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試手補天

  銀裝素裹,海晏河清。

  年初的一場大雪,到現在都沒有化凈,汴梁依舊如往昔般繁華。

  駙馬府上,潘意喝的面紅耳赤,幾個家將跪坐在下面的桌前。

  這些人對他絕對忠誠,是潘家時代流傳下來的親兵,很多人的祖輩就是潘意當年縱橫天下時候,身邊護衛的親兵。

  他們目光堅毅,看向上首的潘意,這個人是他們的主人,雖然外表俊朗但是早就沒有了鄭王的英雄氣概。

  他此時窩窩囊囊,竟然只是因為一個商賈之子,就將這王孫貴胄欺辱成這般模樣。

  主人如此差勁,這些漢子也兀自羞恥,很多人早就憋著勁,想把楊霖碎尸萬段。

  一杯苦酒入喉,潘意眼色一狠,咬牙道:“潘青!”

  一個魁梧漢子起身,到中間抱拳道:“屬下在。”

  “我要你取楊霖小兒狗命,記住,不許用刀劍,不許用毒,不許留下證據,我要他死于意外!”

  潘青獰笑一聲,轉身離開。

  送走了劉清水,楊霖仔細揣摩了一番,暗道這事可能不是這樣簡單。

  小劉貴妃不像是那么悶騷的人,而且也沒有表現出對自己的好感,她見自己究竟是什么事?

  難道事情牽扯到宮闈秘事...

  她想借自己的力量幫她除去競爭對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還是置身事外的好,畢竟目前的頭等大事是奪權挽救靖康浩劫。

  自己和小劉貴妃,并無什么感情,充其量不過是眼饞她的傾城美貌。

  劉清水剛走,宮里便來了內侍,傳楊霖入宮覲見。

  楊霖剛想對人家妃子下手,正主就來宣召,讓他心虛不已。傳話的內侍是楊戩的手下,楊霖仔細追問了一會,兩個小內侍只推說不知何故,但知官家和蔡京都在。

  蔡京也在?楊霖頓時放下心來,這個老賊只要在,保準不是什么壞事。

  楊霖穿好官服,來到文華殿,趙佶罕見地正在和宰相商量國事。

  楊霖十分好奇,風流天子竟然也有敬業的時候,上前行禮之后,趙佶說道:“楊愛卿來的正好,契丹遣使來朝,預計這幾天就到了,朕和蔡相商議之后,決定由你接待。”

  契丹使者,這個時候又不是送歲幣的時候,他們來作甚?

  看到楊霖眉頭一皺,蔡京笑道:“文淵,這次契丹使者,是來調停我們與西夏的戰事的。”

  宋徽宗一朝,對西夏的戰爭,總的來說是贏多敗少。

  尤其是拿下橫山之后,更是占據了絕對優勢。

  橫山一帶對于西夏,就像是燕云十六州對于大宋一樣,占據之后是進可攻退可守。

  蔡京為相之后,開始對西夏用兵。去年五月,陜西轉運使、知延州陶節夫,出兵進攻石堡砦,奪其糧食窖藏,筑城堡以守。

  石堡砦是西夏重地,夏人稱其為“金窟堝”,夏崇宗李乾順大怒,出動鐵騎與宋朝相爭,被宋軍擊退。

  六月,夏軍與宋將折可適戰于靈州川,又被三年無餉的宋軍擊敗。

  十月,李乾順遣使向宋朝請和,遭到拒絕后,被迫集聚四監軍司兵力,向宋朝涇原等州發動進攻,包圍平夏城,又攻鎮戎軍...西軍奮起反擊,數次擊敗夏軍。

  這些振奮人心的戰報,楊霖是知道的,沒想到西夏被打的沒了辦法,竟然求到了契丹的頭上。

  蔡京與童貫開邊之功,是抹不掉的,正是他們一內一外,將西夏打得喘不過氣來。

  楊霖沉思片刻,問道:“招待契丹使者事小,這次他們為夏賊而來,卻是棘手的很。”

  趙佶顯然也是十分為難,自己登基以來捷報頻傳,神宗幾次出擊西夏都折戟而歸,唯獨到了自己形勢一變,大宋不斷蠶食西夏國土,再過幾年它就快消失了。可是契丹的威脅就在那里,若是和他們撕破臉皮,燕地遼人南下,恐怕又要重蹈澶淵覆轍。

  楊霖暗暗濕使了眼色,詢問蔡京,蔡京微瞇著眼,輕輕搖頭。

  楊霖馬上開口道:“陛下,西軍開邊之功,是我大宋自太宗太祖之后,絕無僅有的傲人戰績。此皆因陛下乃是帝君下凡,仙運繚繞,更兼文治武功遠超尋常帝王,照臣看來收復燕云也屈指可待。”

  “再說那夏賊,本是大宋臣屬,不念君恩卻要悍然自立,本就是大逆不道之輩。若是不趁勢將其屠滅,西北群豪必回效仿夏賊,則我永不得安寧矣。”

  “區區契丹,化外之民,兇蠻似獸,不通禮法,竟然妄圖干涉為大宋朝政。微臣以為,此事斷不可給契丹人好臉色。若是契丹敢南下,微臣愿領兵北上,有陛下神霄玉清王者、長生大帝君的庇佑,何愁不能收復故土,席卷幽燕!”

  “楊卿以為,我們大宋能打贏么?”趙佶語帶猶疑。

  楊霖仰天大笑,抱拳道:“陛下!仙班下凡,驅狼逐獸,不是探囊取物?”

  趙佶被他一陣吹捧,尤其是拿出了帝君下凡那一套,說的心花怒放。當即說道:“此事交給楊卿處斷,朕無憂矣。”

  蔡京和楊霖,一大一小兩個權臣,目送著皇帝回到宮內,這才轉身并排走出文華殿。

  蔡京背著手,低聲道:“文淵,你今日可以讓陛下不同意契丹說和,卻不該大包大攬吶。契丹雖然沒有了當年的兇猛狠戾,也不缺馬背上的廝殺漢,萬一真的起了戰事,這口鍋你可不好摘了。”

  未慮勝先慮敗,這是官場老油子的哲學,楊霖對此并不反感。但是今時不同往日,要是如今是李二那種盛世,自己當然要一心求富貴保住小命第一位。

  但是現在是北宋徽宗趙佶當朝,不能一味地茍著奸猾,楊霖嘿嘿一笑:“恩相,這江山如此富麗多嬌,我等活在云錦之中,享不盡的風流富貴,總得有人出來擔當一下。”

  蔡京眼中詫異一閃而逝,轉頭看著一向奸猾的楊霖,目光中多了一絲問詢。

  陰沉沉的天空上烏云密布,壯闊的皇城之中,楊霖挺直了腰桿,寬松的官服迎風獵獵,颯然一笑:“男兒到死心如鐵,學生不才,常有當仁不讓之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