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猜意鹓雛竟未休

  梁師成一脈,平心靜氣地等著楊霖狀告潘意,他們好落井下石,趁機把杭州、明州、福州市舶司收到自己人的手底。

  梁師成坐鎮內侍省,天然就占了便宜,這廝每天都能見到皇帝,而且圍著皇帝打轉。

  他想要個東西,楊霖斷難與之爭搶,除非是揮刀自宮進去和他搶飯碗。

  翌日清晨,天還沒亮,王黼、蔡攸、甚至高俅都來到了內侍省里梁師成的住所。

  這三個地方非同小可,誰得了就是無盡的財富,哪怕是安插幾個親信進去,都能賺的盆滿缽滿。

  大宋立國經濟冠絕前朝,遠邁漢唐,靠的就是市舶司。

  梁師成是個閹人,醉心于權勢,和蔡京、楊霖這些人不同,他對于女色、享樂不是很在乎。

  在老梁的外宅,放置各種字畫、卷軸,邀請賓客觀賞、評論,題識。梁師成雖多少懂些詩書,但根本談不上是什么大手筆,他卻喜歡附庸風雅,自我標榜吹噓,說自己出自于蘇軾之門,還四處宣稱以翰墨為己任,常常對門下的四方俊秀名士指點批評。

  只要誰吹得合他的心意,他就能讓你升官發財,大宋隱相的名號就是這么賺來的。

  什么寒窗苦讀,什么三舍選優,在這些權臣眼里都是狗屁,制定規則的人從來不曾想過,讓這些規則限制到自己。

  王黼、蔡攸裝作認真鑒賞的模樣,其實內心早就激動不已。至于高俅,這個老實人在一旁喝茶,焦急地等待。

  日上三竿,梁師成在慢慢起床,一群小內侍宮女進去伺候。

  不一會,眾人簇擁著梁師成出來,一出來就看到手下的幾個心腹,梁師成沒好氣地說道:“平日里一個個見不著人影,今日卻像是聞到肉味的狼一般,來的這么早,這么齊!咱家還以為,今兒個是上朝的日子呢。”

  三個人馬上圍了上來,極盡阿諛之能事,尤其是王黼,簡直比對待趙佶時候還要諂媚。

  梁師成心里早有打算,也知道他們為什么而來,他準備讓王浚明去執掌杭州這個最富的市舶司。

  王浚明何許人也,他是蘇轍的女婿,蘇轍的女兒就是梁師成的堂妹,這層關系讓重視蘇家門第的梁師成對這些親戚十分照顧。

  蘇轍因為是元祐舊黨,正是現在蔡京的打擊對象,隨意辭官在在潁川定居,因感于元祐時人所剩無幾,于是筑室曰“遺老齋”,自號“潁濱遺老”。終日讀書著述、默坐參禪,謝絕賓客,決口不談時事,將所感皆寄托于詩中。

  梁師成雖然權勢熏天,但是內心深處對自己的這個叔父,還是很敬畏的。

  梁師成斜倚在塌上,揉了揉肉眼睛,說道:“你們也別在這唧唧喳喳的,至于這市舶司嘛,咱家心里早就有了決斷。”

  三個人一聽,頓時豎起耳朵,緊張兮兮地看著這個老太監。

  幾個人各懷心思的時候,突然一個小內侍匆匆走了進來,彎腰道:“公公,駙馬潘意進宮了。”

  “什么?不應該是楊霖進宮么,是官家派人羈押他來的么?”

  “不是,徐國長公主帶著駙馬潘意進宮,上奏官家,說是他不善商道,要把三個市舶司讓與萬歲營打理,好讓萬歲營可以早日完成艮岳壽山的修建。官家一聽龍顏大悅,當即賞賜了公主和駙馬一對玉如意。并且下旨,將杭州、明州、福州三出市舶司,重新劃歸萬歲營下轄。”

  砰地一聲,梁師成一拳捶在桌案上,幾個心腹也是面如死灰。

  誰能想到,楊霖這個小子平日里狷狂無比,沒事都要主動撩閑惹是生非的主,現在被刺殺了竟然都能忍得住...

  “這必定是潘意那廝和楊霖何解了,恩父吶,我們都小看楊霖了。”

  梁師成恨恨地道:“這一次,是他贏了。”

  此時的楊霖,已經帶著契丹使團,來到皇城之中,準備舉辦國宴歡迎這些使者。

  蕭保先一臉的郁悶,這大宋的少宰的底細他們已經摸透了,蕭保先得出這樣的結論,這是個不折不扣的奸佞。

  靠著媚上這個新科狀元,連升六級,官至宋廷少宰,已經是朝中炙手可熱的人物。

  這樣人的態度,將會直接影響到大宋的對外政策,從眼下來看,他的崛起對契丹不是好事。

  看著楊霖吊兒郎當的背影,蕭保先主動問道:“楊少宰,不知道你對宋夏之戰,是如何看待的?”

  在大宋一直有這樣的論調,從司馬光開始,那些守舊文官就覺得西軍戰事純屬浪費國家財政,還滋生了一批不受他們控制的武將。

  他們甚至極力主張把西軍辛辛苦苦打下的土地,拱手讓給黨項人。

  楊霖笑吟吟地說道:“哪來的什么宋夏之戰,西北諸州本來就是漢家土地,一些逆賊趁亂自立,屬于謀逆。我大宋平叛的決心,就如同巍峨的山岳一般,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動搖。”

  蕭保先冷聲道:“西北諸州,有很多都是黨項人的土地,在大唐的時候就被冊封的,那時候還沒有宋朝,何來謀逆之說。”

  西夏的祖先黨項族原居四川松潘高原,唐朝時遷居陜北。因平亂有功被唐帝封為夏州節度使,先后臣服于唐朝、北宋。不過現在的西夏國土,有很多都是立國之后,聯合契丹搶奪的宋朝的疆域,比如說蘭州和河西走廊。這些地方有著百萬計的漢人,在異族的統治下茍活。

  西夏人打仗的時候,總是喜歡集中一批“撞令郎”,就是強行逼迫漢人作為炮灰,走在隊伍的前面,用漢人的血肉之軀來消耗宋軍的弓箭。

  楊霖不怒反喜,停住了腳步,回頭道:“貴使所言,大有道理,我想燕云十六州也可以這么論斷吧?”

  蕭保先臉色一變,冷笑道:“楊少宰,望你謹言慎行,難道你想挑起遼宋之爭么?”

  “哈哈哈,怎么可能,大遼大宋向來是兄弟之國,睦鄰友好,我楊霖開心還來不及,怎么可能會破壞咱們的傳統友誼。你放心,誰敢和宋遼聯盟過不去,就是我楊霖的敵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