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風流天子丹青手

  漫天大雨,傾盆而下。

  御街上水已經沒過半截車輪,頂著大雨往皇城去,路上零零散散有幾個行人。

  到了皇宮之中,楊霖身上的官服已經濕了一半,舉步向前在文華殿的房檐下避雨,不一會就有內侍省的人出來,引著他穿越宮殿往天子處覲見。

  趙佶此刻正在移清殿,身前擺著一個畫板,手執狼毫端詳著面前的一個美人兒。

  在殿門口一個宮姬捧花而立,眉如翠羽,肌若白雪,身段娉婷多姿,華美的古典氣質讓楊霖暗暗點頭,甚至咽了口唾沫。

  趙佶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時而端詳,時而下筆,畫的十分投入。

  楊霖無奈地站在一旁,等待著他畫完,這幅《美人觀雨圖》,用時不算很長,湊上前一看果然是暈染細膩,生動流暢。

  畫中美人頭戴花冠,云鬢高聳,青絲如墨,觀瞧這殿外的雨簾,眉黛間滿滿的都是閑愁思緒。

  再加上旁邊的瓶花、香爐的點綴,更襯得一股宮廷富貴氣撲面而來。

  趙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創作中,擱筆之后才發現旁邊伸著腦袋偷看的楊霖,笑道:“楊卿什么時候來的,為什么沒人通報?”

  楊霖馬上道:“是微臣示意內侍們不要打斷官家作畫,免得世間少了這樣一副傳世名作,楊霖的罪過就大了。”

  趙佶雖然喜歡近臣恭維,但是卻并不喜歡直白白的馬屁,顯得十分粗鄙不上檔次,笑罵道:“楊卿休得諂媚,須得作一首配得上此畫的詩詞,否則便剝了你的狀元頭銜。”

  楊霖哈哈一笑,上前從筆架上取下一支軟毫,沉思片刻在趙佶剛剛完成的畫作上提筆寫道:

  東京春盡霽雨稠,芳菲落盡逐波流。

  素手香凝花含媚,娥眉蹙時柳帶愁。

  君王恩深情郁郁,宮娥著筆意悠悠。

  誰說傷心畫不就,丹青常有帝難求。

  趙佶滿意地吩咐宮人收起畫卷,這才問到:“楊卿進宮見朕,所為何事吶?”

  “陛下,連日暴雨如注,開封府及周邊郡縣多有山洪,百姓家破人亡不在少數。臣有意出城賑濟災民,安撫地方,改修河道,以免災情愈演愈烈,難以把控。”

  趙佶光顧著雨中賞美人,作畫吟詩了,哪里想到過這種雨會帶來的災害。聞言也是一驚,問道:“已經如此嚴重了么?”

  楊霖一陣無語,還是回答道:“再不救治,臣恐城外破家者不下十萬矣。”

  趙佶深吸一口氣,道:“既然如此,水火無情,朕豈肯讓楊卿親冒險地,可使工部官吏前去賑濟。”

  不得不說,這個徽宗對自己的寵臣還是挺親近的,楊霖抱拳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微臣當仁不敢讓于人,非得自己親至才放心。”

  趙佶十分感動,沒想到楊霖不但處處合乎自己的心意,還有心為江山社稷親蹈險地,趟風冒雨地前去修河賑災。

  其實楊霖有一點沒說,要想賑災就要開封府的糧商拿出糧食來賣,而且不能發國難財坐地起價,這可就難了。

  大宋開國百年,那些世家豪強、外戚、閹豎……在汴梁經營多年,很多糧鋪就是他們的私產。

  不行非常手段,如何能讓這些人吐出糧食,要是他們真的都不肯,恐怕就不是災民挨餓了,汴梁可是有六十萬禁軍吶。

  趙佶給了楊霖充足的權利,讓他出城改修河道,治理黃河,賑濟災民。開封府各個衙門須得配合,服從調度,這已經是對當朝大員很大的放權了。

  剛走出大殿,楊霖火急火燎就要出宮,卻聽得身后傳來美人嬌笑。

  媽的,這狗皇帝剛才還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真是轉頭就忘了。

  楊霖心里剛升起的一絲暖意也沒了,皺著眉離開皇城,準備開始著手應付過這次的天災。

  城郊的汴河上,渾濁的洪水沖擊著城門,守城的士卒挽著褲管站在水里叫苦連天。

  城外不時飄過幾具死尸,運氣好的還有那好心的兵士撈起來看看死活,更多的則是被大水帶走不知所蹤。

  楊霖帶著萬歲營的人馬,來到北門登上城樓往下看,果然是一場難得一見的大水,汴梁百姓還可以躲在家中避水,外面的可就倒了大霉。

  殷慕鴻在身后道:“這要是不加治理,過不了幾天,汴梁也要被淹了。”

  楊霖點了點頭,跟身后的守城小將說道:“打開城門,把外面的難民陸續接來,安置在大相國寺,那里地勢高,空地多。”

  命令一下,幾處城門開始陸續接納難民進城,大相國寺在北宋至道元年開始大規模擴建;咸平四年完工,占地極廣。

  楊霖帶著人,直接來到山門前,敲開大門占據各處大殿作為臨時安置點,并且設粥棚施粥。大和尚們看著萬歲營人披甲執銳的大兵,敢怒不敢言。

  楊家的車馬行和漕運一度包攬了汴河的一半生意,所以囤積的糧食也不少,這一回全部拿出來先應急。

  第二天,水勢有所衰減,楊霖帶人來到大相國寺,此地已經人滿為患。

  滿滿當當的難民面帶菜色,衣衫不整,正在粥棚前排著長隊。

  寺里東邊的粥棚內,一個東京當地的潑皮徐道北,也拿著一個破碗排隊。

  輪到他的時候,徐道北嬉皮笑臉地奪過勺子,在鍋里抻了幾下,罵道:“賊廝鳥,全是湯湯水水,讓人怎么吃?吃這東西,還不如去汴河喝泥水。”

  發粥的是一個老頭,氣的吹胡子瞪眼:“你不要就走開,后面還有大把人排隊呢。”

  徐道北是受人指使,特意前來鬧事的,楊霖施粥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汴梁的糧價。

  自然就有人看不過去,要來搞些破壞,要說沒事找事這些東京街頭的混混是最好的人選。

  徐道北翻了個白眼,索性把勺子插到背后,往前面一躺,說道:“叫老子走,老子偏不走,除非你叫一聲好聽的,再給我換一碗干飯來。”

  周圍的百姓氣憤地道:“快滾開!你不吃后面的還得吃呢。”

  徐道北把眼一瞪,兇狠地看向四周,那些百姓登時不敢多言。

  吵嚷聲驚動了旁邊的楊霖,帶人過來擠開人群,問道:“什么情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