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興辦大宋緝事廠

  等到說清楚東廠是個什么東西,宋江嚇得面如豬肝,連連擺手搖頭:“少宰饒命,我們家九代單傳。割了我一個,就是割了鄆縣宋氏一族。”

  “放屁,你不是還有一個二弟么?”

  “屬下回去就把他掐死。”

  楊霖拽著心懷惴惴的宋江,來到內侍省,楊戩被梁師成排擠,是實打實的閑散人員。

  見到楊霖,楊戩親熱地上前,挽著他的手臂,笑著責詰道:“楊老弟,哥哥待你是真心實意,你小子前些日子喬遷之喜,竟然沒有往我這投帖,是看不起人么?”

  楊霖滿不在乎地說道:“老哥這就冤枉我了,前些日子都是我的手下慶賀,怎么能叫老哥前去,我準備過幾天在家里擺一桌,咱們叫上清水,幾個親近的聚一聚。”

  “一言為定。”

  楊戩笑的確實很有親和力,這個人平時跟個老太太一樣,楊霖笑著說道:“老哥,這次來有一事要和你商量下。”

  楊戩哦了一聲,顯得有些意興闌珊,問道:“是什么事?”

  楊霖湊上前去,附耳說了一通...

  “老弟,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見官家吧。”楊戩聽得心動不已,這可比在梁師成的排擠下養花種草來的好多了。

  一大一小兩個楊奸臣,摟著膀子來到皇城外,有楊戩帶路連腰牌都不用了,順著小內侍的指引一路來到御花園內。

  趙佶身穿一襲緊身的短打上衣,頭上綁了根黃色的絲帶,正在蹴鞠。

  轉頭看見他們兩個,趙佶走出場外,一邊觀看宮女們蹴鞠,一邊問道:“你們兩個怎么一起來了?”

  楊霖笑道:“官家,微臣給官家報喜來了。”

  “哦?朕有何喜?”

  楊霖侃侃而談:“先前微臣所說的事,已經應驗,開封府水陸堵塞,糧食運不進來,奸商關門不賣糧,眼看就要餓死幾萬個百姓啦。”

  趙佶蹙眉道:“這是喜事?”

  “這是壞事,但是微臣已經有了解決之道,能夠幫助官家逢兇化吉,化解此番劫數,定時陛下仙氣庇佑,長生大帝果然福祿綿長。”

  趙佶被他哄得眉開眼笑,楊霖這般忠心得用臣子,才不會給自己添麻煩。他總是提前想好了辦法,才來面圣,趙佶對此萬分滿意,因為他實在不想參與處理這些國事,太麻煩了,哪有蹴鞠、作畫、寫字來得雅趣。

  “微臣左思右想,認為只有建立一支緝事廠,由陛下心腹之人擔任,再遇到這種棘手的事情,才好幫陛下分憂。”

  趙佶頓時皺眉:“緝事廠?本朝祖制,不得外放軍權...”

  楊霖嘿嘿一笑:“陛下,無須外放軍權,這緝事廠可以直接掌握在陛下手中,由陛下身邊伺候的人擔任。”

  說到這里,楊戩笑嘻嘻地湊了上來,人畜無害的老太監,活像一個笑面佛。

  趙佶心中一動,他雖然懶散,但是卻并不笨,馬上感受到了這個辦法可行!

  這辦法當然可行,這可是造反成功之后,最不放心臣子的永樂大帝朱棣,苦思冥想搞出來的集權的特務機構。沒有皇帝能夠拒絕這種誘惑,相當于多了雙眼睛,多了雙耳朵,可以最大限度地把控自己的帝國。

  這種緝事廠一旦建成,就是皇帝的絕對心腹,宦官嘛,不依附于皇帝,他們能有什么根基。

  楊霖趁熱打鐵,繼續道:“緝事廠一旦建成,可以為陛下探聽朝野、民間的風聞,監督包括微臣在內的百官舉動,真乃穩固江山的法寶吶。”

  趙佶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你們就著手去辦吧,先幫朕把這次開封水患處理好。”

  楊戩和楊霖趕忙抱拳領命,恭恭敬敬退出了御花園,剛出來就對視一笑。

  “楊老弟,這次哥哥承你的情了,你等著吧,過幾天我在樊樓設宴,你可一定要捧場。”

  楊霖頓首道:“我們還是先建起緝事廠,然后把水患糧荒的事給官家辦好了,再來這個慶功宴好了。我知道老哥現在恐怕拿不出這么多錢,招募人馬開衙設廠,我手里幾個市舶司,算是有點閑錢,老哥先派人到萬歲營去支取。”

  楊戩也知道此時不是客氣的時候,便笑著接受了,迫不及待地回到內侍省,和自己的那幫子孝子賢孫們商量開衙的事。

  一座曲折小橋穿過清澈池塘,幾株垂柳與四周屋舍倒影相映成趣,平添幾分禪意。

  在這庭院中,似乎絲毫沒有受到大雨的影響,木屋前面系著幾串風鈴,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竟然是純金打造。

  池塘河水清澈,各色金魚,鱗光熠熠,無憂無慮地游來游去。

  “汴梁城外有這么多張嘴,那楊霖手里的糧食還沒吃完?”

  一聲略顯涼薄的聲音傳來,聞聲望去,令人驚艷。

  一襲柳紅綾羅裙,裙底兩只赤裸的美足颯然交錯,十根玲瓏的晶瑩足趾比率完美,番紅花汁涂染的指甲與那雪玉般肌膚相得益彰,妖嬈地發出誘人的邀請。

  隔著一層屏風,有人答道:“楊霖手里的糧食,遠超我們的預計,也說明了楊通等人給他鋪設的車馬行和漕運幫是何其強大。不過他終究是填不滿開封幾十萬張嘴,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拋售了。”

  回答者的聲音很嘶啞,頗顯老態,卻是一襲寬大灰袍形貌可怕身材略顯佝僂的老人。

  老人滿臉溝壑,氣質沉翳,渾濁的獨眼暗澹無光,衣身倒整潔的很。

  “吃吧,吃吧,活人沒飯吃,你們倒是撐得鼓鼓的。”屏風后的裸足美人輕笑,皓白纖手向空中揮灑,將手中特制的魚料一點點地撒向池塘,嗅到食物的誘惑,一條條靈動活潑的小金魚爭先恐后來覓食。

  老人見她不再問詢,轉身慢慢離去,回頭的瞬間一縷縷不易覺察的精芒在眼中閃爍。

  面對這種女人,即使是風燭殘年的他,也有著難以克制的獸欲。

  不過想到這個女人的惡毒,老頭還是規規矩矩地退了出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