么鳥人?”

  “是一個美貌的婦人。”

  “快請進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