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滾滾財源入帳來

  皎月高升,燭燈高燃。

  楊府的客堂里,酒菜都已經換了一撥,楊通帶著人回到汴梁,已經是許久不見的楊霖,陪著他們喝到了夜里。

  楊霖看著幾個叔父,都已經是年過半百,尚在為了自己來回奔波。

  尤其是楊通,保養得宜的臉上,也出現了幾道深深的皺紋,看得楊霖心里不是滋味。

  不管你曾是何等的豪杰,縱橫四海,草莽稱雄,也抵不過歲月流逝。

  “去給幾位爺爺倒滿酒。”

  席上的幾個小孩紛紛起身,抱著酒壇倒酒。

  端起酒杯,放到楊天仁面前,跟著大爺爺跑了幾趟的小獸孩,成熟了許多,給他倒上滿滿的一杯。尤其是年紀最大的楊天仁,雖然沉默寡言,但是習武刻苦,辦事伶俐,是最得楊通喜歡的。

  楊霖站起身來,舉杯道:“爹,四叔,五叔,你們都是金盆洗手過的。為了我又召集舊部,奔波了半年,風餐露宿,著實辛苦。霖兒沒有什么好孝敬的,讓我義子干兒給你們宣酒一杯,霖兒在這此敬你們一杯。咱們祖孫三輩,同心同德,永不離棄。”

  楊通自不待言,眼中氤氳,呂泰玄和雷棟也有些動情,紛紛舉杯痛飲,楊霖一飲而盡,道:“時辰不早了,爹和叔父早些歇息吧。”

  楊霖帶著幾個小獸孩,前往他們的院子,看著他們躺下之后,這才走出院子。

  一輪素白色的滿月高懸在頭頂,清輝灑下滿院通明,根本無須手里提的燈籠。

  楊霖抬起頭來,想到新得了三處市舶司,里面全是梁師成一脈的人,自己還要清理一番,便邁步走向書房。

  書房內一燈如豆,李蕓娘和楊天愛一大一小,正對著腦袋清理賬目。

  楊霖輕咳一聲,這才推門進來,桌前的兩個人趕緊都站了起來。

  細看之下,李蕓娘一副家居燕服打扮,一襲銀白綢面的夾襖,下面是喇叭褲,將渾身的曲線腴潤勾勒的淋漓盡致。聞著一身酒氣早就見怪不怪,福了一禮就出去準備醒酒湯。

  剩下的楊天愛,梳著少女特有的雙丫髻,笑嫣嫣地喊了一聲:“干爹。”

  楊霖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道:“跟著你大爺爺跑了一圈,曬成了黑蛋,頭發也蓬松了不少,快去睡覺吧,小女孩子家半夜不睡,老的特別快。”

  女人愛美是天性,不關乎年紀,楊天愛一聽大為緊張,趕緊行禮躥回房中睡覺。

  楊霖壞笑著搓了搓手,終于嚇唬跑了小電燈泡,不一會蕓娘帶著一個小丫鬟,端著銅盆、木盤進來。

  將銅盆放到腳邊,蕓娘把手巾浸透擰得半干,緩緩敷在楊霖臉上。

  楊霖坐在太師椅上,仰著臉,隨手一抓隔著衣服捏住一顆櫻桃大小的突起,往懷里一拽。

  蕓娘吃痛不輕,將柔軟的身子一歪,倒在楊霖的懷里,因為守著徐家的丫鬟,瞬時間暈滿雙頰,薄嗔道:“大郎就知道作踐奴一個,要是把疼那些小蹄子的溫存,用了一半在奴的身上,讓奴死了也值。”

  楊霖把手巾拿開,看身邊一個少女穿著一身春衫,螓首低垂,秀眉鳳目,容色俏麗,正是徐家的千金徐賽月。

  把手巾扔到她端著的銅盆中,楊霖把玩著懷里的婦人,笑罵道:“院里這么多鶯鶯燕燕,老子就疼你一個,余下的都用馴牛馬的鞭子整治她們,你還敢在這胡說。”

  李蕓娘當然不信,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大郎這么不知憐香惜玉,枉費奴家一番苦心為你忙里忙外。”

  楊霖嘿嘿一笑,拍著她的臉頰,對這個散發著成熟韻味的婦人道:“我的兒,你乖乖叫一聲親爹爹,還怕我不疼你。”

  晨風冷冽,艷陽高照,晶瑩的霜花在太陽下折射著光輝。

  契丹使團在楊霖的揮手中,告別了繁華的開封府,踏上回程的道路。

  這一回蕭保先出使大宋,什么結果都沒有帶回去,就學會了怎么扯蛋。

  每次和宋方商議,楊霖就裝瘋賣傻,顧左右而言他,談正事兩句離不開“宋遼友誼萬年長”,實際行動或者承諾則一個都沒有。

  蕭保先為首的遼人,恨得眼根癢癢,但是也沒有辦法。

  這個年輕的大宋少宰,已經取得了皇帝的信任,大宋皇帝親口說此人的決定就是他的決定,看來一向軟弱的宋人,這次是不準備低頭了。

  滿懷心事的遼使團出了開封府,就快馬加鞭往北趕,想要早日把大宋如今的局勢告知他們的朝廷。

  楊霖則回到萬歲營,將幾處市舶司的部分收入,帶人送往宮廷。

  三十萬貫,只是密州和華亭兩處港口,趙佶已經十分滿意。

  想到接下來還有杭州、明州、福州三處,趙佶更加開心,這些錢足夠他繼續揮霍了。

  看著皇帝不加掩飾的喜色,楊霖暗暗得意,只要再來幾次,自己的地位將不可動搖。

  像唐玄宗、宋徽宗這樣的皇帝,誰能給他搞到錢,誰的地位就穩如泰山。

  帶著皇帝賞賜的錦襯袍,楊霖帶著萬歲營的人馬,直奔蔡京的府邸。

  現在是特殊時期,當然不能只買通趙佶一個,沒有蔡京的支持,自己行事如此張揚,早就被人給安排了。

  宰相門前七品官,蔡府的門子平日里眼高于頂,見到藍從熙等大員都愛答不理的,唯獨看到楊霖的馬車趕緊低眉順眼地開門。

  當初楊霖還是八品將作監丞的時候,有一次蔡府的門子們怠慢開門晚了,被楊霖劈頭蓋臉抽了一頓,事后告狀蔡京也只是哈哈笑道:“文淵性子急躁,你們不要惹他,早些開門就是。”

  楊霖身上揣著三幅唐代顏真卿的字帖真跡,想要托蔡京把王朝立、徐知常、宋江等人的官職提上一提,喜氣洋洋地進來之后,就看到蔡京罕見地在院子里和一群年幼未分家的兒女玩耍。

  老東西一把年紀,沒想到生育能力還不錯,楊霖腹誹幾句抱拳道:“恩相,學生來看你來了。”

  蔡京還沒說話,一個粉雕玉琢的小蘿莉掐著腰,指著楊霖道:“是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