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等閑變卻故友心

  令旗揮動,金鼓齊鳴。

  精選出來的一萬禁軍將士旗幟鮮明,兵甲齊整,在陽光之下耀眼生輝。

  跟隨將令趨前退后,不住變幻陣型,霎時間,校場之上沙塵漫天,軍威赫赫。

  約莫一刻鐘,操演已畢,人馬重新集結,一個個虎背熊腰的禁軍將士頭顱高昂,腰背挺直。

  趙佶萬分滿意,他為什么寵信高俅,就是因為后者能搞出這種花里胡哨的閱兵,讓趙佶相信自己的大宋禁軍無敵。

  只是這些金玉其外的禁軍花陣,要是真的被西軍幾個宿將瞧去,難免要貽笑大方。

  這玩意能打仗?

  高俅看著皇帝興致頗高,趕緊進言道:“陛下,這幾天汴梁有個緝事廠,打著陛下的名號,在開封府哄搶糧鋪...”

  趙佶臉上的喜色頓去,不疾不徐地問道:“哄搶?他們沒付錢么?”

  “他們按以前的糧價強買,現在可是水患期,汴梁都沒有糧食進來了。”

  這話說完,趙佶怒意隱現,對高俅冷聲道:“無良奸商想發國難財,開封府百姓都要餓死了,難道你還要幫他們哄抬糧價不成。你管好自己的禁軍,不該操心的事不要亂問,緝事廠是朕設立的,打著朕的旗號就對了。”

  高俅嚇得面如土色,他本是一個小奴仆出身,走到這一步靠的就是端王府時候,伺候趙佶的那點情分,可不想就此失寵。

  趙佶見他惶恐羞慚的模樣,心中一軟,暖聲道:“你啊你,不要聽信別人胡言亂語,給朕管好禁軍就行。禁軍乃是國家根本,萬萬馬戶不得。”

  高俅趕緊大表忠心,這才哄得趙佶重新開心起來,這個皇帝對待自己的近臣,還是很寬宏大量的。

  高俅自己就有幾個糧鋪,被人砸開門搶了去。而且高俅執掌禁軍,難免要跟禁軍勛戚世家打好關系,這些將門府下田產極多,幾乎都有糧鋪,勛戚們被欺負了偏偏還見不到皇帝,只能求到高俅的頭上。

  所以高太尉憋著一股勁要告個刁狀,甚至沒有和自己背后的梁師成商議。這一下吃了癟,更加忌憚楊霖,心中暗道以后還是不要惹這個人了,他的圣眷之隆比自己還受寵。

  作為一個奴仆小廝出身的高俅,他的格局還是太小,這件事若是梁師成知道,定不會讓他如此魯莽就自己進言,人家楊霖已經把這件事和皇帝掛起鉤來,還要硬著頭皮上,十足的鐵憨憨。

  萬歲營內,糧食堆積如山,讓楊霖對開封府富庶這句話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層。

  民間藏富,亦或者說當權者藏富,在大宋真的是到了極致。

  宋江湊上前,笑道:“少宰,屬下已經完成了任務,是不是把屬下調回來。不瞞少宰,屬下在那個勞什子緝事廠渾身不得勁,身邊全是不男不女的怪物。”

  楊霖瞪了他一眼,道:“汴梁天子腳下,一定要謹言慎行,這句話要是傳到楊戩耳朵里,難免影響我們之間的關系。現在萬歲營和緝事廠是一家,敵人無比強大,咱們不能從內部起了裂縫。”

  宋江想起那山岳一般壓在頭上的隱相梁師成,不禁暗暗點頭,低頭道:“屬下知道了。”

  楊霖點了點頭,繼續觀看滿倉的糧食,突然想起還要給皇帝辦個放糧大典,不禁苦笑一聲。

  這個皇帝太好出風頭了,不過總比別的嗜好強,老子別的不會,給你搭高臺、起聲勢、哄抬群眾情緒讓你風光一把還不難。

  楊府門口,三輛馬車停下,秦檜笑著道:“錦兒姑娘,楊三,這就是你們大郎的新家,你們先進去,我晚點安頓好再來拜訪。”

  錦兒一臉驚訝,道:“秦公子不進來坐坐嘛?”

  秦檜稍微有些不自然,道:“后面馬車里是我親眷,我先把他們安頓好,再來拜訪大郎。”

  幾年不見,秦檜已經有了進士出身,這還要多謝蔡京的三舍取士變法。

  蔡京廢黜了科舉制度,改由學校推薦生員,恰巧秦檜新找的岳父家有些勢力,稍加運作就幫這個落魄的教書先生搞了個進士出身。

  后面馬車里露出一個腦袋,相貌平平,鳳眼圓臉,嘴下一顆痣讓她顯得有些刻薄。

  “怎么還不走,還得去拜訪表姐夫呢?”

  秦檜眼里閃過一絲厭惡,轉過頭來卻已經是一副笑臉:“知道了,這就走。”

  他娶的妻子名叫王桂蓮,是北宋著名宰相王珪的親孫女,這樣的女子性子潑辣而且相貌平平,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郎君,在揚州偶爾見到秦檜,芳心萌動便央求自己爹爹做主,秦檜貪慕他家的權勢,喜滋滋地答應下來。

  王珪還有一個親孫女,就是蔡京的夫人,所以秦檜一下子和蔡京成了親戚。王桂蓮急著催促他,也是為了早去蔡府見自己的姐姐,畢竟現在蔡京是當朝宰相。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王珪還有一個外孫女,名字叫李清照。

  秦檜剛想走,遠處來了幾個騎士,為首的一個正是自己的好友楊霖。

  楊霖湊近了一看,下馬哈哈笑道:“會之,還真是你,我早就收到你的書信,說是被舉薦來京,怎地現在才到。”

  錦兒有些日子不見自家少爺,沒想到以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現在已經高出那么多去了,捏著裙角站在一旁。反倒是楊三上前,笑道:“大郎,你是不知道,路上太難走了。”

  秦檜笑著道:“大郎,你走之后,揚州的宅子就空了。錦兒姑娘央求我帶她來汴梁,我就順路把楊三和錦兒帶來。”

  楊霖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小丫鬟,露著牙齒一笑:“錦兒也長大了,快去找蕓娘給你們安頓下,然后讓她準備一桌酒菜,我要和會之不醉不歸。”

  秦淮面帶羞色,慚聲道:“文淵,我今日委實脫不開身,改天我設宴請你。”

  馬車的簾子又被掀開,王氏哼道:“好了沒有,姐姐姐夫何等身份,別讓人家等我們。”

  秦檜嘆了口氣,說道:“好了,這就走。”

  楊霖瞥見馬車里的女人,仔細一想,暗道此人就是秦檜那個悍婦老婆。

  “行,你去忙吧,改天我們兄弟再聚。”

  秦檜嘆了口氣,轉身上車,楊霖望著馬車久久不肯回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